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血婴果几个字,任屠天的眼底,贪婪之色更盛。

“小子,你找死不成,这张兽皮纸归我了,你撤手。”

任屠天这阵子,也一直在长生碑这边寻找标注有血婴果的任务兽皮纸。

很显然,也有人告诉他,这边有人以血婴果作为奖励,委托任务的事。

任屠天找了自己手下的一帮亲信,七八个人,轮流到长生碑一带抽任务。

可他的运气也不大好,又不像是叶凌月那样拥有神奇的鼎息,能够鉴别兽皮纸的新旧程度。

今日一早,他又像是往常一样来碰运气,哪知道就刚好看到了小怪物抽到了血婴果的任务奖励。

这要是内院的学员抽到了这个任务,任屠天兴许还会想些法子,将任务买过来。

可一看对方是小怪物那帮人,任屠天很是不屑。

他也知对方几个,都是人族神启者,在神界也没什么根基,抢了他们的任务,他们又能怎么样?

血婴果很难找,若是这一次,被小怪物这伙人抢了先,他再找血婴果,不知还要等多久。

所以任屠天二话不说,就上前来抢。

“任屠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叶凌月等人,也是满脸的恼怒。

长生碑有长生碑的规矩,任屠天这样分明就是公然在抢。

“本少就是欺负你们,要是不满意,大可以告到上头去,我倒是要看看,外院会不会为了几个废物,得罪了我们内院的人。”

任屠天言语不屑。

血婴果,对他的修炼颇有好处。

他早前从长生殿购买了一颗血婴果,打算好好炼化,可哪知道,到了最后的关头,突然失败了。

他花了几十万潜力值得来的血婴果也毁了。

任屠天自是不甘,前去长生殿找关老理论。

哪知道被关老一语不合,赶了出来。

任屠天可不敢真的得罪了关老,只能是想法子,再找一枚。

说话间,他的几名同伴,以包抄之势,将叶凌月几人团团围住。

叶凌月看任屠天的气色,心中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那一枚带了煞气的血婴果,非但没有给任屠天带来好处,相反,还让他的修为,受了损伤。

任屠天手下一用力,哪知小怪物的手间,竟是纹丝不动。

“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任屠天面上,满是戾气。

小怪物也知血婴果对于小雨而言,意义重大。

加之叶凌月苦心寻找了那么多天,他绝不能将这次的任务,拱手让人。

任屠天手臂一震,掌如刀刃,斩向了小怪物的腹间。

哪知小怪物的虎躯一震,腰腹处,弯曲成弓形,足下用力一顿,人已经如檀弓般,一下子飞出了老远。

任屠天哪里肯轻易放过小怪物,他五指一收,也是拼尽了全身的气力。

两人手上,都还抓着那张任务兽皮纸不放。

只听得“撕拉”一声,那张不过巴掌大小的兽皮纸,终于在两人的蛮力角逐之下,撕成了两半。

其中一半在任屠天手里,还有一半则是在小怪物的手中。

两人“蹬蹬”往后退了数步,彼此的眼中都有愤愤不平之色。

尤其是任屠天,他没想到,一个才加入外院三个月的新生,竟然气力和他差不多。

“你们几个,把那半张任务纸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们一马,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任屠天阴翳着脸,看着手中的半张任务纸。

“任屠天,你也太放肆了,就算是任萱学姐也不敢公然在学院里闹事。再说了,你一介内院的学员,欺负外院的学员,传出去,就不怕颜面尽失?”

叶凌月护着小雨,与任屠天周旋着。

“少伶牙俐齿,告诉你,就算你们得了另外的半边任务纸,这个任务还是我的。我倒是要看看,委托任务的人在知道了你我同时接了这个任务时,到底会选谁。你怕是还不知道,在两个人同时都接了相同的任务时,任务委托人可以自行挑选最终的任务执行方。”

叶凌月的话,别说,对任屠天而言,还真是有几分威慑力。

内院的规矩,可比外院还要苛刻的多。

而且若是被他姐姐知道了,只怕他又要被狠狠地修理一顿。

任屠天冲着他的几个同伴使了个眼色,那些人只是围着叶凌月等人,倒是没真的动手。

长生碑的这条规则,因为生的次数并不多的缘故,并没有写在小石碑上。

但的确有过这样的先例可循。

十几年前,也不知有那个健忘的糊涂蛋,写了两张相同的任务兽皮纸夹在了老墙上。

后来恰好有两名学员同时抽中了任务。

最后,还是那名糊涂的委托方选择了其中一方作为委托方。

任屠天是内院的学员,自诩无论是名声还是实力,都远过叶凌月那一方。

任务兽皮纸的主人,若是看到了两个被委托人,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他。

见任屠天如此自信,叶凌月眼珠子转了转。

“好,我们就走着瞧。”

她接过了小怪物递给她的半边兽皮纸,低头和小怪物、程岳、小雨耳语了几声。

“放心,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

叶凌月笃定道。

几人迟疑了下还是先去上课去了。

任屠天也不急,打了几名手下离开,和叶凌月都留在了长生碑,等着那名任务委托人的出现。

这些任务兽皮纸上,只要年代不太久远,都留有委托人的神识之力。

兽皮纸被撕裂,或者是有人接了这份任务,委托人都会有所察觉。

只不过,这名委托人似乎显得尤其拖拉,叶凌月两人足足等到了傍晚前后,才见了有一人,匆匆从不远处走来。

那人一头乱,蓬头垢面的,穿了件满是泥污的袍子,看不出多大年龄。

他边走嘴里边嘀咕着什么,有些疯疯癫癫。

那人一路走来,像是没看到叶凌月和任屠天似的,一路跑到了老墙旁,仔细看了看,现自己的兽皮纸不见了,顿时大喜往外,嘴里嚷嚷了起来。

“谢天谢地,总算是有人接了我的任务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