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篮里,女婴睡得正甜。

兰楚楚将手中的簪,簪尾一转,对准了女婴幼嫩的脖颈。

婴孩的脖颈,脆弱的犹如一张纸般,锋利的簪尾闪动着寒光,让人心憷。

“兰楚楚,你要干什么!”

兰苍的脸色微变,面上多了几分紧张。

这小公主是兰苍的骨血,最初兰苍并不喜欢这个女婴,可在北境带了几个月后,兰苍对那女婴已经有了父女情谊。

他来兰楚楚的宫中次数频繁,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的女儿的缘故。

“干什么?你再不滚出北境,我就杀了她。”

兰楚楚的眼里,涌动着狠毒之色。

“兰楚楚,你不要乱来,那孩子也是你的骨肉,你不可能下得了手。”

兰苍并不相信,兰楚楚真会痛下杀手。

兰苍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位楚楚动人,看上去犹如一朵碧波白莲的神妃兰楚楚,实则早已是从内到外,都黑透了。

她连自己和奚九夜的亲生儿子都敢杀,更不用说是摇篮里的这个女婴是她和最厌恶的人一起生下的。

哪知兰苍刚说完,兰楚楚的簪骤地往下一刺,寒光闪动,女婴的脖颈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被痛楚惊醒的女婴,大哭了起来,脖颈上立刻多了个血口子。

“住手!我……我走。兰楚楚算你狠!”

一股寒意,从兰苍脚底下腾起,他没想到兰楚楚真的会下手。

对待哭闹不止的女婴,兰楚楚的眼中,没有半分怜惜,有的只是嫌恶和憎恨。

这个女婴,长得越来越像兰苍,光是看到她,兰楚楚就会想起自己和兰苍不清不白的关系。

如果不是考虑到奚九夜回来会无法交代,兰楚楚早就杀了这女婴了。

“兰楚楚,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

被兰楚楚眼底的毒光震住了的兰苍,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兰苍一走,兰楚楚将那根簪上的血擦了擦,彷若无事的戴了回去。

“来人,把奶娘叫过来。”

她看也不看哭得喘气不止的孩童,顾自描眉画目。

另一边,居住在梅园里的洪明月也的到了奚九夜明日即将回来的消息。

洪明月虽然委身于奚九夜,可两人生关系纯属偶然,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她接近奚九夜,最初是因为夕颜妖后的缘故。

她虽到了神界,可体内还有夕颜妖后当年用来掣肘她的毒,这让她日夜坐立难安。

可兰楚楚自从北境十三骑的口中得知,妖界大乱,夕颜妖后和战痕妖帝都死了后,欣喜之余,又开始担心体内的毒。

好在这毒,并没有作过,洪明月也就开始生了其他心思。

洪明月如今身怀六甲,得知了奚九夜成了神帝继承人后,她就想方设法,母凭子贵。

即便是当不了神后,可哪怕是当上个神妃,她也可以培植自己的势力,想法子将自己体内的毒解除。

一想到这些,洪明月愈期盼见到奚九夜。

她如今的肚子,已经有六七个月了,身子已经开始不便了。

可她一听到消息后,还是第二日一大早,就让手下的两名侍女,替她殷勤打扮了起来。

等到洪明月打扮妥当,准备前往一起迎接奚九夜时,哪知刚到了神宫门口,就见了兰楚楚和一干宫女,走了过来。

兰楚楚一看到还没有那张和夜凌月有五六分相似的脸,心底就像有只猫爪子在挠似的很是难受。

兰楚楚皮笑肉不笑道。

“明月妹妹,这一大早的,你是要去哪里?”

洪明月忙说道。

“我听说神尊今日回来,就想与姐姐一起去宫门口接他。”

“这恐怕有些不方便吧,妹妹身怀六甲不说,你又还没有份位,又要以什么身份前去迎接九夜哥哥呢。”

兰楚楚看了看左右,她身旁,几位宫女忙走上去去,一左一右,侯在了洪明月的身旁。

洪明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奚九夜迄今没有给她名分,在北境神宫里,她的身份不清不楚的,还没有资格和兰楚楚抗衡。

“兰楚楚,我倒是要看你能横到什么时候。”

洪明月恨恨地暗骂道,脚一跺,只得灰溜溜地回了梅园。

兰楚楚哼了一声,整了整妆容。

一刻钟后,神宫的宫门口,奚九夜带着北境十三骑的人,阔步走了进来。

一进宫门,就见了兰楚楚侯在了那里。

她身上衣衫单薄,一张脸冻得红红的。

“九夜哥哥。”

兰楚楚含羞带怯地喊了一声,想要跨步走过去,哪知还没走一步,脚下就一阵麻,她“哎呦”了一声,险些要摔倒在地。

奚九夜快步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

“九夜哥哥,你不生兰儿的气了?”

兰楚楚红着眼,眼底有泪光隐隐闪动。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奚九夜望着兰楚楚一如往昔的俏颜,两人早前的不快,也随之消散了。

兰楚楚将脸埋在了他的怀里,眼底闪过了一丝得意。

她就知道,奚九夜是爱她的。

夫妻俩小别胜新婚,回了宫后,兰楚楚伺候奚九夜卸下了铠甲,伺候他用膳。

“我们的宝贝女儿在哪里?”

奚九夜一回来,就迫不及待想看看女儿,询问起来,兰楚楚只说外头风大,没敢抱孩子外出迎接。

兰楚楚这才命人将孩子抱了过来。

婴孩脖颈上的那条伤口,兰楚楚已经找了玉手毒尊前来治疗过了,早已看不到伤口了。

可即便如此,当奚九夜抱起小公主时,兰楚楚还是不免提心吊胆了起来。

她生怕奚九夜看出什么端倪了。

“长得很像你,只是她的身子骨怎么这么弱?”

奚九夜随口说道。

兰苍和兰楚楚是兄妹俩,两人本就有一些神似,这反倒帮了兰楚楚大忙,奚九夜并没有怀疑。

孩子是早产的,自然身子骨要弱很多,可兰楚楚断然是不敢那么说的。

“想来是我这半人半神的体质连累了她,九夜哥哥,我很抱歉,没能给你生个健康的继承人,她若是个儿子该有多少。”兰楚楚一脸愧疚,她的话,也愈激起了奚九夜的愧疚感来,他原本是想夺得太虚墓境的神印,将其赠予兰楚楚的。

~新的一周,大家动动手指,投一投月票推荐票,冲榜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