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枉啊,我身为符箓分院的学员,入院以来,一直严格遵守符箓分院的规则行事,战战兢兢,唯恐做错事。”

叶凌月面对导师们的围攻,脸上露出了几分惶恐的神情来。

“你还不承认,难道那些符斗手册和回光箓不都是出自你之手,其他学员,也就是被你误导,才会走上歧途,大打出手!”

一班的导师见叶凌月满脸的懦弱了,愈来劲,指着身后自己班里的那些鼻青脸肿的学员,质问着叶凌月。

“那我敢问导师一句,符箓分院的院规里,可有一条规定,学员不能分享符斗过程,不能出售自己炼制的符箓的?”

叶凌月眨眨眼。

一班的导师被叶凌月一语问住了,想了半天,符箓分院的院规里,还真没这么一条明文规定。

只是早前,从未有人用这种方式“分享”过符斗比赛。

“院规没有明令禁止,那就代表着可行。符箓分院的院规第七条,明文规定了,鼓励学员勤工俭学,勇于创新。我出售符斗手册和回光箓,完全符合院规的规定,应该大力提倡才对。”

叶凌月夸奖起自己来,那叫一个面不红心不跳。

宫惜这个导师的,在旁听着都忍不住低咳了几声。

“再说了,我出售的符斗手册和回光箓,都是明码标价,质量上乘,童叟无欺。那些打架闹事者若是能出售一模一样的物品,又怎么会被闹事。一方贪图价格,一方贪图暴利,真生了事,却推脱到他人身上。院规真正要惩罚的,应该是这些人才对。”

叶凌月冷眼扫了一眼那些学员们。

她来时也打听过了,这些学员们之所以打架,还是因为彼此压价,抢客人,一言不合,才动手打起来的。

这样还想赖在她头上,简直是岂有此理。

那几名学员被问得面红耳赤,再看看一班和五班的班导,他们暗中冲着自己班级的学员使了个眼色。

那些学员壮起了胆,上前一步,和叶凌月对峙。

“你还敢恶人先告状。分明是你哄抬价格,否则一张连初级符箓都不是的回光箓,凭什么能卖到三千潜力值,一张基础符箓,最多就只值五百潜力值。”

“谁说我的回光箓比不过一般的基础符箓。我今日就让大家主持个公道。诸位导师,还请查验一下到底是谁闹事”

叶凌月冷笑了两声,将两张回光箓丢到了其他几个班级的导师和宫惜的面前。

其他几个班级的导师都不做声。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次是一班和五班的班导打击报复,他们谁也不愿意惹祸上身。

目睹了如此的情形,一旁的十班的黄腾导师走上前去,接过了回光箓,两两对比了起来。

一番对比之后,黄腾先是轻咦了一声,旋即露出了惊诧之色。

“这一张符箓的成色,已经达到了初级符箓的程度,而且它的耐用性很高,应该可以使用多次。至于这张符箓,它只有基础符箓的成色,只能一次性用品。”

虽然都是回光箓,可是叶凌月出售的回光箓,可以回放十次映像,而一班乃至五班的那些学员炼制的符箓,则只能使用一次。

这么一算,叶凌月的回光箓出价三千,而那些假冒伪劣的回光箓出价两千,都算是漫天要价了,一比之下,叶凌月还算是厚道了。

“大伙可都是听清楚了,黄腾老师都说了,这些符箓有问题。在分院内出手伪劣物品,还滋事斗殴,按照院规,这些人统统都该被赶出符箓分院。”

叶凌月脸色一变,指着几名闹事的学员。

“这怎么可能,这些符箓分明……”

一听说要被赶出符箓分院,那些学员们都吓得不轻,他们纷纷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导师。

今日这场闹剧,看似是那些学员闹事闯祸,可事实上背后却另有原因。

一般和五班在内的几个班级,早前在符斗上输给了七班,本就心怀不满。

他们的导师也觉得被一个废材班给抢了第二名,郁闷的不行。

在得知叶凌月居然利用符斗手册和回光箓赚钱后,就立刻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各自的导师。

一班和五班的导师暗中就指使了学员们购买了符斗手册和回光箓。

两名导师甚至参与了一起炼制回光箓。

否则以那些学员的能耐,又怎么可能在第二天,就复制出了回光箓。

生了聚众斗殴事件后,那几名导师唯恐宫惜深究此事,就拉了叶凌月当替罪羔羊。

哪知道看着毫无背景,弱不禁风的一个女学员,居然会如此难缠,险些被她捅破了天。

谁又会想得到,连导师炼制的回光箓,都成了低劣的产品了。

那些导师心底也是一千一万个纳闷,可这事是决不能被捅出来的。

他们忙用了眼神警告那些学员。

学员们被导师们一警告,哪里还敢再往下说。

他们的神情变化,全都被叶凌月看在了眼里。

“分明是什么?”

叶凌月眸光一凝,一把抓住了其中一男学员。

男学员大惊,正欲摆脱叶凌月。

她双目平视那名男学员,悄然用起了自己的天赐神通“天狐魅惑”来。

那长得无大老粗的男学员,只觉得自己脑海中闪过了一双眼。

有个声音,在自己的脑中不断回荡,循循善诱着,他将事情真相全都说出来。

那男学员脑子一懵,嘴巴也不听使唤,脱口而出。

“这些回光箓,不是我们炼制的,是导师……是我们的导师帮助我们炼制的。”

这话一出口,可是捅了马蜂窝了,一时之间,在场的导师、学员,还有宫惜都变了脸色。

“闭嘴!”

一班和五班的导师恼羞成怒。

“不要听那小子胡说八道。我们怎么可能会炼制出这么劣等的符箓,再说了,我们是什么修为,这小丫头是什么修为,她能炼制出比我们更厉害的符箓来?依我们看,这件事分明是有人背地里指使,就是为了针对我们一班和五班。”

两名导师都怀疑,叶凌月的回光箓,其实根本不是她炼制的,而是她的导师宫惜所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