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学长一听,大喜。

他之所以下血本,出炼符材料,就是为了激励更多的老生参赛。

毕竟上一次的符斗中,一番苦战下来,三局两败一平的结果,让参赛的老生都丢了面子的同时,也丢了信心,没有人再愿意参赛。

可是等到宫学长定睛一看,才现说话的人却是叶凌月.

他不禁纳闷,叶凌月不是还在学念咒嘛,怎么突然这么踊跃起来了?

只是这次的符斗,由叶凌月这样刚加入的新生参加却是不合适的。

毕竟初级符师班的十个班级,那些参加符斗的老生,都是老手。

他们中不少人,都曾经代表过学院,外出参加过符箓。

其中不少人的实力都不下于苗学姐,有些人的实力,更在苗学姐之上,堪比中级符师。

而叶凌月,是新手。

就算早前靠着小聪明和追命五雷箓打败了于念之,但是终归是新手。

遇到了老道的老生,获胜的机会几乎就是零。

七班的那些老生们,见叶凌月主动报名参加,都小声议论了起来。

“是那新生,她来分院,不满三个月吧?”

“可不就是她嘛,她不是一直在学习念咒,翅膀都还没长硬,居然就想参加符斗。”

“让一个刚加入七班不久的新手去参加符斗,其它班的符师们还不要笑掉大牙。”

那些老生们自己没胆量参加符斗,可也不愿意让一名新生参加符斗。

“凌月,你的勇气可嘉,可你该知道,符斗并非儿戏,而是真刀真枪的比试。稍有不慎,就会受重伤。”

宫学长也苦口婆心地劝道。

“学长,多谢你的劝告,但是我还是想试试。想不到,七班那么多的老生,居然没有人敢报名。大伙都是七班的一份子,眼下七班面临荣誉之战,难道你们都要袖手旁观?尤其是和我一起进来的新生,要知道,七班再输两次,我们所有新生就都丧失了参加新生大赛的资格。”

叶凌月说罢,扫视着四周。

那些老生们听了,不禁面红耳赤,同时又有些恼怒。

有好事者更在心底,将叶凌月骂了个透。

至于那些新生们听罢,听完之后,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他们纷纷窃窃私语了起来。

就像是神族对人族歧视一样,在七班,老生和新生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

新生无论在资源分配还在地位上,都远不如老生。

新生们早就受够了这种被压迫的日子。

叶凌月的话,就如一时激起了千层浪,引来了大家的共鸣。

“说得没错,没理由一个女孩子都敢报名参加,我们反倒成了缩头乌龟。下个月的符斗,算我张鹏一个。”

一名男新生站了出来。

“还有我,我也要参加。”

又有一名叫做程芳菲的女新生也站了出来。

再接着,又有两名新生也参加了。

五个参加下个月符斗的学员,很快就产生了。

宫学长见了,一个头两个大,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的七班符斗的队伍,居然全都是由新生组成的。

要知道,这批新生加入符箓学院全都不满三个月。

他们中有些人,甚至连念咒,都还只是初涉而已。

“真是一群不识好歹的新人,把符斗当儿戏,到时候他们就知道厉害了。”

“可别到时候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些老生们冷嘲暗讽着。

他们虽然没有胆量参加符斗,但是也不想眼看那些质量上乘的炼符材料,落入新生之手。

“宫学长,除了得到炼符材料,我们还有一个条件。”

叶凌月再看了一眼那些老生。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可以提出来。”

宫学长再说道。

“若是这次符斗,七班能够重回前七,我们要求,老生将上一个月从新生那克扣得来的炼符材料,全都交出来。”

叶凌月见这帮老生,早就已经不顺眼了。

当初有苗学姐在,他们气焰很嚣张。

如今苗学姐不在了,他们依旧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她忍他们已经很久了,也是时候,给他们个下马威看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

“真是笑话,你们这群新生,也太狂妄自大的了,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还想重回前七?如果你们真的做到了,别说是炼符材料,从今往后,七班的所有事,我们老生就全都听你们新生的。”

那群老生的代表不屑道。

他们才不相信,就凭一群完全没有经过符斗训练的新生,能够打败其他符师班经验丰富的老生。

叶凌月等的就是老生们的这句话。

她当场和老生的代表击掌为誓,以这次符斗为赌注。

宫惜见事已至此,也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在当日的学习结束后,将叶凌月单独地留了下来。

不等宫学长开口,叶凌月就主动说道。

“宫学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如今的七班,群龙无,就如一盘散沙。如是想让大伙儿重新团结起来,这次符斗,我们非赢不可。”

尽管和苗学姐不和,可叶凌月不得不承认,苗学姐就是整个七班的核心力量。

她在时,七班还能在初级符师班中立足,可她一死,七班的形势只会每况愈下。

叶凌月早前也怀疑过苗学姐的失踪有问题,在学院确认了苗学姐的死讯后没多久,叶凌月就收到了娘亲云笙的一封信。

云笙在信中提醒叶凌月,苗学姐等人是她杀的。

叶凌月若是想在符箓分院真正站脚步,就必须以自己所在的七班为立足点。

再慢慢在符箓分院崛起,只有这样,她才能在年后的新生大赛,甚至是新生是脸上,大放异彩。

这一次的符斗,就是叶凌月证明自己的最佳的机会。

她必须取代苗学姐,成为整个七班新的核心力量,甚至是成为符箓分院的领军人。

叶凌月说话之间,身上散出了一股自信的气势,也就是这种气势,竟是感染了宫学长。

他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我就给你和那些新生一次机会。但若是你们失败了,你们五人,都将会被驱逐出符箓分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