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族的这些旧部的存在,只有奚九夜才知道,就连风谷神帝和兰楚楚都不知道。

尽管风谷神帝也一力扶持他,但是奚九夜并没有完全相信风谷神帝。

他自小家破族亡,小时候的日子过得极其艰难。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好。

当年他父亲奚三千刚被杀时,他曾前往诸神山寻找风谷神帝。

奚三千曾经是风谷神帝座下最得力的大将,奚九夜原本以为,风谷神帝一定会为自己做主,严惩杀人凶手夜北溟。

哪知道火炎帝君出面干涉之后,夜北溟和云笙只是象征性地被流放到了荒凉的八荒,夜北溟后来还因为开荒有功,得了神尊的封号。

当时还是幼童的奚九夜,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他又前往诸神山,但最后却被无情地驱赶出来。

再然后,他又逐一去寻找父亲的昔日旧友,可没有一个神尊或者是主神肯帮助他。

那时候,奚九夜心灰意冷。

直到他蛰伏数年,加入军团,后又到风神院进修,而后崛起于军团。

恰好那时候,他又和兰楚楚重逢,风谷神帝才注意道他。

风谷神帝现了他的潜力后,才一力扶持他。

风谷神帝选择自己,也仅仅是因为他这一系所出的子嗣中,没有一个成器的。

像是那个兰苍,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整日不学无术,沉迷于酒色之中。

风谷神帝只是想控制他,甚至是借着他的手,将长生神帝一脉也掌控在手中。

呵~

风谷神帝也太小看他奚九夜了。

谁也不知道,他已经在包括四大神院以及十三军团里,留下了自己的耳目,天罡殿的十余万神兵,也全都在不为人知。

时机一旦成熟,别说是八荒神尊夜北溟,就连风谷神帝,他都要一并拿下。

“娘,您不让我报仇,可是孩儿身为奚族的一份子,却不愿意忘本,再过不久,我就会用夜北溟夫妇的头颅,祭拜爹爹的在天之灵。”

奚九夜斩钉截铁地说道。

当年奚九夜的娘亲死前,曾再三告诫一定不要报仇。

奚九夜当时还不明白,待到他稍长大一些,进入了军营,他才知道,娘亲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听说了神界的谗言。

神界有传闻,当年夜北溟一怒之下杀了奚三千,是因为奚三千狼子野心。

想要夺取界神之位,控制人界,为此,奚三千当年还残害了不少人族,更抓走了当时还是界神的冥王妃。

这谣传,奚九夜是不信的。

他的爹爹,是顶天立地之人,怎么会做出那么卑鄙的事。

在奚九夜看来,那一定是夜北溟夫妇刻意散布出去,也是因为这样,奚九夜对夜北溟夫妇愈的仇恨。

想到了当年的往事,奚九夜不由又想起了兰楚楚来。

若非是有兰楚楚出手相救,他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无论风谷神帝对他有何居心,但是兰楚楚对他却是一心一意的,多年不变。

想到这些,奚九夜的心又软了几分。

他看了看时辰,决定去兰楚楚的寝宫。

他也没带内侍,走到了兰楚楚的住处。

寝宫外,侍女见到了奚九夜,正欲通报,却被奚九夜制止了。

他知兰楚楚这些日子睡眠不大好,这个时辰应该还在睡着。

他也不愿叫醒她,打算看看女儿就走。

奚九夜径直走了进去,刚走进,就听到了一阵婴孩的啼哭声。

“哭什么哭,奶娘,快过来,把她抱走!”

只听得一阵瓷枕打破的声音,兰楚楚尖着嗓子骂道。

婴孩哭得更大声了。

奚九夜脚步一顿,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奶娘和几名侍女快步走了进来。

看到奚九夜时,奶娘和侍女都吓得跪倒在地,满脸的惶恐不安。

“神尊大人。”

听到了外头的动静后,兰楚楚也惊到了。

她抬头一看,就见奚九夜站在了外面,他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兰楚楚一阵心慌。

她不施脂粉,披头散着,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不堪,原本就只有巴掌大的脸,变得越消瘦。

和平日奚九夜看到的那个温和美丽的神妃形象截然不同。

小公主是兰楚楚和兰苍生下来的孽种,兰楚楚一直很不喜欢她。

平日只有奚九夜在的时候,才会象征性地抱一抱。

她这些日子睡得不好,一听到哭闹声就来气。

方才恨不得一把摔死了那祸害,哪知道恰好被奚九夜看到了。

女婴的哭声越来越大。

“都起来吧,先哄一哄孩子。”

奚九夜压下了心底的诧异,淡淡说道。

奶娘这才如释重负,连忙上前,哄起了小公主来。

婴孩哭闹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兰楚楚让侍女们退下后,走到了奚九夜的身旁。

“兰儿,你这些日子,情绪有些不对。我不在的这段日子,是不是生了什么?”

奚九夜与兰楚楚相处了数百年,还从未见过她这么失态。

他再怎么迟钝,也感觉到了,兰楚楚变了。

她以前从不做噩梦,也不会胡乱打骂下人。

兰楚楚忙垂下了眼来,掩饰着眼底的慌乱。

难道是九夜哥哥现了什么,还是兰苍那畜生说了什么?

兰楚楚一颗心,就跟揣了兔子似的,七上八下着。

但是细细一想,兰苍那种懦夫,怎么敢告诉奚九夜,要是奚九夜知道了真相,只怕会立刻杀了他。

兰楚楚心思稍定,她想了想,红着眼说道。

“九夜哥哥,我并非是有意的,一想到洪明月就要生了,我……我就……我不是因为她要生下皇嗣才担心,我是一想到,她要和我共侍一夫……”

兰楚楚本还想趁着洪明月还没生前,暗中让她滑胎。

可是那洪明月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小心谨慎的很,无论是吃什么,还是去什么地方,都是一路提防。

到了后来,风谷神帝也放下话来,让兰楚楚稍安勿躁,等孩子生下来后,他自有安排。

兰楚楚又让玉手毒尊暗中观察过,洪明月这一胎怀的必定是男婴。

加上奚九夜这些日子若即若离,兰楚楚心中有担忧,也是情理中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