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惜在外院,可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可那也仅仅是在外院。

任屠天在内院倒也不算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但是他有个姐姐叫做任萱,此女在内院可是一霸,常年霸占长生碑前五。

加之任萱的父亲又是一个中等神境的神尊,姐弟俩在长生神院里,鲜少有人敢惹。

而且宫惜因为某些缘故,不能进入内院,这样一来,想要买回血婴果,无疑是难上加难。

“宫学长,你就不要郁闷了,相信叶学妹和曾学妹也是深明大义之人,想来不会责怪你的。”

刘旭劝着宫惜。

“关老,你可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购买到血婴果?”

宫惜犹不死心。

关老古怪地看了宫惜一眼。

这小子什么时候转了性了,居然真的对名新晋的女学员那么上心?

就算是对方真的天赋不错,但是以宫惜的脾气,绝不可能因为怜悯对人如此关照。

被关老看得头皮麻,宫惜只得说道。

“关老,实不相瞒,其实血婴果事小,只是那人答应了我,只有找到了血婴果,才会告诉我三级天雷之力的提取之法。”

三级天雷之力?

宫惜这话一出口,刘旭没什么反应,可关老的反应可就大了。

“什么?你说有人知道三级天雷之力的提取之法?”

对于符师而言,尤其是中级以上的符师,他们已经能够炼制大部分的地箓。

其中的佼佼者,若是能收集到三级以上的自然神力,譬如金木水火土、雷、风、时、空之力的话,就有一定的几率能炼制出天级的天符。

而关老和宫惜,无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两人早就想尝试着炼制天符,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最纯粹的三级自然神力。

早前叶凌月告诉宫惜,她有法子提纯三级天雷之力,宫惜这才答应,帮助叶凌月购买血婴果。

“千真万确,我今年刚招募的一名学妹就懂得炼制天雷之力。”

换成了别人,宫惜恐怕还不会相信。

可是宫惜是看过叶凌月使用过追命五雷箓的,叶凌月的那五雷箓虽然很粗糙,但是炼制出来后,天雷之力,的确很惊人。

“新招收进来的学员?怕是连初级符师都不是吧?”

关老一听,满脸的不信。

一个初级符师都不是的新手,怎么可能懂得那么高深的提炼之法。

“她的确还没通过符师考核,但是她的天赋的确不俗,关老若是不信,我可以带她前来拜见。”

宫惜忙说道。

“那就不用了,我怎么知道,那新手是不是那小子送过来偷师的。等到她达到了初级符师后,再来见老夫也不迟。不过我倒是可以先卖你们个人情,告诉你们获取血婴果的其他方法。”

关老对这名所谓的新学员虽也很好奇,但还是抱着谨慎态度的。

东殿也不是随便什么学员都可以来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新生,关老对其也不了解。

关老告诉宫惜,东殿没有血婴果,但是在长生碑上,曾经有人出过悬赏任务,任务的报酬就是一枚血婴果。

“你也许可以带着两个小学妹前去长生碑看看,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看到那个任务。”

关老还真是替宫惜指了条明路。

只是这个消息,让宫惜喜忧参半。

喜的是,血婴果还有机会。

忧的是,新生入学后第三个月,才能接长生碑上的任务。

这就意味着,曾小雨和叶凌月至少要再等两个月。

无论如何,宫惜还是决定将消息先带给叶凌月她们。

这时,与罗刹烟柳缠斗着的温雪也已经有了结果。

只听得嘭的一声,那团粉色缭绕的烟雾陡然散开。

温雪俏脸红,身上有多处伤痕,但是脸上却洋溢着欢喜之色。

烟雾退去之后,那一棵罗刹烟柳终于化为了一道绿影,落到了温雪的手中。

“成功了!”

刘旭欢喜不已。

关老也颔了颔。

“罗刹烟柳已经承认了你这个宿主,你可以随时开始神印觉醒。”

温雪朝着关老行了一礼,欢天喜地和刘旭一起返回住处,神印觉醒去了。

只有宫惜,则是一脸的忧心忡忡,想着怎么和叶凌月等人交代。

等候在长生殿外的叶凌月和曾小雨正翘以盼,等待着宫惜的消息。

哪知道左等右等,没有看到宫惜。

“月姐姐,我们快走。”

曾小雨看到了东殿的方向,走出了于念之一行人。

一看到于念之,曾小雨就扯了扯叶凌月。

叶凌月也懒得与此人周旋,想要闪身避让时,却被眼尖的于念之逮了个正着。

“慢着,你们俩站住。看到任少,连行礼都不行,成何体统。”

叶凌月今日的于念之一脸的卑躬屈膝,看上去颇为卑微,俨然一副奴才的嘴脸。

说起于念之,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他在外院也算是一号人物,早前他挑拨刘石去袭击叶凌月等人。

只是这事后来也不知怎么被宫惜知道了,宫惜就暗中找人教训了下于念之。

宫惜也是狡猾,知道不能直接教训于念之。

就命人在于念之的初级阵屋旁贴了几张魑鬼箓。

那箓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是每到了夜间,就会鬼哭狼嚎,一阵鬼影重重。

于念之早年也杀了不少人族神启者,坏事做得多了,难免会被吓得够呛。

几日下来,吓得面黄肌瘦,夜不成寐,只得是匆匆换了间阵屋。

后来也不知他怎么就和内院的任屠天搭上了关系,这才免去了被宫惜一直“关照”的噩运。

内院的学员,历来眼高于顶,平日连正眼都不会看一下外院的学员。

任屠天对于念之另眼相看,也是因为他是神尊之子。

于念之有心刁难叶凌月等人,这一说,任屠天等人都留意到了她们俩。

这一看,任屠天眼前就不由一亮。

却见一女子,犹如出水芙蓉,面若清纯之间带着几分妖娆,那身段,更是风流绰约。

长生神院内院那么多出众的美女,恐怕也就只有风姿姿和自家姐姐任萱能和此女相提并论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