盛导师说罢,就要继续去布任务。

“盛导师,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再接你的任务。穆导师等了你一年多,你若是再不有所表示,她就要嫁作他人妇了。”

叶凌月的话,让盛导师脚下一顿。

“你在说什么!”

盛导师变了脸,骤然转身,满脸怒容。

“盛导师,我看你是在长生神院待太久了,连一些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了。一共八名内院的学员,没有一人完成你布的任务。任屠天还被人打成了重伤,不过是送一朵花而已,风神院的人何必如此蛮横。”

叶凌月撇撇嘴。

她得知任屠天被打成重伤后,任萱和她身后的家族都没有反应,叶凌月就觉得这事有蹊跷。

于是她想方设法,联系上了宫惜,帮忙打听了一番。

这才知道,原来盛导师的未婚妻穆挽枫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一直被风神院的一名导师,叫做林海的疯狂追求。

林海甚至还对外扬言,他和穆导师情投意合,两人下个月就要成亲了。

叶凌月还听说,这名导师还与上一次的学员重伤,盛导师被处罚,被学院禁足的事有关。

那名重伤的学员,和风神院的林海,两人有亲戚关系。

对于这些消息,一直醉心于研究神植的盛导师压根就不清楚。

所以在这节骨眼上,林海为了能够赢得美人归,自然是想尽一切法子,阻止盛导师和长生神院的人,前往风神院。

“这事是真的?”

盛导师一脸的难以置信。

“是真是假,你回忆一下就知道了,你有多久没有收到你的未婚妻的信件了?”

叶凌月说着,摸出了一叠信件来。

这些信件都是盛导师写给穆挽枫的,可还在长生神院时,就已经被外院负责送信的信使给截住了。

那信使,还暗中收受了那名内院学员十万潜力值的好处费。

盛导师一直没有收到未婚妻的回信,还以为她对自己的情意淡了,心如火焚,这才一连八九次,接连布了风息花的护送任务。

“岂有此理,不行,我要去找挽枫!”

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饶是盛导师这样的迂腐脾气,也不禁怒火中烧。

他也不顾自己是不是还有禁足令在身,就要前去风神院和林海拼命。

“你要是真离开长生神院,那才是真的着了林海的阴谋了。你违背禁足令,离开长生神院,一定会被开除师籍。倒是你一无所有,实力又不是林海那样的武修的对手,我要是穆导师,一定也不会选你。”

叶凌月摇了摇头。

盛导师一脸的沮丧,他也知叶凌月说的是事实。

他和穆挽枫的身份,其实并不匹配。

他的父亲,曾经是穆挽枫的父神,一个中等神境的神尊的手下。

他自小和穆挽枫一起长大,穆挽枫的父神一直看不上性格懦弱,沉迷于神植研究的盛导师。

若非是穆挽枫一直坚持,两人哪能走到现在。

若是他连长生深远的导师的身份都无法保留,穆挽枫的父神更加不可能将女儿许配给他。

可他该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未婚妻嫁给林海这种卑鄙小人。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盛导师,你如今只有一个法子,就是让我帮你去送风息花。”

叶凌月一脸的诚恳。

她内心翻了个白眼,对于盛导师这种男人,她也是服了。

同样都是男人,这要是帝莘,只要是靠近自家洗妇儿十尺范围内的雄性动物,他准保全都给惦记上了。

那穆挽枫如今还未嫁作他人妇,足见她对盛导师还是有情的。

盛导师沉思着,没有做声。

尽管他也知道事态紧急,可若是再错过这一次,穆挽枫就要嫁给林海了。

“盛导师,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叶凌月说着,取出了自己的生命乾坤袋。

“这是一般的储物袋,不对……它能储存活物?”

盛导师也不是眼拙之辈,稍作查看,就现叶凌月手中的乾坤袋和一般的储物袋不同。

叶凌月从这个储物袋里拿出来的灵植,没有用任何玉盒保存,可都很新鲜,没有半点枯萎的模样。

其实即便是不用生命乾坤袋,叶凌月只需要将风息花移植进入鸿蒙天,就可以保证它花开不败。

她拿出生命乾坤袋,也只是让盛导师更加放心而已。

“难怪你说能让风息花保存十日之久,也罢,我就死马当活马医,信你一次。”

盛导师唏嘘着,最终还是决定,将护送风息花的任务交给了叶凌月。

十日的时间,只要叶凌月又飞行用的神器,自然能赶到风神院。

“对了,还有一点,你是外院的新生,应该没有这么长的假期才对。”

盛导师还担心叶凌月能否外出。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自有法子。”

叶凌月为了治好小雨的腿,也是早就安排好了。

她求了关老,贿赂了他一份三级天雷之力,关老才勉强答应,出借自己的手令,允许叶凌月外出办事。

至于符箓分院那边,叶凌月自打在符斗上和慕容九城打成了平手后,宫惜对她客气的不得了。

加之她有了关老这个师父,初级符师班的课程对她而言也是可有可无。

叶凌月将盛导师的事和宫惜一说,宫惜一听,二话不说就批了她小半个月的假。

“任屠天的事,我也听说了,风神院这一次,也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宫惜虽然对任屠天不感冒,但是事关长生神院的名声,宫惜也是愤愤不平。

“宫学长,你这不平到底是为了长生神院还是为了任学姐?”

叶凌月暗戳戳地问道。

她今日去找关老时,还看到了任萱。

任萱的脸色不大好,在关老那买了一些伤药,想来,她去风神院救任屠天时,也受了伤。

她一直觉得,宫学长和任萱之间必定有什么纠葛。

宫惜被问得一愣,苦笑了下。

“我与她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的清的。”

宫惜不愿意多说。

“倒是你,虽然有法子加长风息花的花期,可你有把握能进入风神院,见到穆挽枫?林海在风神院有些势力,上一次任屠天重伤的事,想必也是他安排的。你一个人去,怕是有危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