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有种冲动,将叶凌月压在身下,狠狠地折腾她。

这小女人,越来越放肆了。

她知不知道,他的自控力在她面前早已是土崩瓦解。

可他又舍不得辱没了她。

她是那般的美好,让他恨不得将一副身心都给了她。

在得到她爹娘的肯之前,成亲之前,他绝不会真的要了她。

最美味可口的,他要等着新婚洞房之夜再慢慢攫取。

身下的小女人,没有吭声。

帝莘只当她“怕”了,他深吸了口气,强压下了腹下的邪火,柔声说道。

“我得走了,此去边城还有些路程,你且休息着,我改日再来看你。”

已经是鸡鸣前后,再过不久就要天亮了。

他在兰天佑的指引下,找到了叶凌月居住的的中级阵屋。

在等待叶凌月回来的途中,曾小雨先回来了。

帝莘就将其打晕了,送到了一旁那间空着的中级阵屋里。

那阵屋,正是温雪和刘旭的,两人外出猎兽,迄今还未回来。

这倒也正好方便了帝莘和叶凌月。

两人一番温存,时间悄然流逝。

帝莘搂着叶凌月,轻声细语着。

见她还是没有动静,这才低头一看,才现,怀里的小女人已经酣然入睡。

今晚,她也是被自己折腾的够呛,看她一身的雪白凝脂,四处可见各种暧昧的痕迹。

长长的睫上,还有细碎的汗水。

身上,被半遮半掩着,说不出的美好。

帝莘说好了要走,可临到了头,却有些舍不得了。

他小心翼翼,放下了叶凌月,再帮她拢好了被褥。

他凝视着她,就这样看着,仿佛一生一世都看不够似的。

如描绘般秀气的眉,挺俏的鼻,嫣红的唇,肌肤因为早前的激情,还带着一丝丝诱人的红光。

帝莘俯身,高挺的鼻梁抵住了叶凌月的瑶鼻,呼吸喷洒在她幼嫩的皮肤上,慢慢地摩挲着,就如一个撒娇的孩童。

许是男人灼热的气息有些痒,睡梦中的叶凌月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嘴里无意识地咕哝来一句。

“帝莘,你个大色狼,不准舔我的脸。”

帝莘哑然失笑,

他自诩是个自控力极强的人,可唯独在自家小女人面前,渣的不行,尽做些连他自己都不齿的事。

他就喜欢逗她,惹她,气得她牙痒痒,扑上来咬他几口。

“洗妇儿,我真走了。”

他的唇,落到了叶凌月的红唇上,轻轻摩挲着,或重或轻地啄着。

每一下,帝莘都提醒自己,该离开了。

可每一下,他又忍不住又亲了一口。

他不喜欢,分离的场合。

中级阵屋外,星月交替,一道身影,如风驰电掣,飞奔而来。

小怪物一脸的风尘仆仆,几个回落,就已经到了中级阵屋前。

他身上的制服,已经破开了好几个口子,脸上还有血污。

昨日一早,他从长生碑那接了任务,就和程岳去找兰天佑。

那知兰天佑那不识好歹的,一听说要让他一起去猎兽,直接拒绝了。

小怪物心里恼火,就和程岳一起去了。

他有心向叶凌月证明自己能够独当一面了,遇到了那半神兽时,很是神勇,但终归是作战经验不足,受了些轻伤。

小怪物得了内丹后,欣喜若狂,他就像是个得了好成绩的小孩,急于得到人的嘉奖。

就连夜赶路,程岳那小子不过是抱怨了几句累死了,就被他在了半路。

他连伤口都懒得多看,一夜赶路,就是为了能够在天亮前,赶到叶凌月面前,得到她的一句赞美。

小怪物行到了中级阵屋所在的山脚下时,天蒙蒙亮了。

他刚走几步,忽觉得有些异样,前方树丛里,似乎有个黑影。

小怪物快走了几步,扒开了草丛,就见兰天佑昏倒在那。

“兰天佑,你怎么在这里?”

小怪物拍了拍兰天佑的脸,兰天佑总算是醒了过来。

兰天佑这次,可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

被神秘人帝莘一下子敲晕了不说,还被丢在了山脚下整整过了一晚。

他醒过来时,朦朦胧胧听到了个声音。

“饶命,大人饶命,小的和叶老大什么关系都没有,是小的嘴贱。”

兰天佑想起了昨日那冰冷的声音,还有自己完全无法动弹的身子,吓了个半死,嘴里不断求饶着。

可一听到小怪物的声音,他才如梦初醒。

“曾四轩,是你?你小子猎兽回来了?快,有人要对叶老大不利,人已经进了叶老大的阵屋。”

兰天佑看清了小怪物后,如释重负,可同时又后怕不已。

他身上还留着叶凌月的奴印,要是叶凌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不会也跟着出事吧。

“什么?”

小怪物一听,顾不上兰天佑,他脚尖在了满是露水的草尖上一点,抖落了一地的露水。

人已经循着山路往山上掠去。

晨曦之间,朦朦胧胧有些白雾,叶凌月和曾小雨居住的那间阵屋,就在白雾之间。

阵屋里,还有灯光。

小怪物几步掠到了阵屋前,阵屋里不见什么动静,他略一思索,人贴在了阵屋的窗上,往里看去。

这一看,小怪物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一下子从脚底冲到了头顶。

屋内,灯光之下,有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男人的背对着窗户,他俯着身,只穿了条长裤,上半身赤着,露出了纹理分明的肌肉来。

尽管看不清男人的面目,但那无疑是个很强壮伟岸的男人。

再看着床榻上,几件衣裳凌乱的洒落在旁,叶凌月香肩微露,长劈落,紧闭着眼,不知是熟睡着,还是昏迷不醒。

男人的唇压在了叶凌月的唇上,反复摩挲着,他的舌灵巧地探入了叶凌月的嘴里,轻吮着,拉出了一丝丝暧昧的银丝。

那副场景,透着无限的暧昧。

愤怒夹杂着狂暴之气,那一刻,小怪物只觉得自己的胸膛要爆炸开似的。

身体内,仿佛蛰伏了一头猛兽。

他的十指骤然收拢,就连手上千辛万苦得来的内丹掉落在地都不知道。

那男人,在欺负凌月!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蹿进小怪物的脑中,就如燎原的野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帝莘见了小怪物,嗯,有火花,看完书,记得点击下一页,求免费推荐票月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