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境内,幽冥鬼王的眼危险地眯了起来。

哪来的混小子,居然敢这般冒犯幽冥境。

那鬼王妃却是露出了几分又惊又喜的神情来。

“幽冥,那人说是我们的孙女婿?我记得,我只有凌月一个孙女,可是那孩子不是早就……”

鬼王妃前身,乃是一缕冥界的亡魂。

因幽冥鬼王的缘故,两人结下宿世情缘。

她生前,膝下有一子,也就是八荒神尊夜北溟。

因为身子的缘故,鬼王妃后来数度怀孕,但都无疾而终,所以迄今为止,鬼王妃只有夜北溟这一个子嗣。

夜北溟的一女二子,也就是鬼王妃的孙女孙子了。

鬼王妃对于夜北溟的这几个孩子,也是很宠爱的。

只因为她体弱的缘故,只能偶尔去看看自己的外孙外孙女。

算起来,上一次她看到夜家双胞胎时,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

“你先不要激动,我先去看看,也不知是哪来的冒牌货,冒冒失失就上门来了。”

幽冥鬼王忽的扬起了手来,只见他苍白的手掌,一掌破空,撕裂了前方的天空。

正是神极土系魔法,裂空。

这种魔法,能瞬间缩地成寸,抵达数千里之外。

在战场上,往往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击致命。

想当初,幽冥鬼王能一击击杀一名神界的神尊,靠的也是这一手。

这幽冥鬼王的能耐,居然丝毫不逊色于早前人界的界神。

帝莘话音一落,再看幽冥境,只见云岛内,并无人出来,正迟疑着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时。

帝莘忽眉心重重一跳,后脊梁上,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

他脚下一滑,身形已经到了数十尺之外。

几乎是和帝莘同一时刻,在帝莘原本所站的位置,一个人凭空出现了。

帝莘的眼前,出现了一名男子。

男子肤色白如纸,半边脸上有纹身一般的蔷薇花纹,他的眼眸里,闪着淡淡的紫光,看上去既危险,又有诱惑力。

“好小子,竟能躲开我的偷袭,也算是你有几分能耐。”

幽冥鬼王抬了抬眼皮子,眼底下,一抹嗜血的邪光。

“爷爷,你就是在这样对待你的晚辈的?”

帝莘扯扯嘴角,笑道。

幽冥鬼王听了这声称呼,嘴角搐了搐。

他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孙女婿了。

“见鬼的爷爷,你小子到底是谁?”

幽冥鬼王被这么一个大男人叫做爷爷,别提有多变扭,差点没翻脸。

“在下帝莘,乃是夜凌月这一世的双修伴侣,今日前来,正是有事想要求幽冥鬼王。”

帝莘面色凝重。

幽冥鬼王一听说帝莘竟是夜凌月的双修伴侣,还有些半信半疑。

幽冥鬼王在冥界也曾是一霸,虽然他早已远离冥界,但是冥界里生的大小事,他或多或少都有些知道。

虽说当年云笙和夜北溟夫妇为了救夜凌月,篡改生死纲,又将夜凌月的魂魄寄在了轮回盘上数百年,幽冥鬼王也是有所耳闻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最终夜北溟夫妇是怎么安置夜凌月的魂魄的。

眼前这个男人来历不明,忽然说自己是夜凌月的准夫婿,幽冥鬼王生性多疑,自然不肯轻易相信。

他正欲刁难帝莘,哪知鬼王妃走了出来。

“你真是凌月的夫婿?”

帝莘见那鬼王妃,黛眉盘,一袭蔷薇色的烟纱裙,气质高雅,和幽冥鬼王并肩而立,可谓是男才女貌。

鬼王妃也在打量着帝莘。

她一直以为,自家的幽冥鬼王和儿子北溟都已经是男人中最出类拔萃的,可如今见了帝莘,只觉得这男子隐隐还有凌驾两人之上的势头。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这话搁在了奶奶和孙女婿的身上,也是同样奏效的。

鬼王妃眼带满意,不由颔,那眼神,看得幽冥鬼王都有些吃醋了。

说起这位鬼王妃,虽然看似弱质纤纤,可当年也是人界的一大传奇人物,否则也不可能让幽冥鬼王死心塌地,抛弃前尘往事,在幽冥境隐居了。

她能养育出八荒神尊夜北溟那样的子嗣,自然也不是普通人。

帝莘忙上前行礼,毕恭毕敬叫了一声奶奶。

这一声奶奶,却是交到了鬼王妃的心坎里去了。

“好孩子,就别在外面杵着了。幽冥,还不请客人进去。”

鬼王妃抿嘴轻笑,冲着幽冥鬼王使了个眼色。

别看幽冥鬼王在冥界和神界,都算是一方霸王,可真在了鬼王妃面前,那就是典型的妻管严。

幽冥鬼王夫妇,这才引了帝莘和玄武天龟一起进入了幽冥境。

“我可怜的月儿,她竟受了这么多苦。”

从帝莘口中得知了夜凌月前世今生的遭遇之后,鬼王妃不禁神伤不已。

夜凌月是她第一个孙女,情意自然是和其他孩子不同的。

“夜北溟和云笙还真是窝囊,凌月这般受欺负,他们竟还一忍再忍,换成了是我,早就杀到北境,将那对狗男女碎尸万段了。”

幽冥鬼王的眼底,邪光大盛,俨然一副大开杀戒的神情。

他本就是个喜怒无常之辈,在遇到鬼王妃之前,也是无法无天惯了,听到了如此丧尽天良之事,难免要恼怒一番。

当初夜凌月的死的真相,夜北溟和云笙也没敢告诉幽冥鬼王,也就是担心幽冥鬼王的脾气。

“鬼王前辈,你可能不知道,奚九夜乃是天赐神体。就算是刺杀,也未必能将杀了他。”

天赐神体,可是被称为神帝之下,第一战体。

在天赐神体的庇护下,幽冥鬼王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击杀对方。

“这样一来,凌月不是更危险了,幽冥,一定要帮帮这两个孩子。”

鬼王妃听了,不禁对叶凌月的神界之行更加担心,

“更何况,凌月是我的女人,晚辈自然会有法子保护他,只是晚辈眼下有一个难题,需要鬼王前辈的指点。”

于是帝莘说明了来意。

“你当真想要寻求重塑神印之法?”

饶是幽冥鬼王,听帝莘如此一说,还是有些的诧然的,这小子,怎么会知道他有重塑神印之法?

~上一章有bug,谢谢大家帮我指出来,关于鬼王夫妇和云笙夫妇,可见大芙上一本完结书《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