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两人心平气和之后,帝莘才揉了揉叶凌月的头。

见了洗妇儿眼睛微微红的模样,帝莘叹了一声,在她眼睑上,啄了啄,一脸的妥协。

“我们以后再也不吵架了。”

她难过,他也跟着不舒服,既是如此,何必彼此折磨。

“你为何要杀小怪物?”

叶凌月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帝莘。

帝莘绝不是那种,因为嫉妒会失去本心的人。

“看他不顺眼。”

帝莘本想告诉叶凌月小怪物的身份,可想起早前叶凌月对小怪物的袒护,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看得出,洗妇儿是真的将他当成了伙伴。

“撒谎。”

叶凌月撇嘴,帝莘算起来,可是她“养”大的,这厮平日对着她说谎时,就不敢用正眼看她。

帝莘抿紧了唇。

“是因为他的身世……你猜出他是奚九夜和兰楚楚的孩子了。”

叶凌月靠在帝莘的胸口,听着他心跳声。

帝莘的心跳,陡然加快了几拍,他扶着叶凌月的肩,定定地看着她。

叶凌月眼底,一片清澈,双眸犹如清泉般,仿佛什么事都瞒不住她。

“洗妇儿,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身旁?难道你还嫌那两人害得你不够惨?”

自家洗妇儿历来心思通透,前世今生,也就只是在奚九夜一人身上吃过亏,聪明如她,又怎么会到了今日,还认不出仇人之子。

只是既是知道了,又为何听之任之。

帝莘认识的叶凌月,从来算不上大肚之辈。

相反,她很小肚子鸡肠,还爱记仇。

“大概是几个月前,我现小怪物是奚九夜的儿子。当时我比你还吃惊。”

叶凌月耸耸肩。

她在替小怪物治疗的途中,现了小怪物的身份。

早在叶凌月刚遇到小怪物时,就留意到,小怪物的体内,有煞气。

这煞气,比一般的煞气还要浓郁很多,在神界这种地方是不容易感染到这种煞气的。

而小怪物的骨龄,也出奇的小,不过是几岁而已,是因为受了煞气的影响,身体才会生变异,有着比一般成年人还要强横的体质。

叶凌月虽然那会儿不知道小怪物的身世,但是看着他的神印,叶凌月可以断定,小怪物的爹娘一定也不是普通的神。

这种情况下,小怪物更不可能感染到煞气,唯一的可能,就是小怪物在娘胎里就染上了。

而在地煞狱里,这种煞气随处可见。

叶凌月那时就已经起疑,等到到了长生神院,小怪物的容貌进一步恢复,叶凌月见到了他的轮廓和五官时,内心的震撼程度,不下于帝莘。

叶凌月可以断定,小怪物和奚九夜、兰楚楚一定有关系。

她再想了起来,当初她在天罡竹上动了手脚,而那些天罡竹最终被送到了北境。

那天罡竹,本来就是为了北境的那位神妃准备的,叶凌月当初在天罡竹里动手脚,也是考虑到神族不喜煞气,她想让那神妃吃苦受罪。

再一推算小怪物的年龄,叶凌月才明白过来,那会儿北境神妃兰楚楚必定已经身怀六甲,那胎儿又恰好吸收了天罡竹里的煞气,最终才会导致了畸形怪胎的小怪物的出生。

“所以,你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杀他了。他会成为这副模样,爹不疼娘不爱的,全都是因为我。”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他爹娘当年逼得你险些魂飞魄散,如今报应在他们儿子身上,也是报应不爽。再说了,他已经被你治好了。洗妇儿,难道你就打算就这么算了?他终归是奚九夜和兰楚楚的儿子。奚九夜如今风头正盛,那人是他儿子,总归是有些用处的。”

帝莘对小怪物,依旧没什么好感。

凡是觊觎他洗妇儿的男人,有多远滚多远。

更何况,小怪物还顶了张和奚九夜有些相似的脸。

光是想着这张脸,以后要在自家洗妇儿面前晃来晃去,帝莘心里就觉得膈应。

“我原本和你的想法一样,心底有些不甘,打算用他报复奚九夜。但是……和他相处之后,我现我做不到,他是无辜的,若是连我都要利用他,他将一无所有。”

叶凌月苦笑。

她得知小怪物是最恨的人的儿子时,心中愤恨异常。

她也知道,小怪物和奚九夜夫妇毫无情意可言,甚至于,他恨透了自己那对冷血无情,将其抛弃的爹娘。

叶凌月大可以利用这一点,利用小怪物对她的死心塌地,去对付奚九夜。

可看到小怪物崩溃的模样,犹如大孩子一样痛哭流涕时,叶凌月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

叶凌月自问从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十恶不赦之辈。

相反,她的娘亲是医佛云笙,得了乾鼎后又得了鸿蒙方仙的教诲,医者之心,在她心中依旧根深蒂固。

小雨和小怪物,都已经被她视同家人。

退一步讲,她若是狠心用小怪物对付奚九夜,有很大的几率可以成功,而且会让奚九夜夫妇很痛苦,可是那样的她,还是她嘛?

奚九夜为了报仇,背叛了她。

她如果利用了小怪物,对付奚九夜,那和奚九夜还有什么区别。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只是你还是警惕一些,那家伙虽然被你恢复了容貌,但是依我看,他的体质因为煞气生了变异。如今他神印还未觉醒,神力还没真正复苏,还好操控。若是将来神印一旦觉醒,实力必定会暴涨。”

和小怪物若是对叶凌月死心塌地,也是好的。

他只能希望,小怪物和奚九夜夫妇是不同的,不要再伤害了叶凌月。

帝莘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小怪物的异于常人。

撇开他是奚九夜的儿子这一点,帝莘还是很欣赏小怪物的。

很少有人,能在他的龙吟掌下,熬过几个来回,而且不求饶的。

而且对方,还只是个五品神印,难怪那小子可以放出话,五年之后赶他。

一想到这里,帝莘的鼻间,忍不住哼了一声。

五年?

笑话!

帝莘冷笑,到时候自己必定要让那小怪物知道,就算是小怪物和他爹加在一起,也不可能赶得上自己。

~本段免费!普罗大众表示,七夕你还虐!大芙翻白眼,后奶奶不过七夕,咋滴嘞。那你又甜回来!大芙泪目,可是杀千刀的乃们要过啊!

今晚七八点左右,微信公众号和qq公众号会个小福利,可能是甜蜜蜜的番外,也可能是小红包,大家记得去关注下,以后几本出版书的最新消息,都会在那边布,qq点添加好友,搜公众号“ms芙子“,微信也是点添加,搜公众号“”ms芙子”,关注上,就可以啦。最后求个七夕甜蜜蜜的月票和推荐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