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离开了蓝府后,叶凌月和帝莘到了位于城的另一头的聂叶府。

聂风行和叶凰玉成了亲后,就搬出了原本的侯府。

夫妻俩为大夏开疆辟土,立下了汗马功劳,夏帝就赏赐了他们一座将军府。

因是一门双将,夏帝特赐了聂叶府,以表彰叶凰玉大夏第一女将军的功绩。

蓝府今晚大婚,聂风行也是坐上宾客,叶凰玉因为要照顾孩子,所以没有参加,留在了将军府。

得知叶凌月回来了,叶凰玉欢喜不已。

“月儿。”

叶凰玉快步走了出来。

看到叶凌月时,她不禁握住了叶凌月的手,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查看着,生怕看漏了一眼。

“我的月儿,你长高了,也变瘦了,模样更俊了。”

叶凰玉又是心疼又是怜惜,拉着叶凌月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儿还舍不得松手。

“娘——”

这时,一个小脑袋从叶凰玉的身后探了出来。

那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他大约三四岁,长相融合了叶凰玉和聂风行的优点,一看就很讨人喜欢。

“娘亲,这小家伙就是小玄吧?”

叶凌月看到了小男孩时,也不禁眉开眼笑,走上前去,就想抱抱小家伙。

小家伙有些怕羞,抱着叶凰玉的手不肯上前。

叶凌月因为帝莘的缘故,离开了夏都,眨眼已经有数年。

那时候叶凰玉刚有了身孕,这是叶凌月和聂玄第一次见面。

“小玄,那是你姐姐,你不是一直嚷着要见姐姐嘛?”

叶凰玉推了推身旁的小家伙,笑着和他说道。

小聂玄瞅瞅叶凌月,犹豫了半天,挪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姐姐,抱抱。”

“小玄真可爱。”

叶凌月笑着抱着小家伙,姐弟俩没一会儿,就很亲近了。

直到叶凰玉催着小聂玄该去睡觉了,小家伙才依依不舍地松了手。

“看你那么喜欢孩子,早就该和帝莘成亲了。看看彩儿,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叶凰玉见了帝莘和叶凌月一双璧人似的,站在了一起,感慨道。

当初因为帝莘的事,叶凌月拜入孤月海门下,叶凰玉还为叶凌月担心过好一阵子。

如今两人平安归来,叶凰玉忍不住动了让两人成亲的念头。

毕竟,叶凌月的年龄在青洲大6已经算是大龄女了,她和帝莘又是情投意合。

“娘亲,我此番前来,是来向你告别的。”

叶凌月听着叶凰玉的抱怨,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叶凰玉一怔,下意识问道。

“你又要走,这才刚回来多久?这次又是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凰玉,你看你,一下子这么多问题,让凌月怎么回答。”

聂风行从外头走了进来。

他在蓝府的酒宴上喝了些酒,因为顾念着家里的娇妻和稚子,就提早回来了。

叶凌月和帝莘向聂风行行了礼后,聂风行就很识趣地将帝莘拉到了一边,留了叶凌月母女俩。

“月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娘?”

叶凰玉叹了一声,拉着叶凌月坐下。

说来也是惭愧,她虽为人母多年,可对于叶凌月一直都疏于照顾。

这些年,叶凌月一路成长,叶凰玉看在眼里,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是默默地支持。

她能感觉到,这一次叶凌月回来,看上去心事重重。

“娘……请允许,我再喊你一声娘。”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跪在了叶凰玉的身前,冲着她磕了几个头。

“月儿,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别吓娘。”

叶凰玉按住了叶凌月,一脸的惊慌。

“我……其实不是你女儿。十几年前,在夏都的街头时,你真正的女儿叶凌月就已经死了……我占用了她的身躯,瞒了你十几年,我对不起你。”

叶凌月字字艰难,好不容易才说完了这番话。

从她知道自己的生母另有其人时,她就预见了今日。

她原本可以隐瞒真相,但是当她看到叶凰玉如此关心自己时,她决心坦白一切。

叶凰玉沉默了许久,就在叶凌月以为,她会怒斥自己是冒牌货时,叶凰玉的手轻轻抚过了叶凌月的脸。

“孩子,我都知道,我早就知道了。我不管你是谁的女儿,在我叶凰玉的心中,你就是我的月儿。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只要你愿意喊我一声娘,我就永远是你娘。”

叶凌月愣住了。

叶凰玉居然早就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叶凌月?

“十几年前,我被洪放赶出门。那一日,我身受重伤,抱着奄奄一息的婴孩,在街头徘徊了很久。我能感到,我的襁褓里的孩子,身子已经凉了,气息也近乎消失了。可我依旧舍不得放下她。直到我晕死了过去。”

等到叶凰玉醒了过来,她看到云笙抱着婴孩。

当云笙将那个婴孩交还给她时,她现婴孩的身体又有了温度,呼吸也恢复了。

哪怕是再厉害的神医,也不可能做得到起死回生。

叶凰玉再看看云笙的神情,云笙面上,满是慈爱之色。

云笙的神情,是一个母亲自内心的宠爱,叶凰玉再清楚不过。

叶凰玉那时就已经怀疑,孩子被云笙动了手脚。

她猜测,云笙必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把孩子留给她。

“那时候的我,万念俱灰,甚至有一死了之的心。可是当我抱着你时,神医又说这婴孩是个傻子时,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因为我知道,我将不再是为我自己而活。抱着你,返回叶家,养育成人,是我叶凰玉这辈子做过的最对的一件事。没有你,也就没有今日的我。孩子,我应该感谢神医,把你送给了我,你是我最宝贵的女儿。”

叶凰玉泪眼朦胧,端详着眼前的叶凌月。

那个襁褓里的孩子,早已长大成人。

这个孩子,是她绝望时看到的一缕光。

虽然她早就有预感,这缕光,早晚有一天会离她而去。

聂风行和帝莘走进来时,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聂风行有些哭笑不得。

两男人走上去,将各自的女人好好安抚了一通。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