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蓝彩儿时,阎九再也忍不住,他破窗而入。

听到了异响时,榻上的蓝彩儿大吃了一惊,正要呼喊。

“跟我走。”

阎九拉起了蓝彩儿,就要往外走。

蓝彩儿奋力挣扎,对着阎九拳打脚踢。

阎九也不敢伤了她,好言相劝着。

“彩儿,是我,阎九。我知你恨我当年丢下你们母子俩,可我也是有万不得已的苦衷。你放心,这一次回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了。刀戈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绝不能嫁给他。”

阎九任由蓝彩儿打骂,嘴上不停地解释着。

“来人,有刺客!”

哪知蓝彩儿压根不听他解释,忽然大喊大叫了起来。

听到了那声音时,阎九愣了愣。

他二话不说,一把扯开了蓝彩儿的头盖。

凤冠霞帔之下,哪里是什么蓝彩儿,而是一名惊慌失措的陌生女子。

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破门闯了进来。

“阎九?”

身后,那熟悉的声音让阎九不由身躯一震,他缓缓回过头来,看到门口站着蓝彩儿还有刀戈。

看到了蓝彩儿时,阎九的呼吸一下子窒住了。

他近乎是贪婪地凝视着蓝彩儿。

几年了,一千多个日夜,他没日没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

和几年前相比,蓝彩儿变得更美了。

她的脸上,已经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多了几分为人母为人妻的沉稳。

不仅如此,她的身上,还多了几分犀利。

小九念走后,蓝彩儿就加入了军队,她辅佐叶凰玉,在边疆一起对抗北青。

如今,整个大夏国都是知道,蓝府一门双杰,蓝老将军虎父无犬女。

而蓝彩儿,又何尝不在看阎九。

她甚至有股冲动,想要扑入眼前这个男人的怀里,可是一想起这几年自己受到委屈,蓝彩儿咬了咬牙,逼迫自己不去看阎九。

“阎九,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破坏夏帝和蓝妃的婚礼。”

刀戈一见到阎九,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夏帝和蓝妃?

所以说,蓝府所谓的嫁女儿,压根不是蓝彩儿,而是夏帝和……

阎九额头,冷汗一下子掉了下来。

这一次还真是天大的误会了。

蓝府嫁女,嫁的并非是蓝彩儿,而是蓝家的一名远方亲戚。

早半年前,蓝夫人的一名侄女儿因战乱,投奔到了蓝府。

那女子年轻貌美,人也很知书达理,在蓝府小住的这阵子里,无意中遇到了来蓝府的夏太后。

太后那时恰好在担心夏帝的子嗣问题。

夏帝夏侯颀继位已经有数年了,这几年,大夏在国力上日益强盛,风头隐隐已经盖过了北青,已经是青洲大6的第一强国。

但夏侯颀的后宫一直不丰,他成婚几年,膝下也只有一名女儿。

每每太后催促夏侯颀广纳后宫,夏侯颀总会以各种理由搪塞。

夏天后其实也明白,夏侯颀心中一直还有叶凌月。

可叶凌月早已离开了青洲大6,听说她在古九洲也是声名鹊起,早已不是当年的叶凌月了。

更可况,叶凌月早已有了心上人。

她那心上人,别说是夏侯颀一个小小的夏帝,就算是几大级门派,也不是他的对手。

夏太后见那蓝府孤女,容貌气质都是上佳,其容貌也有一两分像叶凌月,就就做了主,让夏帝娶她为妃。

夏侯颀孝顺,又顾念着此女是蓝府中人,也就没有反对。

为了让那名孤女能够风光大嫁,蓝夫人就名义上收了她为义女,当成了蓝府的第三个女儿。

说来也巧,阎九刚好就遇到了这场婚礼,阴差阳错之下,就误以为是蓝彩儿出嫁。

再看看那名可怜的新娘,见她凤冠霞帔也没了,妆也花了,这样子,还怎么嫁人?

“彩儿,我不知道她……我以为你就是她,以为你要改嫁。”

这种时候,阎九那张能把死人说成了活人的巧嘴,也词穷了。

“呵~阎九,在你心目中,我就是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

蓝彩儿不听还好,一听之下,俏脸白,一双美眸冰冷的几欲滴出水来。

阎九居然认为她会改嫁?

她等了他足足几年时间,哪怕是父母再怎么劝说,外头再多的流言蜚语,刀戈如何的体贴,她都不曾动过改嫁的念头。

“彩儿,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心急才会……”

阎九挠了挠头,正欲解释。

“不用解释了,蓝府不欢迎你。”

蓝应武和蓝夫人也被惊动了。

夫妇俩一看到阎九,脸全黑了,尤其是蓝应武,要不是这会儿还在置办婚礼,他早就直接就开打了。

“岳父岳母。”

阎九见了蓝应武和蓝夫人,只差点头哈腰了。

“哼,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女婿。彩儿也没有你这样的夫婿,小九念更没有你这样的爹。来人,送客!”

蓝应武喝道,一群侍卫冲了进来,将阎九团团围住。

那些侍卫,抽出了佩刀,架在了阎九的脖子上。

阎九理亏,也不敢反抗,可他也不走,脚下就如钉住了般,一动不动。

他只是稍一用力。

数十把佩刀,只听得“刺啦”一声,顿时都卷了边,成了废铁了。

“将军……这……”

那些侍卫们面面相觑,为难地望向了蓝应武。

那些佩刀,可不是普通的佩刀,全都是精打细锻的百炼钢刀。

这蓝将军的女婿的功夫也太厉害了吧。

“好你个阎九,竟还敢逞凶”

蓝应武一看更急了,撩起了衣袖,就要冲上去前去。

“外公……”

小九念见状,也变了脸,小胳膊小腿,抱着蓝应武的大腿不放。

“九念,你不要拦着我,我今天要不打死这个薄情男,我就不姓蓝。”

蓝应武一身的元力,就如涛涛江水,滚滚不绝。

“外公,我不是拦着你,我只是想提醒你,你打不过他的。”

小九念弱弱地说了一声。

负心爹是天妖,他的实力比轮回境的蓝应武不知强了多少倍。

“谁说老子打不过他,老子用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他。”

蓝应武面上无光,更是跃跃欲试,要和阎九比一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