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屠天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第八个?

这么说来,早前已经有七名内院学员失败了?

任屠天忽然有种乌云没顶的不祥预感。

一旁的叶凌月,早前还在恼火盛导师区别对待的叶凌月,这会儿反倒有点同情起任屠天来。

三天之内,赶到风神院,任屠天,你就自求多福吧。

几天之后,一个不出意外的消息传来了。

任屠天运送风息花失败,被扣了三十万潜力值。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叶凌月等人都是幸灾乐祸。

“你们听说了没,任屠天这次可是有够惨的,听说他为了赶到风神院,还借了任萱的宝贝坐骑去风神院。只可惜,他压根连穆晚枫导师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人给教训了一顿,丢了出来,坐骑也被抢走了。听说人还是任萱给带回来的。”

程岳那小子,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这个八卦,一回到叶凌月的阵屋里,就绘声绘色,讲起了任屠天的丑事来。

任屠天那小子,也是没眼色。

他在长生神院里横行霸道惯了,到了风神院,居然还一样的嚣张跋扈。

也不想想,风神院如今可是四大神院中,风头最盛的,他到了那,还敢放肆,被人修理,也不奇怪。

“哦?居然有这么回事,既然任屠天任务失败了,那就意味着,我们还有机会。”

叶凌月听了这个消息后,沉吟道。

“叶老大,不是吧,你还想去接这个任务?我已经打听过了,原来运送风息花的任务,半年前就布了。最初布时,好几个内院学员都接了,可那任务的条件也太苛刻了。几个月下来,没有一个学员能完成。任屠天说起来,是最惨的一个,但是他也是唯一一个,在三天时间内,赶到风神院的人。可想而知,这任务有多难。”

程岳砸舌。

听说盛导师和风神院的那名穆导师是青梅竹马,两人还是有婚约在身的。

可盛导师一心沉迷于神植,冷落了穆导师。

穆导师一怒之下,就要与他解除婚约。

盛导师好求歹求,才让穆导师松了口,可是对方还是提出了要求。

除非盛导师能够栽培出七色风息花,否则她就不会原谅盛导师。

众所周知,风息花是风神院的院花,但是一般的风息花只有三色。

为了求得未婚妻的原谅,盛导师还真苦心钻研了一年多,这才有了这次的风息话的护送任务。

可眼看花是栽培出来了,但是怎么送到风神院就成了个问题了。

盛导师只能是布了委托任务,但是想不到,这么久以来,一个学员都没能成功。

盛导师只得是反复重新布任务,叶凌月和任屠天这一次,已经是第八次了。

所有外院内院的学员都已经知道了,这个风息花的任务是不能完成的。

他也知叶凌月是个胆大的,但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叶凌月还想要血婴果的奖励,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而且若是失败,岂不是要被扣除几十万的潜力值,这可相当于叶凌月几人在内持有的全部潜力值了。

“我自有我的想法。”

叶凌月笑而不语。

就在叶凌月准备再次去承接这次任务时,内院的一座高级阵屋内。

任屠天病恹恹着,躺在了床上。

他的床榻边,还站着一名杏衣女子,正是内院天骄任萱。

他这一次,受的伤可真不轻,双臂粉碎性骨折,下肢满是血迹,额头的神印黯淡了许多,竟是已经从七品巅峰一下子跌落到了六品。

这样的损伤,即便是用了上好的丹药,也不能完全治愈。

院内的医师也来看过了,说是至少要躺上半年,而且就算是痊愈了,他的修为也无法立刻恢复。

这对心高气傲的任屠天而言,简直就是灾难性的打击。

“姐姐,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任屠天堂堂七尺男儿,这时候也不禁痛哭流涕了起来。

任萱的面上,也笼着一层薄怒。

她的父神乃是一方神尊,她娘亲贵为神后,膝下只有她姐弟两人。

她因为某些原因,必须加入长生神院,任屠天也就加入了长生神院。

在长生神院,任屠天靠着她的照拂,在神院里一向是趾高气扬。

她虽然对弟弟这些作为有些不快,可毕竟是亲生的弟弟,所以只要任屠天不要太过分了,她也就睁眼闭眼,帮他善后了。

可是这一次,却是意外。

任萱并不知道,弟弟背着她偷偷炼化血婴果,更不知道,他会偷了自己的坐骑,前去风神院。

而且风神院的人,一点都不将长生神院看在眼里。

一看到弟弟满身都是伤,任萱的怨愤也是一波胜过一波。

可是一想到对方的实力和身份,任萱就算是有天大的不平,也只能忍了。

弟弟手上,心爱的坐骑被抢走,任萱只差郁闷地吐血三升了。

“闭嘴,你还有脸说这件事。我告诉你,以后报仇的事,你提也不要再提。”

任萱训斥道。

“为什么?姐姐,难道你也怕了那个姓薄的不成?他不就是个新人吗,而且不过是八品神印而已,姐姐你可是要突破虚空境的人啊!”

任屠天本以为,自己一番哭诉,姐姐会出手相助。

可没想到,一向对自己容忍关爱的姐姐,这一次会一反常态,不理会他的事。

任屠天一想到对方将他狠狠地踩在地上,掠走了他的坐骑,嘴里吐出了冰冷冷的一个“滚”字,就愤恨异常。

“你只知道薄情是新人,可曾问过,他的身份来历?一个加入风神院才三个月,就刷新了风神院多项记录的新人,又是洛方仙的乘龙快婿,这样的人物,你也敢得罪?接下来的日子,你哪里都不能去,好好给我呆在这里养伤,你的长生令,也暂时由我保管。”

任萱说罢,拿走了任屠天的长生令。

任屠天没有注意到,任萱的右手,多了一处狰狞的伤痕。

那伤痕,正是在凤神院时,任萱为了救任屠天而留下的。

若是任萱的反应再慢一分,她的右手只怕当场就要被那人斩断了。

~点击下一页,投个月票推荐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