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导师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宫惜也站不住了。

他沉声说道。

“两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私下授受?”

符箓分院内,对于宫惜的不满由来已久。

他们在符箓分院的时间,呆的比宫惜久,自认为各方面能力也比宫惜强,可老院长愣是让宫惜担任代理院长一职。

早前那些导师们就一直暗中找茬,都被宫惜悄无声息,压下去了。

可这次的叶凌月事件,又成了一次导火索。

而且那些导师大有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难道不是嘛?否则凭一个三品神印的学员,有什么资格进入符箓分院。不仅如此,还在符斗上大放异彩,还有堪比初级符箓的回光箓,除非她能亲自在我们面前炼制出回光箓,否则,我们绝不相信,凭她一人能独立炼制出回光箓。”

两名导师说罢,一齐看向了叶凌月。

连他们都没法子炼制出成色上等的回光箓,居然让一个新生给炼制出来了。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他们以后在符箓分院里怎么立足。

其他班级的导师也随声附和。

“说得没错,要想证明清白,就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炼制回光箓。”

叶凌月迟疑了下。

这些导师的嘴脸,让她看着觉得很是厌恶。

撇开理智的因素,叶凌月真想了炼制出一张回光箓。

回光箓是她炼制的,可炼制之时,她动用了乾鼎还有灰火。

灰火兴许还不算是什么,可乾鼎……那是她最大的机密,在没有找到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两位前辈之前,她决不能暴露了乾鼎的秘密。

在众人面前炼符,那是万万不能的。

叶凌月咬紧了唇,脑中千回百转,想着怎么应付眼前的这场质疑。

“怎么,心虚了,说不出话来了吧?宫惜,你还有什么话说?还是说,你根本就是靠着男人上位,符斗上使用的符箓还有回光箓,全都不是你炼制的。”

那些导师们咄咄逼人着。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叶凌月握紧了拳,额头的那一枚太虚神印难以抑制着,出了一片光来。

“谁对我徒弟的炼符能力有质疑,大可以来问老头我。这么多人刁难一个小丫头,亏你们也是符箓分院的导师。”

就在叶凌月迟疑着,要不要拼着暴露秘密的危险,炼制一次回光箓,以示清白时,只听得一个悠然的声音,飘了过来。

众导师一惊,就见关老信步走来。

看到了关老时,宫惜明显松了口气。

而叶凌月,则还没从关老早前的那番话里反应过来。

徒弟?

她什么时候成了这位脾气古怪,不按理出牌的老者的徒弟了?

不仅是叶凌月,其他的导师们也都满脸的震惊。

七班的这名学员,居然是关老的徒弟?

关老收徒了?

这么大的事,怎么从没听人说起来过。

“怎么,一个个眼睛翻得跟死鱼眼似的,是不相信我的话不成?这小丫头是老头子我亲眼看中的,继承我回春箓衣钵的继承人。也是我让宫惜破格招收的她。我记得,分院长曾经说过,只要老夫我乐意,可以招收任何人进入符箓分院。”

关老和院长的关系,情同手足。

院长也的确在公开场合表示过,给关老这特殊的招生权。

“小丫头,你真的拜关老为师,还学会了回春箓?”

黄腾导师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整个符箓分院,有多少人的想学习关老的回春箓的炼制,几十年都没人成功,想不到的居然让一个刚加入学员不到三个月的新人给捡漏了。

这消息要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死叶凌月的机缘啊。

叶凌月想了想,想要点头,她的确是得了回春箓的传承,只是她可没答应拜关老为师。

叶凌月虽说为人圆滑,为了利益,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可拜师一事上,却很是慎重。

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两位前辈,对她有栽培之恩。

但是她未见过他们的真人,并非是她真正的师傅。

太虚神尊和纹师心辰,也算是授业于她过,但也并非是她的师傅。

她真真正正承认的师父,行过拜师礼,又以师父之礼承认过的,迄今为止,也只有紫堂宿一人。

虽说师父紫似乎最近不大待见她,对她这个做徒弟的避而不见,可她还是他的徒弟,这个事实,一辈子也不会改变。

所以叶凌月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拜了关老为师。

于是她想了想,只是回答。

“我的确学习了回春箓。”

她只需这么一回答,在场的导师们自动理解为,叶凌月真的是关老的徒弟。

别说符箓分院,就算是长生神院的师生都知道,关老多年来,一直没有收徒,一直不肯传授回春箓的炼制之法。

继承了回春箓,那就等同于是关老的徒弟。

这样一来,就好解释为什么叶凌月能破格录取,也能说明为何她在符斗上能一鸣惊人,这次还能炼制出回光箓了。

叶凌月的靠山,哪里是宫惜,分明就是关老啊!

关老和宫惜可不同,宫惜太年轻,又是空降部队,本就没有群众基础。

可是关老不一样,他虽然在长生神院没有实际的头衔职务,可他掌管东殿,又能炼制回春箓。

这整个符箓分院,每年外出历练,谁身旁不是带了十张八张的回春箓。

要是惹了关老一个不高兴,倒不至于说性命不保,可至少也要伤筋动骨啊。

一认清这个事实,早前还在犹豫要不要和一班和五班班导同一阵线的那些导师们,立马调转枪头。

“原来是关老的徒弟,那就难怪了,我就觉得,叶学员看着天赋异禀,又有创新精神,实在是我们分院新生中的楷模。”

那些导师们你一句我一句,哪里还看得出半点早前刁难叶凌月的样子。

因为关老的出现,这场风波被强行压了下去,至于一班和五班的那几名闹事学员,也被勒令开除学籍,那两名导师嘴上不说什么,可心底里还是恨透了叶凌月。

“小丫头,你先留下。”

在叶凌月打算离开时,关老忽然叫住了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