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的目光一寸寸扫过,呼吸渐渐不稳了起来。

叶凌月羞得满面赤红,慌忙用手遮掩着,嘴上嗔怪道。

“不许看!”

“这可是你说的,不让我看,那我就去看……”

帝莘一本正经道。

那张俊美的连叶凌月都要嫉妒的俊脸,让叶凌月看得牙痒痒。

“你敢!让你看别人的。”

叶凌月咬牙,扑向了帝莘,在他那两抹骨感十足的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

她那一口牙,咬在了帝莘身上,犹如一根羽毛,轻轻擦过,刚好挠到了帝莘的痒处。

帝莘的喉结滚了滚,出了一声低沉的吸气声,身体里某一根弦忽然间断了。

他一把擒住了叶凌月的纤细,将她狠狠抱在了自己怀里。

可那磨人的小妖精,还是不安分地磨着自己的爪。

帝莘一手扶着叶凌月的腰,另一只手掌依旧不老实的覆在了叶凌月身上的美好处,重重的揉捏着。

“醋坛子,一撩拔就炸毛,这辈子,对着你,我就已经看不够了。”

叶凌月被拨弄很是难受,两人彼此偎依在一起,好半晌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你怎么到这里来的,我以为……”

叶凌月伏在帝莘的身前,手指玩弄着他丝绸般的长。

自人界一别后,尽管得了帝莘的承诺,可她还以为,她要……

她很想他,午夜梦回时,经常会梦到他。

“你以为,我没法子到神界?”

帝莘啄了啄她的唇,却不禁被她甜蜜的嘴所吸引,轻咬了几口,追逐起她的舌来。

“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了,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到神界的,你明明没法子获取神印。”

叶凌月被他引得满脸通红,嗔了一句,手摸过了他深邃的轮廓,眼底隐隐有担忧之色。

人族到神界来,必须有神印。

帝莘的额头,一片光洁,哪里有什么神印的痕迹。

叶凌月担心他是太在乎自己,所以不惜违背神规,偷偷潜入了神界。

这要是被抓到了,他会很危险。

帝莘虽然实力很强,可神界不同人界,这里的神们,无一是弱手。

“谁说我没有神印,我的神印,在这里。”

帝莘说着,抓住了叶凌月的柔若无骨的手,往下摸去。

他的身子,滚烫烫的,犹如烙铁似的。

叶凌月的心跳漏跳了一拍,上一次,帝莘在九洲大本营里,就已经好几次被引得几乎难以把持。

他就求了她一次,让她帮他。

她禁不起帝莘的软磨硬泡,那一次,允了他。

她以为帝莘又要行那邪恶的事,哪敢再往下看,吓得慌忙缩手。

那捉急的模样,惹得帝莘大笑不止。

自家洗妇儿人前可是跟母老虎似的,什么艰难险阻都不怕,可在那方面,却干净都犹如一张白纸。

见她耳根子都红遍了,身子也呈了粉红色,还有那副“胆怯”的模样,帝莘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结果又吃了叶凌月几记恼火的拳头。

“洗妇儿,你想哪里去了,我的神印已经入骨。”

帝莘索性就抓着叶凌月的手不放,在自己的手中把玩着。

他虽早就知道,自家洗妇儿长得美。

可今日近乎坦诚相见,他才现,自家洗妇儿无一处不美。

不说那窈窕的身姿,光是那手,纤纤玉手,指甲也不似一般女人那样,涂成了难看颜色。

她不着丹蔻指甲盖粉嫩,修剪的很是精美,他忍不住含住了一根,吞了进去。

叶凌月一阵轻呼,轻呼声很快又被帝莘吞进了嘴里。

这一夜,反反复复几次,两人也是小别胜新婚,叶凌月被帝莘折腾的浑身不自在,几乎丢盔弃甲。

她心中只感慨着,男女亲近之事,竟是比对阵杀敌还要难。

但个中的甜蜜,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她前世和奚九夜虽然险些成了夫妻,可两人都是乎情止于礼,在她被册封为北境神后之前,奚九夜最多也就只有牵过她的手。

她当时还以为,那是男女之间,正常的过程。

可直到后来知道,兰楚楚怀上了奚九夜的孩子后,她才知道,奚九夜与她,根本是还未深爱。

两人从未有过像是和帝莘这般的浓情蜜意的时候。

这怕就是所谓的情到浓处,一切都水到渠成。

见叶凌月忽的周身,帝莘的眼底,闪过丝恼火之色,他恶作剧似的愈卖力的折腾叶凌月,只折腾的她浑身软绵无力,嘴里接连求饶。

这时,已经是后半夜,帝莘这才罢了手,由着叶凌月像一滩水似的,趴在了他的身前,回答着自家小女人的询问。

“帝莘,答应我,下一次,绝不许再这样苛刻自己,我……会心疼。”

“为了见你,这点疼算什么。”

帝莘不以为然着。

叶凌月听说了帝莘竟是以抽骨之法,换取了神将蚩印的神骨,才到了神界后,心突突的疼,那种滋味,只怕是比千刀万剐还要难受的多。

她也没想到,帝莘居然就是那一日,她在天雷海遇到的那名银面神将。

她半是抱怨,半是心疼,轻抚着帝莘的背脊。

男人的背后,多了几条新的疤痕。

这是他加入第一军团后,上域外战场时,新添的伤口。

想着这男人,为了自己,剜神印,抽神骨,而她给了他什么?

叶凌月想了想,身子轻轻倚在了帝莘身上,胸前的两团柔软,蹭过帝莘的胸膛。

“帝莘,等我们救出了小吱哟,我帮小雨找到了玄阴神印的解决之法,父亲夺得了神帝之位,我们就成亲,我们回人界,我……不喜欢神界。”

她不喜欢神界的纷争,她只想回到人界,当她的叶凌月。

她想做他的妻,做他真真正正的妻,再也不用顾虑什么。

“好,都依你。你在哪,我就在哪。只是……洗妇儿,你再这样惹火下去,我一点都不介意提前和你做夫妻。”

帝莘声音沙哑,他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火,又被叶凌月这磨人的动作,一下子给点燃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