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漆黑如墨。

北境神宫之外,两匹青鳞龙驹等候在外。

洪明月被人用担架抬了出来。

她的衣裳上,还染着血迹,身上潦草地披了件斗篷,那张酷似叶凌月的脸上,满是不甘和愤怒。

“你们要送我去哪里?我哪都不去,我要留下来陪我的孩子。”

家族破败,父母双亡,这所有的痛苦加在一起,也比不得今日的夺子之恨。

“啧啧,哪来的丧家之犬,这红时候还在吠个不停。”

却见兰楚楚披着件考究的黑裘,那张素净的脸上,堆着花一般的笑意。

她的身后,并无侍女陪同,只是跟着个玉手毒尊。

“兰楚楚,你把我的孩子藏哪来去了。你有本事,就自己生一个,生不出儿子的贱人。”

洪明月见了兰楚楚,恨得咬牙切齿,她想从担架上爬下来。

兰楚楚却使了个眼色,玉手毒尊只是一抬手。

空气中,隐隐有暗芒闪动。

洪明月只觉得自己的四肢一麻,浑身的气力像是泄了气似的,身子无力地瘫在了护架上,一下子消失了。

兰楚楚走上前去,抬起了手来,左右开弓,

“啪啪啪。”

接连几个耳光,又响又亮。

她指上戴着玳瑁翠玉指甲套,闪动着璀璨的光色,刮过了洪明月细腻的皮肤,洪明月的脸,顿时被划得皮开肉绽,鲜血滴落。

洪明月只觉得脸上又疼又麻,也不知兰楚楚在指甲套上抹了什么。

她只知道,她这张脸,怕是已经毁了。

“我的脸!兰楚楚,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怨。”

洪明月从兰楚楚的眼中,看到了仇恨的光色,她第一次现,这世上居然有女人比她还要歹毒千倍百倍。

而这女人,平时在奚九夜面前,却犹如一朵白莲,不染半点尘埃。

她和奚九夜,全都被这女人给蒙蔽过去了。

“你和我原本无冤无仇。要怪,就怪你不该爬了九夜哥哥的床。但你最该死的是,长了张我最讨厌的脸。”

兰楚楚看着洪明月那张血肉模糊的脸,非但没有觉得反胃,反倒娇声笑了起来。

虽然知道,洪明月不可能再成为她的威胁。

可光是看到洪明月顶着那张脸,兰楚楚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的脸?难道就是因为我的脸……只因为我的脸和北境的女军神,曾经的北境神后长得相似?”

洪明月如梦初醒。

她怎么也想不到,和叶凌月酷似的这张脸,会成为双刃剑,让她脱离了妖界的毒手,可同时,又让她跌入了比妖界更加可怕的梦靥之中。

“闭嘴!”

一提到女军神、神后的字眼,兰楚楚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

她狠狠地,又甩了洪明月一个耳光。

“她算什么女军神,什么神后。没有她,九夜哥哥依旧当了神尊。她也从未真正被册封过。只有我,才是九夜哥哥唯一爱的人。北境子民唯一承认的神妃,未来的神后。夜凌月算什么东西,她不过是个失败者,到死都争不过我。”

兰楚楚大口喘着气。

她不愿意承认,那个名字就是她的噩梦。

她一直告诉自己,奚九夜最爱的是她,也只有她。

可连她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若是奚九夜心底真的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那为什么,奚九夜这么多年来,都不愿意立她为神后。

洪明月的质问,掀开了她隐藏了多年的旧伤。

“夜凌月?你说女军神的名字叫做夜凌月?”

洪明月被打得脸颊红肿,牙齿都掉了几颗。

可是当她听到了夜凌月的名字时,人彻底懵住了。

北境的女军神,传说中,那个和奚九夜一起,开创了北境的女军神,北境的神后,叫做夜凌月?

叶凌月,夜凌月。

一样的名字,还有近乎一样的容貌。

洪明月的脑中,极快地闪过了什么。

她忽然明白了,为何那一晚,奚九夜会意乱情迷地与她生关系。

而在那之后,却对她如此冷淡。

还有奚九夜在面对叶凌月时,为何会态度有些反常。

如果一个人的名字相似,只是巧合,那一人的容貌相同,也是巧合。

但叶凌月从一介傻女突然开窍变聪明了。

几年来,叶凌月修炼之路如同神助,这一切难道也是巧合。

还是说……洪明月的心底,越来越坚定了一个念头。

叶凌月很可能就是夜凌月。

所以她才会突然变机灵,如同换了个人。

奚九夜,只怕也还没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至于兰楚楚,只怕压根没现真正的北境女军神又回来了。

经历了夺子之恨,奚九夜的冷酷无情之后,洪明月反倒觉得,叶凌月没有那么可恨了。

不过,若是能让叶凌月和兰楚楚这两个她最恨的女人互撕,洪明月倒是了乐意的很。

她眼中,怨毒之色一闪而过。

“哈哈哈……兰楚楚,你少得意。你毁了我这张脸,你以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告诉你,你最怕的……”

洪明月刚要说出叶凌月的名字,可就在这时,她的脑壳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一抽。

脑子里像是有无数根针,扎个不停。

她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咽了回去,牙齿狠狠地咬上了舌头。

口腔里,顿时充斥着一股鲜血的气味,又是这种感觉。

她的身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全然不受自己的控制。

洪明月吓得不敢多说一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子还要她相对叶凌月不利,自己的身子,就如中了邪似的,会自残,头疼不已。

紫堂宿,一定是紫堂宿,是他对自己的身子动了手脚。

如果不能找到紫堂宿,那她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法子对付叶凌月?

甚至连半分对叶凌月不利的念头都不能动?

洪明月惨白着脸,面无人色。

这世上,最痛苦的莫过于就是你恨不得一人去死,却偏偏连念头都不能动。

洪明月忽觉得,从头到脚一片彻凉。

她这才顿悟,最残忍的人并非是兰楚楚,也不是奚九夜,而是紫堂宿。

那个看上去高高在上,看似看破了一切的紫堂宿。

洪明月心底,一时百感交集,说不出是爱还是恨。

~月初大芙都会化身求票狂魔,偷懒的小伙伴们,记得戳戳下一页,看看还有么有漏网之月票,票子多,今天依旧会加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