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娘亲知道你很担心小吱哟和小乌丫,可以你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和须弥方仙相抗衡,更不用说去闯十三神魔岛了。那两孩子,都是福缘深厚之辈,不会有事。你好好完成试炼,娘亲会想法子救出小吱哟。你要答应娘,除非你完成了新生历练,进入了九重神渊,否则绝不可去找须弥方仙要人。”

比起夫君夜北溟和儿子夜凌光,云笙最担心的还是女儿叶凌月。

她也知道叶凌月和小吱哟的关系好,小吱哟落入须弥方仙之手,她必定会很担心。

不过云笙也打听过,须弥方仙最近听说得了一头血统极其罕见的荒兽,这阵子正在努力驯化,但是一直没有结果,想来说的就是小吱哟。

这也就是说,小吱哟暂时都是安全的。

云笙也会想法子,想法子救出小吱哟。

一直到了黄昏前后,云笙才辞别了叶凌月,动身离开长生神院。

云笙的这次来访,让叶凌月对神界如今的形势又更加清楚了一些。

早前她以为,她和奚九夜的恩怨情仇只是个人问题,如今看来,已经变成了两方势力的角力。

神界的四大神帝之间,原本都是势均力敌,各不相干。

可如今的长生神帝年老,这种形势就被打破了,一旦不平衡,整个神界的格局就会被打破。

叶凌月目送着云笙离开,暗暗在心底决定,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

“须弥方仙……奚九夜……”

云笙离开了长生神院,心中也是思绪万千。

她方才只是告诉了叶凌月一些事,但是为了不让女儿担心,她还隐瞒了一些事。

譬如神帝的继承权最终是由军团元帅决定的,如今的神界十三大军团的元帅都是和几大神帝差不多同一时间出现的。

他们这些人中,其实不乏有实力出众,甚至是不下于神帝的至强者。

他们对于神帝继承人的事,未没有意见。

现如今,他们也已经开始纷纷站队,由于风谷神帝的支持,奚九夜已经笼络了十三大军团中的五六名元帅的支持,而另一方面须弥方仙为代表的方仙势力也在挥其作用。

云笙想得出神,这时,她留意到了身后有几股力量波动。

身后,苗学姐带着几名符箓分院的老生,在暗处一脸嫉恨地盯着云笙的背影。

“你们打听清楚了,那女人真的是叶凌月的姐姐?”

苗学姐这阵子被关禁闭,眨眼一个月过去了。

原本以为,宫学长只是一时之气,等到符斗一过,七班的成绩若是不尽如人意,宫学长就会息事宁人。

上月的符斗,初级符师七班的成绩已经大幅度下降,可是宫学长却没有半点要让宽恕苗学姐的意思。

苗学姐又气又急,原本今日想找宫学长一谈,哪知道恰好就遇到了宫学长正在和容貌很是出众的女子搭讪。

宫学长的那份殷勤劲,让苗学姐很是恼火,于是就让人去打听了那名女子的来历,一打听,知道此女居然是叶凌月的“姐姐。”

新仇加上旧恨,苗学姐愈不肯放过云笙。

她不敢在长生神院对叶凌月下手,但是对叶凌月的“姐姐”那就不一样了。

云笙虽是察觉了有人在她身后,但感觉那几股力量都很是微不足道,看样子,像是早前在长生神院里遇到的那些学员们。

她只以为是长生神院的学员们偶然经过,倒也没放在心上。

“站住!”

苗学姐和几名学员们蹿了出来,拦在了云笙的面前。

“几位?请问有何贵干?”云笙见这几人都穿着长生神院的学员,语气还算是客气。

“你是叶凌月的姐姐?哼,果然是一家子,做妹妹的整日骚弄足,做姐姐的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狐狸精。”

苗学姐一看到云笙那张脸,就一肚子的火气。

“姑娘怎么知道,我们一家子,还真都是狐狸精,只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当得起狐狸精的。”

云笙不怒反笑,抚了抚头,冲着苗学姐和那几名学员抛了一记媚眼,用上了天狐的魅惑之力。

云笙这话倒也不夸张。

云笙本就是九尾天狐,拥有最纯净的天狐的血统,叶凌月有她一半的血统,说是狐狸精,也不过火。

那一眼,却是让那几名男学员都看得目瞪口呆,个个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混账,你们都昏了不成,给我醒一醒。”

苗学姐气得不清,手中多了一张低级符箓清心箓。

清心箓化为了一道符光,变成了一缕清风。

那几名学员顿时清醒了过来。

“初级地箓?你们是月儿的同窗?”

云笙最初只是想吓唬吓唬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学员,但是看到对方一出手就是初级地箓,心底的戏谑之意顿消。

“谁是那小贱人的同窗。就凭一个连念咒都不会的新手,也配进符箓分院?”

苗学姐不屑道。

她人虽然不在符箓分院,但是这阵子,一直让人密切监视叶凌月。

早前那一场别开生面的“新生见面礼”,让苗学姐一度怀疑,叶凌月是个深藏不露的。

但是一监视,才现,叶凌月压根就不是什么厉害的符师。

她这些日子,反反复复就是在练习念咒。

念咒,那是基础班的学员时,就应该掌握的,叶凌月连念咒都不会,证明她根本没什么实力。

这愈让苗学姐确定了,叶凌月一定是靠着宫学长的关系进来的,两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如今又多了一个云笙,这怎能让苗师姐不恼火。

“你说谁是贱人?”

云笙变了脸。

“谁勾引宫学长,谁就是贱人。你们几个,把这女人拿下,谁先拿下这女人,她就归谁了。”

苗学姐压根没将云笙看在眼里,她早就看清楚了,云笙周身压根没什么神力波动。

她一挥手,几名男学员就围住了云笙,用一种极其猥琐的眼神打量着云笙。

“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和你们玩玩好了,说起来,我也已经很久没和人动手好了。”

云笙说罢,笑着走上前去。

~女人病作,昏睡醒来就凌晨了,容许大芙子虚弱一两天,今天余下的更新在白天,讨个周一冲榜的票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