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殿内,宫学长正在购买空白的符纸。

“宫惜,听说这个月的符斗,你打算让一群新生参加?你可知道,这样做是很冒险的。”

关老已经得知了七班最近面临的窘境。

尤其是宫惜打算启用全新生的阵营,参加符斗,这件事不仅仅是整个符箓分院都为之轰动,就连成生神院外院都知道了。

不少人都等着符箓分院这次符斗的到来,还有人暗地里嘲笑宫惜,说他根本就不是当导师的料。

关老也不赞成宫惜的做法。

这批新生,连三个月的考察期都没过,根本不适合出赛,有些人,只怕正儿八经的用符作战都不会吧。

“七班是她离开前,唯一留给我的,若是连七班都保护不了,我留在符箓分院又还有什么意义。”

宫学长挑选了一批炼符材料,这些都是他个人掏腰包,在接下来一个月里,给那五名参赛的新手准备的。

“哎,你到现在都还……她都已经去了域外战场多年了,生死未卜,你也该死心了。”

关老叹了一声。

不了解宫惜的人,都以为他看着风流倜傥,是个玩世不恭的人。

事实上,宫惜在加入长生神院之初,也的确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他容貌虽算不上俊俏,但是实力群,而且性格开朗,一张嘴很懂得哄女学员们的喜欢。

刚加入长生神院时,宫惜和任屠天的姐姐任萱两人,被并成为长生双杰。

两人在外院时,实力就不相上下。

但两人也是那一届的新人大赛,宫惜第一,任萱第二。

此后的四大院新人历练上,两人也夺得了前十的佳绩,两人一起加入了内院。

若是宫惜照着类似的轨迹展下去,他今日的成就,绝不下于任萱。

可是宫惜在加入内院后不久,就陷入了一次丑闻,那次丑闻之后,宫惜险些被驱逐出长生神院,还是亏了符箓分院的院长出面,才保下了宫惜。

只可惜,和宫惜一起卷入丑闻事件的另一人,就没宫惜那么好运了,她离开了长生神院,迄今没有音讯。

宫惜为了报副院长的恩情,才离开了内院,加入了符箓分院。

所以严格意义算起来,宫惜在符师方面,也是半路出家的。

老生欺压老生的事情,宫惜当年也经历过。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新生在符箓分院里,举步维艰的境地。

他一直想改变这种歧视,可是由于身份的缘故,不好直接插手。

叶凌月的出现,对于宫惜而言,恰好是一次转机。

至于那件丑闻到底是什么,在长生神院里,只有导师和和极少数的参与其中的内院学员才知道。

宫惜对此也一直讳莫如深,除了关老之外,如今也没有什么人敢在宫惜面前提起这件事了。

宫惜也迫于家族的压力,一直在物色成亲对象。

可是在他心底,始终有个娇小的身影,挥之不去。

“叶凌月如今的境况和她很像……当初她在七班时,也是以新人之姿,反抗老生的打压。她也是为数不多的,来自人界的神启者。当初,在她被逐出长生神院时,我没能站出来帮助她,这一次,我想试一试。更何况,那叶凌月也不是普通人,她就是早前我说过的,说是可以提炼三级雷之力的人。”

宫惜提起往事,不免还有几分苦涩。

事实上,不仅仅是身世来历,就连容貌,她也和叶凌月、云笙有点相似。

虽说她的气质容貌,比不得叶凌月和云笙那般让人过目不忘。

她只是个不起眼的人界神启者,但她的眼睛,和叶凌月、云笙一样,都很干净。

只可惜,她没有叶凌月那么好的运气,当时的宫惜,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保住她。

没能保住她,是他此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哦?这么说来,你们倒是还有几分胜的可能。这次的符斗,我也会前去观战,若是她真的能提炼出三级雷之力,这次的的符斗,你们七班还有重回第七的可能,否则,七班只怕永远无法翻身了。”

关老露出了几分兴致来。

关老的年纪也已经不小了。

他到长生神院,一直想要物色一名合适的学习回春箓的人。

可惜,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宫惜半路弃武修炼符师,如今虽然是中级符师但是还是缺乏了最基本的符师精神。

他的家族,又是世代习武,不可能让他专修符师。

所以关老一直拒绝宫惜想学习回春箓的请求。

不仅仅是宫惜和关老,长生神院里,其他人也在关注着下个月的符斗。

尤其是于念之,当他得知叶凌月居然主动报名参加符斗时,还大喜往外。

“愚蠢,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未免太愚蠢了。居然参加符斗,她可知道,符箓分院的符斗,可是一直被号称为小型新生大赛。她用在我身上的那些伎俩,在符箓分院的那些真正的老生符师学员身上,根本不管用。”

于念之冷笑道。

他本来还想,再忍耐几个月,等到在新生大赛上再报仇雪恨,可如今看来,压根就不需要等这么久。

本月的符斗,他一定要去观看,他倒是要看看,那个人界来的神启者,要怎么死。

中级阵屋内,小怪物和程岳、小雨得知叶凌月要参加符斗后,也都是一脸的担忧。

“老大,你真的要参加符斗?可是你好像连一次符斗都没参加过,而且我听说,符箓分院的符斗一向苛刻。你第一次参加,就想夺得第七,未免也太难了。”

程岳劝说道。

叶凌月刚想解释,就听门外一阵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就见兰天佑站在了外头。

“你怎么来了?”

小怪物和程岳一看来人是兰天佑,都露出了不善的眼神来。

兰天佑的面色也很不善,两方人吗,大眼瞪小眼,互看不顺眼。

“是我让他来的,让你调查的事,都调查清楚了没?”

叶凌月看到兰天佑,颔,让他进来了。

~今天开始恢复八千更新,余下的更新下午大芙返家后写,这两天更新少推荐票月票少了好多,看着大芙恢复更新的份上,求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