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月张了张嘴,可是喉里就如哽了个鸡蛋似的,怎么也吐不出来话来。

“把孩子抱过来让本宫看看。”

兰楚楚的声音到了榻前。

洪明月心头一紧,几欲脱口而出。

“我的孩子!”

可她身子实在是太虚弱,拼尽了全身的气力,说话依旧犹如蚊虫咬,旁人根本听不到。

耳边就听到一阵衣角娑动的声响。

兰楚楚抱过了那个男婴,她定眼看了看那男婴。

不得不说,洪明月那女人虽然面目可憎,可她生下的这个孩子,却是长得粉嫩圆润,很是可爱。

那黑曜曜的眼眸,牛奶似的皮肤,还有那嘴儿,看上去和奚九夜有几分相似。

兰楚楚抱着那孩子,不免想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小怪物。

同样是一个爹的骨血,小怪物就长了糙皮如鱼鳞,五官丑陋不堪,上苍还真是不公平啊。

兰楚楚抱着婴孩的手,不觉收紧了几分。

“九夜哥哥,你看看,我们的孩子长得可真像你。”

兰楚楚眉眼含笑,柔声和奚九夜说道。

“我们的孩子?!”

洪明月的眼倏然睁开,她哑着嗓子,不顾身上的疲软无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那是我和九夜神尊的孩子。兰楚楚,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奚九夜甚至没有去看洪明月,他望着兰楚楚怀里的孩子的相貌,不觉一怔。

那孩子,长得很像自己小时候,容貌很是漂亮。

但除了像他之外,那孩子也有些像……

那眼角,微微上扬,嘴儿小小,奚九夜的脑海中,不觉就多了个人。

若是当初……她与他的孩子,会比这个孩子更加漂亮出众吧。

奚九夜盯着那婴孩兀自出神,一时之间,连抱孩子的举动都忘了。

“神尊大人,西面来了信。”

奚九夜正出着神,北境十三骑的一人闪身出现,递上了一封信。

西面,是奚九夜和长生神院的副院长的暗号。

奚九夜展开了信,扫了一眼。

只是一眼,奚九夜原本还波澜不惊的眼眸里,顿时掀起了狂风巨浪。

薄薄的一页纸上,那个名字惊心动目。

奚九夜五指一拢,将那页信纸捏成一团。

婴孩还有洪明月等人,早已被他忘在了脑后。

他冷声说道。

“洪明月,你听清楚了,从今往后,这孩子就归兰儿抚养,至于你,本尊体谅你产后体虚,北境神宫阴冷,不宜养生,本尊另安排了一个住处,供你休养。没有本尊的命令,你终生不得再会北境,更不能骚扰孩子。”

洪明月听罢,身躯狠狠一震。

北境的寒冷,犹比不上奚九夜这番话来的冰冷刺骨。

她这才明白,她彻底沦为了奚九夜和兰楚楚的生产的工具。

这一对狼心狗肺的夫妇,一个占了她的清白,一个抢了她的孩子。

什么北境的神妃,什么最后的筹码,在奚九夜的这番决断之后,她这几年苦心经营,隐忍在北境神宫,所做的一切,全都毁了。

洪明月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她拼上了最后一分气力,冲床榻上蹿了起来,朝着兰楚楚扑去。

“贱人,把孩子还给我,他是我的。”

兰楚楚惊呼了一声,忙向奚九夜身后躲去。

奚九夜单手护住了兰楚楚和孩子,周身神力凝聚。

那神力形成一道屏障,固若金汤,洪明月狠狠撞了上去,顿时撞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她产后伤口还未彻底恢复,这一撞,伤口又裂开了,鲜血染红了她的襦裙。

洪明月从未像今日这般绝望过,她眼睁睁看着兰楚楚抱着她的骨肉,在一干侍卫的簇拥下离去。

“奚九夜,兰楚楚,把孩子还给我,我的孩子。”

洪明月嘶哑的声音,如同乌鸦鸣叫一般,刺耳难听。

梅园里,梅枝上的雪被震了下来,落了一地,埋去了所有的污秽。

奚九夜并没有回神宫,他回到了御书房。

手中的那封信,再度被展开了。

信上,“叶凌月”三个字就如针尖对麦芒,刺中了奚九夜心底,那一根弦。

“她竟也来了神界,还和医佛云笙扯上了关系?叶凌月,你到底是谁?”

在看到副院长的信中提到,医佛云笙前去探望的人就是叶凌月时,奚九夜的心狂跳不止。

在决心回到神界的那一刻开始,奚九夜就已经反复告诫自己。

他要问鼎神帝之位,他要报灭族之仇,要让所有对不起他的人,全都生不如死。

所以,他刻意隐去了心中的那份悸动,割舍自己在人界邂逅的那一份陌生的情愫。

可是为什么,当他下了狠心,割舍一切之时,那女人又出现了。

她的出现,让他本该平静的心湖,再度起了波澜。

相同的脸,就连性子都那么相似,加上医佛云笙……叶凌月难道就是……

可夜凌月已经死了。

难道那叶凌月和她有什么关系?

“无论你是谁,既是你送上门的,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过你。我不管你和医佛云笙有什么关系,也不管你有没有双修伴侣,更不管你和夜凌月有什么关系。这一次,你插翅也难飞。”

奚九夜凝视着“叶凌月”三个字,脑海中,全是那张或嗔或怒的俏脸。

疯狂的执念,一旦不再压制,就会泛滥成灾。

既是有了叶凌月,他就不再需要什么冒牌货洪明月了。

奚九夜有种冲动,想要立刻赶往长生神院,将那女人带回北境。

可理智告诉他,眼下还不是时候。

叶凌月不是洪明月,他不愿意让她无名无分的呆在冰冷的梅园里。

那女人,也绝不可能会妥协。

眼下,他还不得不听从风谷神帝的命令,可是只要他顺利继承了长生神帝的帝位,那一切都将不同。

他的神后之位,只会保留给兰楚楚。

但他要立谁为妃,那就随他的心意了。

在他未成大业之前,将叶凌月留在长生神院反倒是最安全的。

奚九夜想到了这些,还是修书一封,让副院长先不要行动,只需要将叶凌月平日的一举一动,全都密切监视着,然后汇报给他即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