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俩小娃娃,可是想通了?”

早前温、刘两人到了东殿时,关老就已经留意到了他们。

长生神院里,双修伴侣并不多。

即便是有,在毕业之后,也往往会因为利益关系,分道扬镳。

但是若是坚持下去,将来必定是前程不可限量。

这一点,看神界为数不多的几对爱侣就可以知道。

像是现在神界风评颇佳的八荒主神夫妇,就是在成神之前,就是一对爱侣。

两人的修为比起其他神境的神尊而言,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作为长生神院的老人,关老也很希望,眼前的刘、温两人,也有那样的一天。

早前关老见两人迟疑未决,也就没有出声提醒。

看两人去而复返之后,眉宇间再无犹豫之色,关老就已经知道,他们已经想明白了。

“关老,我想要购买那一株罗刹烟柳。”

温雪坚定地点了点头。

看到了关老只是一手,就击杀了魔鬼鲸的兽魂,温雪越坚定了自己决心。

她希望变得更强,有朝一日也像这位关老一样,素手乾坤,和刘旭神界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罗刹烟柳的价格是一百万潜力值,你们应该也知道东殿的规矩吧?”

关老睨了眼温雪,心道这娃儿的眼光倒是不错。

这罗刹烟柳的确适合她,只是这娃儿能否顺利得到罗刹烟柳,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宫学长已经和我们说过了,我愿意一试。”

在东殿购买兽魂和植魄,省去了去野外猎杀的麻烦。

但为了让学员们不过度依赖东殿的便利,在东殿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则,购买了兽魂植魄之后,不可立刻吸收,只有兽魂和植魄承认了宿主之后,才可以真正获得。

但若是最终没有法子赢得兽魂和植魄的认可,那你早前消耗的潜力值也没法子再返还。

所以购买的学员除非有十成十的把握,否则也不会轻易出手。

温雪说罢,关老颔,只见他手一抹,长生令上的潜力值就生了变化。

温雪的长生令上,潜力值直接变成了零,刘旭的长生令上,潜力值也一下子减少了三十万。

而那一个标识着罗刹烟柳的金色灯笼,则晃悠悠着,从殿上飘落。

在灯笼飘落的一瞬,原本被封印在了灯笼的罗刹烟柳的植魄陡然现身。

只听到一阵犹如罗刹女鬼的咆哮声,那翠色的烟柳里迎风飘荡,在柳枝摇曳之下,大量粉色的迷雾飘了出来。

那迷雾迎风荡漾,瞬间就包围了温雪。

烟雾里,罗刹柳的柳枝飞扬,犹如无数的鞭子,席卷想来温雪。

温雪也是毫不示弱,只见她周身神力氤氲,两者交缠在一起,不知孰强孰弱。

宿主想要驯化兽魂和植魄,大多需要一番周折。

运气好的,一日即可驯化,运气差的,据说有半年一载的。

若是遇到了上古神兽,有时候甚至需要数十年,传闻当年四大神帝这一的火炎神帝的坐骑,就是驯化了百年才得来的。

温雪的罗刹烟柳自然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但究竟结果会如何,不到最后一刻,旁人也是不得而知。

刘旭一脸焦急,一旁的宫惜怕了拍他的肩膀。

“不用担心,温学妹不会有问题的。”

两人退到了一旁,等候着温雪的结果。

“关老,在下今日前来,其实还有一事相求。”

宫惜趁着这个空挡,走到关老身前。

关老翻了个白眼,咕哝了句。

“你小子还不死心,我说过多少次了,回春箓不是你这种心浮气躁的小子可以学的。”

“关老误会了,我是想购买血婴果。”

宫惜一脸的涎笑。

“血婴果?你小子要那玩意干什么?”

关老有些意外。

血婴果是一种神果,炼丹倒还是不错,但是宫惜主攻炼符,血婴果就算是到了他手里,也没有多少用途。

“符箓分院里最近来了个小学妹,她的身子不大好,需要用血婴果,我身为他的师兄,责无旁贷,一定要好好关照小学妹。”

宫惜一脸的怜惜样。

“呸,你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好心过了,我不能帮你小子祸害无辜的女学员。”

关老满脸的唾弃。

宫惜这小子,天生的花花肠子,一定是看上了人家小学妹,才会那么殷勤。

要知道这小子平日在符箓分院里,有个绰号叫做“宫扒皮”,那些符箓分院里的男学员们,哪个没被他祸害过。

“冤枉啊,关老,那小学妹才只有八九岁,我就算是再不要脸,也不好打她的主意啊。”

宫惜无语。

“谁知道你小子是不是想来个媳妇养成,或者有什么恋童癖,别说老头我手上没有血婴果,就算是我有,也不会卖给你。”

关老翻了个白眼。

“真的,关老你一定要信我,那小丫头自小右腿残废,但是颇有炼符的天赋,我是想好好栽培她,你要是不信,我可以……不对!你说你手头没有血婴果?”

宫惜懵了,再看看刘旭。

刘旭也是一脸的茫然,他忙向东殿的另外一个侧殿走去。

刘旭和温雪早前分明就在东殿的一个侧殿里,看到了一个标示着“血婴果”的灯笼。

可是一眨眼的功夫,那灯笼居然就不见了。

“你们来晚了,就在一刻钟前,内院的一名学员过来,买走了血婴果。”

关老不无遗憾道,他见宫惜满脸的焦虑,才知道这小子早前说的都是实话。

“是被谁买走了?我可是亲口答应了两位学妹,一定要买到血婴果的。”

宫惜不甘心道。

若是可以,他宁可提高一些价格,将血婴果买回来。

反正只要从叶凌月手中得到了那玩意,他也是稳赚不赔。

“卖出去容易买回来难。那人你也是认识的,正是内院的任屠天。他买血婴果,似乎也是有很重要的用途,只怕不会轻易让出来。”

关老摇了摇头。

“居然是任屠天那家伙,这只怕有点棘手了。我是无法进入内院的。”

宫惜一听说此人的名字,面色有些难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