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以蓝彩儿和小九念为重,这就是蓝应武的要求。

“负心爹,你快答应啊。”

连小九念都知道,这已经是是外公最大的让步了,只要爹亲口答应,以后都留在夏都,陪伴着他和娘亲,外公就会原谅他了。

蓝彩儿那双美丽的眼中,也弥漫起了期盼之色。

“抱歉,我……做不到。”

像是经历了一甲子那么久,阎九还是摇了摇头。

蓝应武的脸色阴云密布,他哼了一声,眼睛气得鼓鼓的,一双铁拳捏的嘎吱嘎吱作响。

“哼,彩儿,你看清了没有,这就是你一心等了几年的男人。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你和小九念,这种男人,你还期望他能当一个好夫君、好父亲?”

见阎九拒绝了,小九念嘴一噘,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坏爹爹,你根本就不爱娘和我,坏爹爹……”

蓝彩儿抱紧小九念,眼底一片黯淡。

她的唇,紧紧地抿着。

四周,那些前来观礼的看客们,都对着阎九指指点点。

“这都什么男人啊。”

“我要是蓝郡主,早就跟他和离了。”

“对啊,蓝郡主,就该与他和离。”

各种非议和责难纷至沓来,阎九一声都没听进去,他只是望着蓝彩儿还有趴在了她怀里苦着的小九念。

蓝彩儿听着小九念的哭声,心里也阵阵难受。

她好累,这几年的等待,让她身心俱疲。

她不想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她宁可一个人带大小九念,也不愿意每天担心阎九的安危。

终于,她的唇动了动,吐出了苍白无力的几个字。

“阎九,我们和离。”

阎九身躯一震,凝视着蓝彩儿。

他走向了蓝彩儿和小九念。

“小子,你过来干什么,还没听清彩儿的话?”

蓝应武挥了挥拳头,威胁道。

“让我单独和彩儿说几句,说完之后,无论她要怎样,我都……答应。”

阎九平静地说道。

蓝应武看了眼蓝彩儿,也有些左右为难,蓝彩儿怀里,小九念停止了哭泣,可怜巴巴地望着蓝彩儿,那眼神满满的都是替阎九求情的意思。

蓝彩儿迟疑了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蓝应武咕哝了一句,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开了。

阎九看了眼不远处的喜房,也不询问,跨步走了过去。

蓝彩儿犹豫了下,只得低头跟了进去。

喜房里,满眼都是红色。

蓝彩儿进门时,还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和阎九拜天地时,因为没有父母媒妁之言,准备很齐全,喜房也是叶凌月帮忙临时布置的,很是简陋。

说起来,她和阎九连一个正正经经的婚礼都没有。

没想到,两人这一次,却会在喜房里谈论和离的事。

蓝彩儿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身后,关门声传来,将外面的声音和议论全都隔绝在外。

蓝彩儿稳住了心绪,面无表情道。

“阎九,有话快……”

还未说完,腰上已经多了一双健臂,一阵天旋地转,她不及出声,唇已经被封住了。

蓝彩儿的话语全都被吞进了阎九的嘴里。

男人湿软的舌,探入了她的唇里,缠绵而又炽热的一个吻。

数年不见,阎九对于蓝彩儿的思念,在这一瞬,爆了出来。

“阎九,你这混蛋,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你除了欺负我,还会干什么?”

蓝彩儿被吻得七荤八素,脸烧得红红的,她捶打着阎九,可那声音,落在了阎九耳里,就跟小奶猫的叫唤似的,听得他心头一阵热,浑身也跟着滚烫了起来。

“我就喜欢欺负你,只欺负你,狠狠地欺负你。蓝彩儿,你个狠心的女人,我想得你心都疼了,你却说要与我和离。”

一想到蓝彩儿刚才说的那番话,阎九的心就一阵阵抽疼,下手就愈的“不客气,”上上下下,都摸了个遍。

谈什么谈,男人在了心爱的女人面前,行动就是最好的沟通。

他索性迅在房中设下了一个禁制,也不怕蓝彩儿再怒骂,舌尖扫过了蓝彩儿的脸颊,暧(昧)地舔着她的耳廓。

“你属狗啊,不准舔。”

蓝彩儿欲哭无泪,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了和他单独谈谈。

再这样下去,她又要被这男人拆骨吞进了肚子里了。

“儿砸没和你说,阎族本就有地狱犬的血统?”

阎九有些情动了,他扫了眼身后,这喜房布置的还真不错,尤其是那张喜床,看上去甚是不错。

顺着阎九的视线,再留意到阎九饱含情(欲)的眼神,蓝彩儿羞得耳根子都红了。

她一脚踢向了阎九的下身。

“彩儿,你也太狠心了吧,这一脚下去,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没了。”

阎九急急往后一退,一脸的头疼。

“呸,我的下半辈子幸福关你什么事。你还不如和帝莘过得了。”

蓝彩儿撇嘴。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跟一个男人争风吃醋,而且那人还是自己的准妹夫,蓝彩儿光是想想,就觉得很丢人。

“我乐意,帝莘还不乐意呢,他眼里只有他家的宝贝洗妇儿。”

阎九耸肩。

“哼,没人要了才想到我们娘俩。阎九,在你心目中,我和九念永远都只能排在第二,不,也许连第二都没有,我算是看透你了。”

蓝彩儿作势就要离开。

“彩儿,你先别急着走,我们好好谈谈,你听我讲一个故事。”

阎九叹了一声,挡在了门前,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哼,你再说什么花言巧语都没用。”

蓝彩儿没好气道,可身子还是很诚实地站着了。

她还未见过阎九这副神情,心里不免有几分狐疑,研究到底要说什么。

“我和帝莘自小就是好朋友,这一点你早就知道了。我知你一直在生气,我为了帝莘,丢下了你和小九念。可你并不知道,帝莘为我做过的,比我为他做的,要多的多。”

阎九的声音很低沉,陷入了回忆中。

他和帝莘的事,他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说起过,也是时候坦白了。

~最后一天半了,翻翻口袋,可能有新孵化的小月票,记得投掉,浪费是不对哒~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