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佛云笙都夸赞的神医箓?

叶凌月乍听到了的自己娘亲的名字还惊了惊,再看看手中的那盏小灯笼上那根柔弱的柳枝,怎么看也看不出铁风学长嘴里说的起死回生的功效来。

她可不知道这回春箓到底是什么来头,只是见万符录上没有记载这种地箓,就拿了过来。

想不到这还是件稀罕玩意。

殿内,关老听到了铁风的那番话后,翻了个白眼。

关老暗忖,你小子当然遇不到了回春箓了。

这可是他老头子的私人物品,平日压根就没挂在东殿里好伐。

这一次,可是看准了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丫头进入了东殿后,他才偷偷放出来的。

就凭铁风那小子,就是在东殿里来回一百年都不可能遇到回春箓。

早前宫惜向关老提起叶凌月能提炼精纯的自然之力时,关老还不相信,一个刚入学的小丫头能有那能耐。

可是今日见识了叶凌月和慕容九城的符斗后,关老对她大为改观。

倒不是说叶凌月的实力有多强,毕竟叶凌月那初级符师都还称不上的符箓之力,在关老眼中压根不够看。

可她的临场应变能力以及缜密的心思,却让关老印象深刻。

旁人,包括宫惜都以为,关老挑选继承回春箓的继承人,要的事在宅心仁厚,有一颗救死扶伤的心。

这评价,要是让关老听到了,关老止不准就要呸他个一脸口水。

回春箓是什么东西?

说好听点是辅助用的医疗符箓,可用来治疗伤势,化解各种不良状态。

但是它当初被关老明出来的真正原因,却不见得多么高大上。

关老明回春箓时,还只是个初级符师,在长生神院的地位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很是尴尬。

于是他就靠着回春箓,制衡着长生神院的那群老家伙,在长生神院赢得了一席之地。

所以说明白点,回春箓是符师为了提高自身地位的工具而已。

关老当年也是有雄心之人,小小一个长生神院,他是不稀罕的。

只可惜他天赋和谋略都有限,回春箓在他手中最终也没法子扬光大。

他活到这个岁数了,自然不甘心自己一生的心血埋没在长生神院,就想物色个继承人,带着回春箓,走出长生神院,在整个神界扬光大。

最好还能将回春箓推广到军团,甚至是域外战场去,那样才能真正让回春箓流芳百世。

所以关老要找的的继承人,是会审时度势,当狠则狠,在任何时候,都能将回春箓的功效挥最大之人。

而叶凌月能带领着七班这团烂泥,从第九名一路杀到了第二名,这足以说明了,她个人能力之出色。

加之她修炼的特殊的没有属性的轮回之力,那么多厉害的符箓中,一眼就相中了回春箓的“独具慧眼”的那份清明之心,光冲着这几点,关老就决定,她是继承回春箓的不二人选。

叶凌月哪里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居然得了关老的极高评价。

她这会儿得了回春箓后,还稀里糊涂。

直到程芳菲张鹏等人从东殿里出来,众人才回过了神来。

程芳菲等人就没有叶凌月那么好的运气了,两人都没有冲破里面的那层禁制,只能约定了下个月符斗再创佳绩,可以再来挑战东殿的随机奖励。

叶凌月就带着那回春箓的小灯笼返回了中级阵屋。

中级阵屋里,曾小雨和小怪物等人都在翘等待。

见了叶凌月笑容满面回来后,众人都松了口气。

“凌月姐姐,你快跟我们说说,符斗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很精彩?”

曾小雨的小脸上,满是兴趣。

小怪物和程岳也是一脸的期盼。

他们虽然是外院的学员,但也对符箓分院的符斗很感兴趣。

每个月的符斗,只有参赛学员可以观看。

那些参加过符斗,且取得过好成绩的学长学姐们,更是成了符箓分院学员们口中的英雄式的人物。

早前基础符师班的学员听说了曾小雨的姐姐要去参加符斗,都围着她不放,就指望小雨能打听到一些关于符斗的事。

曾小雨的虚荣心,还小小的膨胀了下,为有叶凌月这么个姐姐感到非常骄傲。

“想要听符斗的经过也可以,不过可不是白听的,你们得听着我的吩咐,这么这么做……”

叶凌月眨巴了下眼睛,四个人的脑袋凑在了一起,嘀咕了起来。

这一夜,叶凌月等人所住的中级阵屋的灯光,一夜彻亮,直到了天明前后,灯光才熄灭。

同样的夜,在神界遥远的彼端,北之境。

冰雪雕雕砌而成的北境神宫里,也是一片灯火通明。

自从那一日,兰楚楚向奚九夜“坦白”自己的担忧之后,奚九夜怜惜她“体弱多思,”这几日忙完了公务后,都会到兰楚楚的寝宫陪她和孩子入睡。

只是兰楚楚依旧没法子行房(事),奚九夜也没了那份心思。

夫妇俩虽是同床共枕,但中间却夹着一个小公主,说起来也是有些怪异。

这一夜,奚九夜和兰楚楚刚睡下,就听得外面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启禀神尊大人,神妃娘娘,梅园的洪姑娘的羊水破了,今晚怕是要临盆了。”

奚九夜翻身坐了起来。

“那还不去请宫中的医师。”

言语之间,颇有几分关切之意。

“神尊大人,医师早就请了,只是洪姑娘的羊水破的早,这会儿孩子都还没出来,医师说是难产,不敢接生。”

兰楚楚听罢,也跟着起了身。

“九夜哥哥,洪妹妹难产了?这可不妙,我宫里刚好请了一名医术高明的方士,上一次我生小公主时,也险些难产,亏了那女方士医术了的,照我看,不如让她看看?”

说着,兰楚楚就命手下的侍女,请了玉手毒尊过来。

奚九夜打量了几眼玉手毒尊,见她半边脸相貌丑陋,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这女方士,浑身上下透着股阴寒之气,看上去不像是善类。

兰儿什么时候,和这种人扯上了关系?

“九夜哥哥?”

兰楚楚问道。

“也罢,既是你推荐的人,想来不会有错,就去梅园看看吧。”

奚九夜沉吟了下,挥了挥手,示意玉手毒尊去梅园。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