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苗学姐是名二十七八岁的麻子脸女符师。

此时,女子随手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着,那张符纸就落到了墙壁上。

那张符纸一碰到墙壁上,墙壁上就化成了一面镜子。

镜子里,出现了一名妙龄女子。

和苗学姐的满脸麻不同,那女子肌肤胜雪,长眉若柳,一双眸顾盼生辉。

那女子不仅容貌绝美,而且身材也很是出众,款款走来,就让人看得三魂没了六魄。

符镜的正是叶凌月。

“狐狸精!”

苗学姐一看叶凌月那张男人女人看了都要抓狂的脸,再看看自己这张毫不起眼的脸,就如打翻了一坛子的老陈醋,又酸又涩。

“都准备好了没?”

苗师姐冲着那些学员们使了个眼色,初级班的学员们纷纷拿出了一些地箓来。

其中有各式各样的地箓,常见的有风箓、火箓、冰矢箓,地刺箓,少见的有霉运箓、衰弱箓,总之初级符师班里的学员们会的各种地五花八门,而这些全都是用来对付叶凌月的。

地箓的数量,不下百来张,别说是对付一个新生,就是用来对付一名内院的老学员都绰绰有余了。

苗学姐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狐狸精不就是仗着一张脸,勾引得宫惜学长神魂颠倒,对其各种包庇赞赏嘛。

她今日就要让那狐狸精毁容,让她在初级符师班混不下去。

原来,这苗学姐是宫惜的脑残粉,当初她就是慕名宫惜前来符箓分院报名的。

只可惜,宫惜对她没有半点好感都没有,而且每回遇到她,都退避三舍,逃得飞快。

可最近,苗学姐却听说,宫惜对一名新来的女新人照顾有加,一打听,才知道那人就是叶凌月。

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苗学姐认定了叶凌月勾引了宫惜,就想趁着她第一天来报道时,狠狠教训她一顿。

“你们几个,去门口守好了,等到那新生一进来,你们就立刻使用那些地箓。我倒是要看看,新生考核第一批抵达的,会是怎么样的天才人物。”

苗学姐一挥手,那些学员们就埋伏在了门口,就等叶凌月走进来时,一起偷袭。

众人准备就绪,他们全都眼巴巴看着门口,就等“小新人”叶凌月上门。

众人只顾着盯着正门口,却没有留意到,在屋舍的窗台上,有几头嗜血蛇蜂在那里蹲点了半天。

苗学姐在内的那些学员们说的话,全都落到了叶凌月的耳里。

啧……

真是流年不利,居然莫名其妙就招惹上了初级符师班的人。

叶凌月召回了几头嗜血蛇蜂后,若有所思着。

“主人,那群兔崽子太不识相了,要不要我和小噩兔去教训教训他们?”

囚天和小噩兔主动请缨。

“不用,这是我和初级符师班的事,既然是符师间的矛盾,就用符师的方法争高下吧。”

叶凌月笑了笑。

她想了想,从自己的生命乾坤袋里取出了一张地箓来。

那地箓是她早几日一时兴起,炼制出来的,炼成后,叶凌月还觉得没有多少用处,想不到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

只见她指间微微一弹,一道灰火凌空而出,那灰火正中走廊高处的一张鹰眼符上。

那鹰眼符转瞬就被烧成了焦炭。

“人呢,怎么不见了?”

屋舍里,正在等待叶凌月前来的苗学姐等人,忽然现符镜上,一团迷糊。

叶凌月的身影看不清了,苗学姐正困惑着。

忽听到屋舍外,有人的脚步声传来。

苗学姐当即做了个手势,众学员都眼巴巴看向了门口。

叶凌月的手,已经落到了门上,下一刻,就要推门进来。

可就在门即将被推开的一瞬,一道黑光先飞了进来。

众学院只觉得眼前一黑,屋子里,一下子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候,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叶凌月来了!”

那些初级符师们,一听到叶凌月进来了,手上的地箓就全都念念有词,吟唱的同时,手中的地箓一股脑丢了进去。

刹那间,整个屋舍里就如点燃了五颜六色的烟花。

各色地箓的符光嗖嗖嗖乱飞。

一时之间,地箓满天飞。

“哎哟,谁用冰矢射我。”

“我的胳膊,被风刃砍中了。”

“我的衣服!起火了起火了!”

一时之间,屋舍里鬼哭狼嚎。

而在走廊上,有一人正倚在了门上,嘴角噙着笑。

宫惜闻询赶到时,已经是一刻钟之后。

屋舍里,早已是一片狼藉。

当时的场景,就像是炼符失败,生了符爆。

各种地箓的残骸还留在地上,几十名学员中了乱七八糟的地箓,脸色蜡黄犹如大病了一场。

连屋顶,都被掀翻了。

还有一些学员被多种地箓击中,鼻青脸肿。

就连那苗学姐,屁股上也挨了一箭冰矢量,头被一个火球击中,眉毛头全都烧了个精光。

倒是站在苗学姐身旁的叶凌月,一身院服纤尘不染,连头都没乱一根,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

如此的情景,让宫惜看了想笑又想怒。

他只得强忍着一口怒气,瞪着眼,目光在叶凌月和苗学姐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扫着。

“你们俩,谁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

“宫学长,是她在惹事,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大伙混乱成了一团,都受了伤。”

苗学姐见了心上人,再想想自己的丑样,嘤嘤哭了起来。

苗学姐不哭还好,可这一哭,她原本就被烟熏黑里的脸上,一道黑一道白,越的惨不忍睹。

宫惜简直是无法直视他了。

他连忙转过头去,心中默念着,他必须立可去草拟一条新的院规,明年开始,颜值不高的学妹一定不能招!

“叶学妹,苗学妹说今日的事与你有关,你有什么要解释的不?”

“宫学长,冤枉啊,我什么都没做。什么混乱,什么符箓,我一样都没做过。你要不信,可以检查下现场,这里所有的符箓,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叶凌月一脸的无辜。

她真的什么都没做。

她只是喊了几声,顺便往屋子里丢了一张“迷踪箓”而已。。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