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在蓝彩儿面前,阎九可以打开自己的心扉。

阎九和帝莘的情谊,始于五百多年前。

阎九自小就是天之骄子,阎族的少族长,而那时的帝莘,却犹如蝼蚁,完全不引人瞩目。

阎九三岁那年,闽清王妃有了身孕。

阎立妖王和小阎九都很高兴,小阎九更是天天念着自己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小弟弟或者是小妹妹。

可就在五个月时,闽清王妃刚不小心滑了胎。

据稳婆说,那是个男孩。

为了担心小阎九难过,阎立妖王在内的大人们私下就跟小阎九说,他的弟弟不小心被人抱走了,以后会找回来的。

小阎九有些闷闷不乐,他一直等着自己的弟弟回来。

那一日,他经过了羊圈。

羊圈里,传来了一阵婴孩的哭声。

小阎九一时好奇,就探头进去看。

羊圈里,趟着个八九个月大的婴孩。

婴孩身上的襁褓脏兮兮的,他显然是饿了,正哭得厉害。

听到了哭声后,羊圈里那群躁动的羊安静了下来。

婴孩的哭声似有神奇的魔力,一头母羊主动走上前去喂他吃奶。

足足三头羊的奶水,那小家伙才吃饱了。

小阎九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婴孩,他一时好奇就走进了羊圈。

看清了小婴孩的模样后,小阎九就呆住了。

小阎九还从未见过那么漂亮的男婴,他虽然小脸蛋也脏兮兮的,可那双眼睛,漂亮的就像是两汪泉水,还有他挺挺的小鼻子,红润润的嘴。

“弟弟?”

小阎九不由自主喊了一声。

正在睡觉的小家伙被吵醒了,他吐了个奶泡,小嘴一口咬住了阎九的指头,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软软的笑,让小阎九的心都融化了。

“你一定就是我的弟弟!”

小阎九欢呼了起来,他飞快地跑回了阎族,找到了闽清王妃。

就那样闽清王妃将还只有几个月大的小帝莘抱回了营帐,奶了好几个月。

小帝莘就暂时在阎家住了下来。

可等到小帝莘学会走路后没多久,他就被外出回来的帝纣给带走了。

小阎九的心里很难受,就好像自己最重要的弟弟被人给抢走了。

他经常去找小帝莘玩,可小帝莘对他总是不冷不淡的。

那时候,小阎九还一直以为,那是小帝莘天性使然。

直到数年之后,当他看到了那惊人的一幕后,他才知道,小帝莘之所以一开始对他那么冷漠的原因是因为帝纣的缘故。

之后,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小帝莘拜了阎立为师,小帝莘和小阎九成为了好朋友。

几年之后,妖十三陵举办祭祀。

小帝莘因为身份的缘故,没法子进入妖十三陵。

小阎九气不过,就带着小帝莘,从一处狗洞钻了进去。

他的本意只不过是想让小帝莘看看南幽帝陵。

可两人进入南幽帝陵后没多久,小帝莘就不见了。

小阎九担心他迷路,就在南幽帝陵里寻找小阎九的身影。

他一直从帝陵外找到了帝陵内,可是一直没有现帝莘。

就在小阎九失望着,准备去找父亲阎立帮忙时,他忽然看到了一个人。

他看到了小帝莘的父亲帝纣,闪身走过。

对于帝纣这个人,小阎九并不喜欢,谁让他身为小帝莘的父亲,却对小帝莘一直都是爱理不理的。

小阎九担心帝纣撞见了小帝莘,就尾随着帝纣,一路走去。

没想到,跟着帝纣进入了一个古怪的阵法后,小阎九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秘密洞穴。

这个洞穴,是早前他在参加南幽帝陵的祭祀时从未现过的。

小阎九正纳闷着,却意外听见了帝纣和小帝莘正在谈话。

当听到帝纣威胁小帝莘要杀了他们一家人时,小阎九吓得够呛。

他从未想过,这个和父亲一直称兄道弟的男人,居然一直在以这种近乎变态的法子,折磨小帝莘。

从他喜欢的动物,到他珍惜的“家人”,这个本该是小帝莘父亲的男人,全都要摧毁。

那一刻,小阎九的胸膛里,涌动着一股仇恨的火焰。

他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帝纣毁了小帝莘。

他要保护小帝莘,保护他最重要的弟弟!

就在小阎九动念的一瞬,他留意到了站在了帝纣对面的小帝莘的眼神。

他看到小帝莘的体内,一股刺目的光芒突然出现了。

那光芒太过强烈,小阎九只觉得眼前一花,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只看到了帝纣躺在了地上。

他的胸口,多了个血窟窿,鲜血横流了一地。

小帝莘站在了帝纣的身前,他整个人呆呆的,脸上、手上全都是血。

他只是那么站着,眼中空洞的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犹如一个布偶。

他杀了帝纣。

杀了他的亲生父亲。

小九念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他很想安慰一下小帝莘。

可他又不知如何安慰小帝莘,是他,害得小帝莘杀了自己的父亲。

“他刚杀了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每晚都会做噩梦。我只能看着,却不能告诉他。我怕他,彻底将自己封闭了。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变得很强,这样,帝莘才不会被我拖累。”

阎九说到了这里时,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帝纣的死,给帝莘戴上了一辈子的心灵枷锁,这也是为什么帝莘成为妖祖后,一度残暴成性,杀戮无数。

阎九为此一直很自责,他欠帝莘的,岂止是一条命。

阎九很庆幸,帝莘遇到了凌月,终于走了出来。

可即便是如此,阎九依旧心心念着帝莘这个弟弟。

即便是他有了爱人、孩子,他依旧没法子舍弃,当年那个在羊圈里,冲着他软软的笑着的小男婴。

“这就是我和帝莘的故事。彩儿,换成了是你,在凌月遇到危险时,你会不会舍弃她?”

“阎九,对不起。”

蓝彩儿已经泣不成声,她抱住了阎九。

“不只是帝莘。帝纣的死,也是你心中的枷锁。都过去了,帝莘的枷锁由凌月替他解开了。你的,我来替你解开。再也不会有孰轻孰重,我只知道,我和九念,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