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怪物体内的煞气会突然重新复,叶凌月早前还以为,小怪物体内的煞气,已经被控制住了。

还是说,兰天佑说了什么,激怒了小怪物,这一切,叶凌月询问程岳,程岳也是一问三不知,所有的答案,都只有小怪物一人能够解答。

叶凌月先去符箓分院向宫惜告了一天的假,随后就在外院的各个角落,寻找起小怪物来。

叶凌月脚下穿梭,晨雾已经渐渐散去,偌大的外院,从丘陵到密林,叶凌月根本不知道小怪物去了哪里。

找了足足一个白天,叶凌月等人都没有找到小怪物。

眼看暮色将至,黑暗渐渐笼罩了整个天空,依旧没有小怪物的下落。

叶凌月让程岳先行回去,自己依旧披星戴月,在山林间寻找着失踪的小怪物。

“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

一直到了第二日的黎明前后,小怪物已经足足消失了一天一夜了,叶凌月开始担心,她担心小怪物一时想不开,离开了长生神院。

神界这么大,想要找一个人太难。

更何况,小怪物如今的情况也不稳定,若是他身上的煞气被人现了,必定会被人当成异类。

就在叶凌月担忧之际,她忽是想了起来,她曾用鼎息替小怪物治疗过,按理说,小怪物的体内应该还残留着一部分的鼎息之力。

叶凌月于是祭出了乾鼎。

小小的黑鼎,在黎明最黑暗的夜色中,出了昏暗的光,它就如一座灯塔,照亮了四周。

这时,乾鼎忽然微微一颤,朝着外院的某个方向掠去。

叶凌月当即就跟着乾鼎,一路飞纵而去。

足足越过了几个山头,叶凌月到了一片人迹罕至的荒野地里。

前方有几座破旧的阵屋,看样子是受恶劣的天气的影响,这一带已经被废弃了很久。

在阵屋的旁边,有一口荒井,荒井的旁边,有几道凌乱脚步。

脚步还是新的,叶凌月迟疑了下,扒开了半人多高的野草,走了过去。

井下,有一团黑影缩在那里。

小怪物蜷缩在一口荒井里,全身都被露水打湿了。

在逃离阵屋之后,小怪物本能地想要逃避开人群。

他一路疾行,直到看到了那口古井。

那口井让他想起了自己在梅园的那口井,那口他自出生后,就长期隐藏的黑暗的,散着潮湿和霉臭味的井。

对于别人而言,那只是口废弃的井,可对于小怪物而言,那口井就是他最好的栖身之所。

这里就如摇篮般,让他安心。

他不知躲了多久,外边生的一些喧嚣,也全都被他遗忘了。

直到他听到了声响时,身子犹如惊吓的小兽,颤了颤。

他的背弓了起来,眼底的红光还未隐去。

“是我。”

叶凌月走了过去,小怪物看到是叶凌月,依旧是一脸的戒备。

他的咽喉里,咕哝着,出了犹如困兽般的声响。

“兰天佑到底说了什么?”

一听到“兰”字,小怪物的身子剧烈颤抖了起来。

他的脑中,再次出现了那一晚。

他被困在了井下,四处都是火,都是烟,井口被死死的封死了。

娘亲的脸,化成了恶鬼的脸,她大声地诅咒他是恶鬼,让他去死。

他还看到了父亲的背影,北境神尊,那个高高在上,在神界无数人的心目中,犹如战神般的男人,冷酷地越走越远,只留给了他一个冰冷冷的背影。

“坏人……统统都是坏人。”

小怪物骤然掠起,双手扼住了叶凌月的咽喉,将她狠狠地撞倒在地。

“曾四轩!”

叶凌月只觉得气息一窒,扬拳击向了小怪物。

她也不敢动用太多气力,生怕伤了小怪物。

可一拳落下,小怪物根本是不痛不痒。

“我不叫曾四轩!”

小怪物加重了手上的劲道,锋利的爪在叶凌月白皙的脖颈上,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鲜血的气味,让小怪物的鼻翼剧烈的收缩着。

这让他想起了人血人肉的滋味。

体内的煞气,蹿动的更加厉害。

娘亲说他是怪物。

他本就是怪物,哪怕是冠了他人的姓名,他本质还是个怪物。

既然是怪物,他就当个真正的怪物好了。

吃人肉,食人血,这本就是他的天性。

小怪物狞笑着,指一根根收拢,他蓦然俯下身,对准了叶凌月细腻的脖颈,狠狠咬了下去。

可就在他俯身的瞬间,他的眼眸落到叶凌月的脸上。

那双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明亮的月眸,定定地盯着他。

那目光,仿佛要看穿他的灵魂。

小怪物的呼吸有些乱了,他盯着叶凌月的眼,再是眉宇、鼻还有唇。

女子身上,特有的那股药草般的香气,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想了起来,曾经有那么个人,循循善诱告诉他。

“人不是野兽,不能食生肉饮活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从今以后,你就叫曾四轩。这是你的名字……这是我的名字,我叫做叶凌月,记住,叶凌月。”

女子精致小巧的脸上,满是亲切的笑,她握着他的手,教他用筷子,教他写字,一笔一划,很是认真。

她不会看不起他,她接纳他,就如至亲。

曾经经历的美好,在那一刹那间,冲开了他心底的黑暗。

犹如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小怪物骤然收开了手。

“我,我做了什么。疼……疼么。”

他惊慌失措的,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大孩子,手忙脚乱着,想要替叶凌月包扎脖子上的伤口。

他心里悔恨交加,泪水湿漉漉的,滚烫滚烫,滴落在了叶凌月的脸上。

“我没事,这么点小伤,死不了。”

叶凌月见小怪物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松了口气。

若是再迟一步,她只怕又要用乾鼎砸晕他一次了。

叶凌月话还未说完。

身子骤然一倾,已经被一双铁臂给牢牢禁锢住了。

虽是很喜欢小怪物,可对方终究是异性,叶凌月除了和帝莘这般亲近过之外,还从未和第三人这般亲密过,她本能地就想要推开小怪物。

~翻下一页,投下月票推荐票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