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求平手?

符箓分院的符斗经历了这么多场,还从未见过有人主动要求平局的。

慕容九城这么一说,大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评委席上,几位评委互看了几眼。

“大胆慕容九城,符斗的结果,自有评委下定论,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了。依我之见,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此乃我长生神院立院之根本,既是比试还没分出结果,那就继续比,直到有结果为止。”

副院长面露不悦之色。

副院长的这番话,引来了在场其他几位评委的不满,尤其是符箓分院的导师们。

长生神院所谓的立院之根本,那是根据武者的要求来的,可符箓分院不同。

符师天生体弱,不擅武,对战时也讲究的是灵活应变。

要是每个符师在符斗时都拼个你死我活,那符箓分院岂非是每符斗一次,就要死伤一大片?

“依我之见,不妨听其他几位评委的意思?”

任萱看出了其他评委的不满。

“副院长,依我看,这场比试双方都表现不俗,符斗本就是为了促进学员间的相互进步,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胜负结果并不重要,依我看,这一回合,该是平手。”

关老沉声说道。

“不错不错,这两名学员的表现都已经乎了我们的意料之外,让大伙见识了一场精彩绝伦的符斗,判作平手,到也算是公正。”

其他几名评委也都随声附和。

五名评委,已经有三名赞成平手,结果呼之欲出。

副院长冷哼了一声,不再吭声。

符箓分院的导师这才起了身,宣布了比试结果。

“终赛第二轮比试,七班对阵十班,平局。”

这结果一出,七班的阵营里,先是一片死寂,紧接着,一阵欢呼声传来。

“我们战平了一局!凌月和慕容学长战平了!”

i七班的学员们群情激动,眼中都弥漫着狂喜之色。

这份欢喜,甚至比他们早前打败了一班,轮空了一局还要欢喜的多。

要知道,他们可是抱着全军覆没的心和十班一战的。

这也是十班这几年来,在符斗上唯一一次和他班的人战成了平手。

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平手了。

叶凌月被欢呼的小伙伴们簇拥着,返回了自己的阵营。

她的体内,一丝多余的气力都使不出来了。

“那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你居然手下留情了。”

慕容九城也踱回了十班的阵营,铁风忍不住纳闷道。

旁人兴许不知道,但铁风却清楚地很。

慕容九城若是真的想赢,封神箓的威力又岂止如此。

若是他真的下了狠心,对方的精神力会遭受永久性的挫伤。

“不过是符斗而已,何必争个你死我活的,再说了,符箓分院好久没有可以和我们叫板的对手了,难道你不觉得那几个小新人很有趣?”

慕容九城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样。

铁风撇撇嘴。

他才不信,慕容九城是动了恻隐之心。

铁风可不相信,慕容九城会是那般心慈手软之人。

符箓分院的确是好些年,没有出现有潜力的新人了,只因为,那些稍微有潜力些的新人,都被他和慕容九城给而杀了。

没记错的话,早前就有几名不知死活的新人来找他和慕容九城的麻烦,事后,他们一辈子都当不成符师了。

面对铁风的质疑,慕容九城没有再多做辩解。

他的这个秘密,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晓。

他微眯起了眼,越过了人群,看到了人群中的叶凌月,眼底若有所思着。

“九城,你要记住,那人身怀‘救世之符光’一旦出现,必将吸引万众之眼。用你们封神一族的力量,帮助‘他’,辅佐‘他’,唯有‘他’,才能化解这一场浩劫。”

男人的手落在了他的头顶,虚无缥缈,慢慢溃散开。

尽管已经过去了多年,可慕容九城迄今还记得,那人叮嘱的每一个字句。

一直以来,慕容九城都以为,男人口中的‘他’是个男子,所以他才会加入符箓分院,不惜蛰伏数年,为的就是寻找身怀救世符光的人。

可他一轮轮的筛选,一次次的失望,那些所谓的天才符师,没有一人能够经得起他的考验。

那人会是她嘛?

慕容九城心间微动,一时之间,也不敢判定叶凌月是否就是他要找寻的那个人,他决定再观察些时日。

尽管叶凌月和慕容九城勉强战成了平手,可终赛的第三轮,七班惨败。

三战两败一平局的赛果,最终让七班获得了本月符斗的第二名,有史以来,第一次进入了前三甲。

符斗的最终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通过这次符斗,整个七班收获了一份同甘共苦的凝聚力。

靠着这份凝聚力,叶凌月相信,七班一定会一改早前的颓势。

这也就意味着,七班下个月的炼符材料的供给,将会增加一倍。

“太好了,看以后班里的那些老生们还敢不敢嚣张。”

程芳菲和张鹏等人虽也是精疲力尽,可看到一大堆的炼符材料,大伙儿的神情都很愉悦。

这一次的符斗,收获非同小可,尤其是和老生们的交手,对于这群年轻的服饰们而言,将会是终生受益的财富。

尤其是叶凌月,还在封神箓的基础上,学会了炼制异火箓。

宫惜也是个赏罚分明的,他收走了一半的炼符材料,用来七班的日常炼符之用。

余下的那一半的材料,则按照符斗时贡献度的多少,分配给五名参赛的队员。

作为绝对的主力队员,经过了程芳菲等人的一致同意,叶凌月得了四成的炼符材料。

这对叶凌月而言,也是及时雨。

为了准备这次的符斗,她早前用了近半的潜力值购买了一堆基础炼符材料。

光是几张追命五雷箓,就已经将那些基础材料消耗一空了。

叶凌月正和程芳菲等人琢磨着,这一堆材料能炼制多少基础符箓,多少初级符箓时,就听到身后有一阵脚步声传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