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因为其他男人,要与他动手?

帝莘的心底,嫉妒和恼火一波胜过一波。

他瞪着叶凌月,半晌,薄唇里才挤出了一句话。

“叶凌月,你很好!”

说罢,他衣袖一挥,身影转瞬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风声过境,男人身上熟悉的香气,仿佛还在身边盘旋。

叶凌月怔在了原地。

他真的生气了?

这个小气鬼,怎么会吃起小怪物的醋来了。

“你,你回来!”

叶凌月气得脸都白了,她跺了跺脚,就要去追帝莘。

“凌月。”

小怪物已经从地上爬了出来,他一把拉住了叶凌月。

方才的一番生死,让他陡然想明白了很多事。

在被那神秘面具男诛杀的一瞬,小怪物的脑中,出现了很多人。

可在弥留的最后一刻,定格在他脑中的却是叶凌月。

他忽然意识到,叶凌月对他而言是不同的。

“你放开,我要去追那个坏家伙。”

叶凌月试图摔开了小怪物的手,她此时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把帝莘追回来。

小气鬼、杀千刀的、醋坛子,讨厌的帝莘。

叶凌月的脑中,乱糟糟的只有一个帝莘。

可小怪物的手,却犹如枷锁般,死死扼住了叶凌月的手腕。

叶凌月试了几次,都没能甩脱。

“我也可以……给我一些时间,五年,最多五年,只要我从长生神院毕业,我一定会比他强。我……我喜欢你!”

小怪物拼尽了全部的勇气,喊了出来。

他抓着叶凌月的手,双眼赤忱,凝视着她。

叶凌月的眼底,诧色迭起。

她从没想过,小怪物会对她生出不一样的心思来。

换做其他人,叶凌月也许会一口拒绝。

可对象是小怪物,叶凌月有些不忍心了。

她知道小怪物,心思细腻敏感,他经过了太多的伤害,在他没能彻底成长起来前,她不能再伤害他。

“我也喜欢你,喜欢小雨、喜欢程岳、喜欢宫学长,你们都是我的伙伴。可是,不是那种喜欢,你明白吗?”

叶凌月声音柔和,她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波澜。

小怪物忽然懂了,他在叶凌月的眼里,看懂了什么。

同样都是男人,可叶凌月看向方才那面具男人时,她的眼神是不同的。

“为什么……为什么是他……如果我遇到你更早一些,你会不会改变主意。”

小怪物沮丧着,他的心里很难受。

“因为,他是我的男人,无关乎早晚、对错,爱就是爱了,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男人。相信我,你以后也会遇到那样的一个人,在遇到她之前,好好地收好自己的心。”

叶凌月笑了笑,身影一动,飞掠而去。

她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无关乎时间、对错,爱就是爱了……小怪物一直站在那,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那个窈窕身影,再也追不上了。

他只知道,他此生,再也遇不到了那个人了。

晨风微凉,吹到了叶凌月的面上。

晨曦渐起,长生神院的学员们都还沉浸在早练中。

叶凌月离开了山坡后,追赶着帝莘。

可是长生神院那么大,帝莘的身法又快得惊人。

叶凌月动用了精神力,可是依旧没有察觉到帝莘的下落。

被风一吹,叶凌月心中的恼火和郁闷,一点点平息下来,反倒是清醒了不少。

帝莘那家伙,鲜少和自己计较,这次是怎么了?

过去的紫堂宿、薄情,哪一个不比小怪物强,也没见他这么动怒过。

叶凌月脑中乱糟糟的,只想找到帝莘,可找了半个多时辰,依旧是一点踪影都没有。

按照帝莘的身法,这会儿只怕早已离开了长生神院了。

眼底酸酸的,叶凌月失魂落魄站在了长生神院的入口处。

细细回想起来,这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

她和帝莘相遇,一直以来,都是帝莘在迁就她。

上一世,她还是个小女娃时,身为妖祖的帝莘就为了她,放弃了成神的机会,在了冥界守护了轮回盘多年。

这一世,他舍弃了二次成神的机会,只为了让她长命百岁。

他忍受了抽骨之疼,到了神界,可她却为了其他男人,要与他动手。

叶凌月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

方才他强行收力,有没有受伤?

他贸贸然闯入长生神院,会不会被人现。

“帝莘……”

叶凌月茫然四顾,周遭除了半人多高的野草外,哪里还有帝莘的影子。

她蹲在那,像是只被人丢弃的小狗,眼底有泪光闪动,心底说不出的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叶凌月觉得天都黑了,才听到了个低沉的声音。

“知道错了?”

“嗯……”

叶凌月含糊着点了点头。

猛地一个激灵,她抬起了头来,哪来的什么乌云,就见了帝莘站在了身前,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眼神凝视着她。

她欢呼了一声,猛地扑向了帝莘。

帝莘闷哼了一声,两人一起跌落在草丛中。

“你没走……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叶凌月见到了帝莘,眼更红了,她又是委屈又是欢喜,头埋在了帝莘的身上,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

温暖的体温,宽厚的臂膀……他真的没走。

“原本是走了的,但是心想某人又小气,又任性,我要是一走,某人没准就跟人跑了,我就又回来了。”

帝莘的声音了,带着几分捉弄的意味。

“谁小气,谁任性了,还有,谁跟人跑了,坏帝莘!”

叶凌月娇憨之态尽显,她啐了一口。

帝莘朗声笑了起来。

他那会儿,也是被气昏了头,才吼了她一声。

可是离开的一瞬,他就后悔了。

他舍不得她难过,再说了,他远在了第一军团,若是和洗妇儿吵架了,这一分开,可能是一年半载。

洗妇儿人见人爱,努力了这么久,要是被人撬墙角,他岂不是要吐血。

帝莘找了十个八个理由,也不顾什么脸面,鬼使神差就绕了回来。

恰好,那会儿就听到了叶凌月宣告所有权的一番“表白。”

这小女人,说他是她男人。

呵呵……帝莘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得意。

早前的不愉快也在这一闹中,烟消云散。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