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俩一路走下去,云笙看了看前头的夜凌日。

夜凌日和夜凌光两兄弟,打小就被夜北溟和云笙按照各自性格的不同,分别送到了军营和浮屠天。

夜凌光性子跳脱,被送到了浮屠天后,又哭又闹,折腾了好久,才安生了下来。

但是期间,夜凌光还是经常偷偷溜回八荒,看望爹娘。

夜凌日则不同,从被夜北溟送到军营后,他就一直默不吭声。

从他一名无名小卒,到一路晋升到上将军,夜凌日从未返家过。

他和父亲夜北溟也只是在公开场合见过几次,至于娘亲云笙,若非是这一次雷鸣元帅的病情紧急,他怕也不会主动开口相求。

两人也是多年未见,可见面时,却没有旁人想象得那么热络。

云笙看了眼闷不吭声,顾自往前走的儿子,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真是个熊孩子!

说起来,云笙都搞不明白,明明是双胞胎,怎么夜凌日和夜凌光的性格就差了这么多。

当初夜凌光被送到浮屠天,偷偷溜回八荒时,看到她这个当娘的,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轮到了夜凌日这小子时,愣是给她这个当娘的一个后脑勺。

要不是亲眼看着从自己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云笙真怀疑夜凌日是抱来的。

尽管心里恨不得冲上去,暴揍熊孩子夜凌日一顿,云笙脸上却一副受伤样,她右手抚胸,叹了一声,幽幽说道。

“阿日,你这孩子,不会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在记恨娘亲吧?”

夜凌日脚下步伐依旧,只是度慢了些。

他眼角的余光,快地从云笙的脸上扫过,酷酷的嘴角,扯了扯。

“孩儿不敢。”

“你撒谎,你分明就在怪娘亲当年没有拦下你爹,把你送到军营里。阿日,你要体谅爹娘的一番苦心。军营能磨练人的意志,只有这里,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云笙当年,又何尝想送走两个儿子。

可夜北溟也不知道从哪里被灌输了一套育儿理论,儿子要穷养,女儿要富养,二话不说,就把两儿子都给配了。

“爹爹的确是用心良苦。”

夜凌日挑眉,在心底暗戳戳加了一句。

“不就是不想我们几个打扰他和你的二人世界嘛。”

“阿日,你这样,娘很难过。”

云笙继续西子捧心状,一脸的受伤样。

“娘,我不是爹,你这一套对我不管用。”

夜凌日的嘴角,抽搐了下,实在不忍再去看自家娘亲装娇柔的恐怖模样。

三岁之前,夜凌日的心目中,阿姐和娘亲是世上最美丽最温柔的女子。

可三岁之后,云笙这个当娘的形象就土崩瓦解了。

他三岁时,亲眼看到了娘亲一个魔法,将一头足有小山高矮的神兽给敲晕了后,他就再也不敢把自家娘亲看成了弱质纤纤的女流之辈了。

娘亲那一套,也就在自家爹爹面前,才能百试百灵,而且自家爹爹还老是乐在其中。

“夜凌日!你个熊孩子!居然敢嘲笑老娘!”

第三军团的帅营里,犹如平地一声惊雷。

云笙脸上的“柔弱”瞬间瓦解,她也不顾恰好路过的几名哨兵,一个箭步上去,拉着夜凌日的耳朵,用力一拧。

注意到四面八方射来的好奇又促狭的目光,夜凌日那张酷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他压低了声音。

“娘,注意形象,这是在军团。”

云笙冷笑,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军团怎么了,老娘教训儿子,四大神帝来了都照教训不误。”

夜凌日俊脸微红,扫了眼还在一旁磨蹭蹭不敢离开的哨兵。

他虎目一蹬,那几名哨兵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走开了。

那些哨兵边走还边说。

“哗,那女人是什么来头,居然敢拧上将军的耳朵。”

哨兵甲说。

“看语气,像是上将军的娘?”

哨兵乙接嘴道。

“你瞎啊,那姑娘看着才多大,哪里像是上将军的娘了,我看十之八九是上将军的娘子。”

哨兵甲表示不信。

“不是吧,想我们上将军平日那般威风凛凛,居然是个妻管严!”

哨兵丙惊讶。

“那有什么,你忘了,上将军的爹,八荒的那位不也是个妻管严?”

哨兵甲一副信我的准没错的神情。

其他几名哨兵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妻管严这种东西,是会遗传的!

几名哨兵走开没几步,一旁的营帐后,踱出了一个人。

帝莘眼带稀罕之色,不由看向了几名哨兵来的方向。

帝莘在军团里闲逛了片刻,正打算原路折返时,忽听到前面拐角处,就听到了雷霆版的一声怒吼。

听到了那声音时,帝莘脚下一顿,心中不觉诧异。

“她怎么会在这里?”

帝莘和云笙见过几面,自然是记得自家丈母娘的声音的。

只是云笙平素在外人面前,一直是和气可亲,还从未像今日这般动怒过。

帝莘只当是生了什么事,迟疑了下,还是循着早前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

帝莘没走几步,就见了云笙拧着一名身形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男子的耳朵。

男子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全身肌肉分明,但却不会让人有莽夫之感,那张脸,和夜凌光长得如出一辙,只是因为久历沙场的缘故,比夜凌光少了几分精致,多了几分粗犷。

可就是这么个眼睛一瞪,都能让天外异魔逼退三尺的神界“小战神,”这会儿在了亲娘云笙面前也只得乖乖矮着腰,任由她拧着耳朵,极其没有形象。

这般的场景,任凭是谁,怕都是不想被人看到的。

为了避免尴尬,帝莘没多做思考,闪身避到一旁。

“娘,孩儿真的没因为军团的事,生你和爹爹的气。”

夜凌日咧了咧嘴,耳朵差点没被云笙给揪下来。

他打小顽劣,在八荒时,为了夜凌光那小子,没少和爹娘斗气。

云笙倒也没偏帮,每次气急了,就会揪这两小兔崽子的耳朵,狠狠骂一通。

自打离开八荒后,就再也没有人这般对待自己了。

但是老实话说,这种滋味,还真不赖。

~周六加班,在家休息的每一只,看完书记得爪几张月票推荐票撒~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