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小九念怎么都不肯松手,一旁的刀戈走了出来。

“蓝将军,你不需出手。阎九,有本事我们俩比一场。”

对于刀戈而言,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错过了蓝彩儿。

这些年,他一直没有死心,想要重新赢回蓝彩儿的心。

好不容易,蓝彩儿最近对他的态度软化了些,刀戈以为自己有了机会,哪知道偏偏在这时候,阎九又出现了。

在阎九出现的那一瞬,蓝彩儿神情的变化,阎九看在了眼里,恨在了心里。

他深知,只要阎九还在一天,蓝彩儿就不会接纳他。

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要拼一次,哪怕蓝彩儿事后会怨他。

阎九一听,身躯微微一震,那些侍卫只觉得身旁有一股无形之力,人一下子都被弹开了。

“比就比,刀戈,我们俩新仇加上旧恨,也是该有个结果了。”

一想到这几年,陪伴在蓝彩儿身边的是刀戈,陪伴着小九念成长的也是刀戈,阎九的心里就如蚂蚁啃噬一般难受。

这份难受,他要刀戈一点一滴全都补偿回来。

“刀戈,阎九,你们都不要胡闹。”

蓝彩儿见两个男人真要为她大打出手,也不禁急了起来,她是恼怒阎九的莽撞,可她并不愿意,他和刀戈为了自己大打出手。

“彩儿,这是他们男人间的事,你不要插手。刀戈,替我好好地修理那小子。”

蓝应武在旁,替刀戈打气,蓝府的一干侍卫还有刀戈的手下们也全都在替刀戈呐喊示威,众人全然不顾蓝彩儿的反对声。

在场,没有一人替阎九助威。

小九念倒是想替自己的负心爹呐喊助威几声,可是蓝夫人却将他抱在了怀里,怎么也不让他替阎九说话。

“阎九,在比试之前,我还有个条件,若是这次,我赢了,你就要和彩儿和离,怎么样,你敢不敢答应?”

刀戈挑衅着,看向了阎九。

和离?

阎九一怔。

“你扪心自问,这些年,你有没有尽过半点为人父为人夫的责任。既是如此,你就应该放彩儿自由,让她去寻找她的幸福。”

刀戈硬声说道。

过了片刻,阎九摇了摇头。

“抱歉,我不接受你的条件,这场比试,我不比了。”

“阎九,你难道怕了我不成,连一场比试都不敢!”

刀戈倒是没想到,阎九居然会临时变卦。

“我的确怕,但不是怕你,而是怕失去彩儿,我不用她来比试,你换个条件,哪怕是赌我的命,我都随时可以奉陪。”

阎九淡然一笑,目光追随着蓝彩儿,眼中有化不开的深情。

他阎九,从不是什么胆小如鼠之辈,他唯一的软肋就是蓝彩儿母子俩和他的好兄弟帝莘。

听到了阎九的这番话,蓝彩儿的心底,起了一丝丝的波澜,她的脚下不由往前跨了一步。

一旁的蓝应武见了,咳了一声。

蓝彩儿咬了咬唇,缩回了脚步。

“好一个随时奉陪。”

就在刀戈和阎九对峙之时,只听得一阵啪啪的抚掌声,人群散开,夏帝夏侯颀走了过来。

看到了夏侯颀时,蓝府上下,全都跪了下来。

唯独阎九站在了那里。

“大胆,见了夏帝还不下跪。”

夏侯颀身旁的内侍尖着嗓子呵斥道。

“无妨。”

夏侯颀摆了摆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阎九。

眼前的阎九,看上去不卑不亢,即便是面对夏帝,也很是从容。

不愧是那个人的好兄弟,行事风格还真是相差无几。

夏侯颀身为夏帝,消息自然比一般人要灵通些,关于凤莘和鬼帝巫重是一个人,乃至之后的帝莘,夏侯颀都略有耳闻。

他更知道,阎九当年丢下蓝家母子俩离开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的好兄弟帝莘。

“几位爱卿,今日是朕大婚之日,朕不想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蓝郡主和阎九的事,不妨就由朕出面,帮他们主持个公道,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夏侯颀显然是想当个和事老。

“圣上能够做主,那自是再好不过。臣等并无意见。”

蓝应武和刀戈自是不敢忤逆。

阎九也不知道夏帝到底是何用意,按照他原本的性子,压根不会鸟夏帝,可蓝应武夫妇那样的态度,他也没辙了。

这种时候,若是夏帝肯出面,反倒是最有利的。

想到了这些,阎九也就不吭声了。

“蓝郡主,朕问你,你可是要与阎九和离?只要你要和离,朕就可以替你做主。”

夏侯颀看向了蓝彩儿。

阎九紧张着,盯着蓝彩儿,生怕蓝彩儿真的说出一个“是”来。

刀戈望着蓝彩儿。

蓝彩儿咬紧了唇,眼神闪烁,半天没有说一个字。

刀戈的眼神,渐渐黯淡了下去,内心一阵荒凉,同样都是犯错,蓝彩儿对他和阎九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当年他犯下的错,蓝彩儿最终没有原谅。

可是阎九离开数年,蓝彩儿却始终没有真正恨过他。

蓝应武则是一个劲地说道。

“彩儿,你倒是答应啊。你难道忘记了那小子是怎么对你的。你身怀六甲,他连人影都没了。你生孩子那会儿险些难产,他又在什么地方。小九念一直被人嘲笑欺负,难道这些年你们母子受过的苦,你也全都忘记了?”

蓝应武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一旁的阎九听说蓝彩儿母子俩这些年,受过这么多苦,愈的愧疚。

见蓝彩儿的反应,夏侯颀已经有了底。

“看来蓝郡主并不愿意和离,蓝将军、蓝夫人,你们看……”

夏侯颀为难道。

“哼,就算是不愿意和离,我们蓝府也不会承认他这个女婿的。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彩儿在一起。”

蓝应武气呼呼道,可是这时他看到了小九念可怜巴巴的模样,再看看女儿蓝彩儿。

蓝夫人也有些心疼女儿和外孙了,冲着蓝将军使了个眼色,怪他把话说的太满了。

“除非,除非这小子誓,从今往后,不会再生类似的事。只要他答应,从今往后,一切以彩儿和小九念为重,蓝府就认他这个女婿。”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