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人,早在许下承诺时,就将自己魂魄里最重要的命魂,依附在了夜凌月的身上。

也是因为缺失了那一缕命魂,帝莘修炼为鬼神的时间,才会延迟了一年。

这个秘密,只有帝莘和紫堂宿才知道。

紫堂宿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他输给了帝莘。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爱,帝莘也许不是爱上夜凌月最早的那一个,但他无疑是最长情的一个。

往事渐渐散去,紫堂宿陷入了黑暗之中。

独孤天内,那一棵紫叶菩提静静地矗立着。

叶凌月走出独孤天时,天已经彻底黑了。

她的心情有些沉重,连一路上,那些新入门的师弟师妹们争相向她打招呼都没有听到。

脚下,无意识已经到了外门,到了她和帝莘一起共同相处了几年的小院。

她和帝莘离开后,小院就一直空着,并无人居住。

到了门口时,就见帝莘等候在了那里,星辉之下,男人融在了夜色里,眼眸亮如星辰。

“掌教已经答应了舞悦师姐和赤烨的事了,他还打算亲自过去送嫁,商定良辰吉时,只可惜,我们怕是赶不上喝五姐的喜酒了。”

舞悦的婚事,比帝莘等人想得要容易得多。

“其实,我也可以参加了五姐的婚事后再……”

叶凌月对于去神界的事,始终还有些迟疑不决。

她并没有留意到,帝莘说的是“我们”而非是我。

“我知道你担心小吱哟他们,等青洲大6的事也告一段落了,我就启程送你去‘浮世。’”

在叶凌月前往神界一事上,帝莘显得前所未有的强势。

叶凌月拗不过他,索性转移了话题。

“阎九大哥应该已经到了夏都,不知他能否取得彩儿姐的原谅。”

叶凌月倒不担心蓝彩儿,她担心的事蓝应武夫妇。

当初蓝应武夫妇一听说阎九是妖,就很反对蓝彩儿嫁给阎九,更一度要和蓝彩儿断绝父女关系。

加之阎九这家伙也不争气,蓝彩儿还身怀六甲,就离开了,这让蓝应武夫妇对他的误会更深了。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如今人界和妖界的关系缓和了不少。阎九又带着小九念,不看僧面看佛面,想来蓝将军和蓝夫人会重新接纳阎九的。”

帝莘轻描淡写地说道。

只是这一次,帝莘眼中估计错误了。

阎九的追妻之旅,可比想象得要难得多。

且说那一日,阎九解开了化形符后,一听说刀戈也住在蓝府,顿时心急火燎,带着儿子小九念,风火燎燎离开了妖界,返回青洲大6。

尽管阎九昼夜兼程,可终归还带着小九念,抵达夏都时,也已经是五天之后。

一进入夏都,阎九就打算杀去蓝府。

哪知他脚都还没迈开,就听得小九念大喝一声。

“站住!”

阎九惊喜交加,抱着小九念,一脸的受宠若惊。

“儿砸,你总算肯和爹说话了?”

这一路上,小九念都板着一副小棺材脸,对阎九爱理不理,可是让阎九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要不是这小家伙和自己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阎九真怀疑,这小鬼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儿砸。

“你就打算这样去蓝府?”

小九念那张粉嫩嫩的包子脸,皱成了一团,捏着鼻子,瞅了瞅阎九。

阎九低头一看,脸上也浮起了尴尬之色。

说来,这几日,阎九为了赶路,一路风餐露宿,也没好收拾,这脸上胡须也长了,衣服也破了,还一身的汗臭味。

这样子去蓝府,别说是上门找老婆,只怕是府门都进不去,就被当成乞丐扫地出门了。

“还是儿砸你细心,我们爷俩这就去是拾撮拾撮,准保让你娘立马就原谅我们。”

阎九心情大好,将小九念随手一捞,背在了肩上,朝着城中的成衣铺走去。

隔了半个时辰,阎九和小九念再回到夏都的街头,立马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大街小巷上的那些少女贵妇,见了这一大一小,眼都看直了。

阎九这次也学机灵了,还专门备了礼,打算登门道歉。

还没走到蓝府门口,阎九就听到了一阵喜乐吹拉弹唱,好不热闹。

阎九再仔细一看,只见蓝府门口张灯结彩,贴着喜字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府前还铺着一条长长的喜毯,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是有喜事。

阎九心底咯噔一声,有种不祥的预兆。

可他还不停的安慰自己,不会的,彩儿绝不会改嫁。

他抓过了一名在看热闹的路人。

“蓝府可是在办喜事?”

“年纪轻轻,眼神就不好,这么大排场,当然是在办喜事。”

那路人看了眼阎九,没好气道。

“谁的喜事……难不成是蓝将军老树开花,纳妾?”

阎九还抱着一丝希望。

“小子,我说你外地来的吧,谁都知道,蓝夫人和蓝将军伉俪情深,蓝将军怎么可能会纳妾。蓝府这是嫁女儿呢。”

路人撇嘴,再也不理会阎九。

阎九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

嫁女儿?

蓝应武夫妇膝下,只有蓝彩儿一个亲生女儿,叶凌月是他们的义女,可这会儿,叶凌月人还在古九洲,嫁人的自然不可能是叶凌月。

那剩下来的,就只有蓝彩儿了。

别说是阎九,就连小九念也懵了。

娘真要改嫁了?

这事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也对,他到了妖界后,就一直没法子联系上娘,难道就是这阵子时间里,义父说服了娘亲?

“负心爹,你快想想法子啊,要不娘亲真要改嫁了……你我就都没人要了。”

小九念郁闷了,他可不要当人家的继儿子,虽然义父也挺好的,但是怎么看还是负心爹更好一些。

“你别急,爹这就带着你去抢婚去,你娘说什么都不可能嫁给别人。”

阎九瞅瞅左右,趁着蓝府的人不留神,翻墙进了蓝府。

父子俩鬼鬼祟祟,一直找到了蓝彩儿的闺房外,一群侍女说说笑笑刚走了出去。

阎九偷偷打开了窗,就见了蓝彩儿带着凤冠霞帔,坐在了床榻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