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一阵痒,叶凌月不禁伸手接住了那一片菩提叶。

叶子的颜色,脉络是淡淡的银色,叶片是浓郁的紫色,像极了师父紫的色和眸色。

她心头微微一动,还是将那片菩提叶纳入了怀中。

朝着那一棵紫叶菩提鞠了一躬后,叶凌月缓步离开。

她转身的一瞬,一阵风卷了起来,地上的菩提叶纷纷扬扬,飞舞了起来。

叶子落地时,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了菩提树下。

两个样子,一大一小,正是三界鹰和式神炼药鼎。

“哼……大鸟,你干嘛不让我现身,我要好好骂骂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因为恼火,式神炼药鼎都冒白烟了。

这女人,以为过来说几句甜言蜜语,就足以弥补主人为她做过的一切了嘛。

三界鹰出了一阵咕咕的叫声,大意是。

“主人不会乐意你那么做的。”

“不乐意又怎么样,反正主人他也不会知道,他都已经……”

式神炼药鼎的声音哽咽了,它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主人因为救那个笨女人,把自己弄成了这副样子,还不让我们告诉那女人。那女人倒好,一转身,就和其他人双宿双栖去了。我是在为主人不值。”

那一日,紫堂宿离开了太虚墓境后,就返回了孤月海。

太虚墓境一役,紫堂宿耗损太多。

他为了让时光逆流,找到叶凌月的魂魄,使用了时光之川。

时光之川,本就是逆天禁术,一旦使用,必定会反噬其身,主人使用之后,耗损了大量的力量。

但那还不是最致命的,更致命的是,主人在进入了太虚墓境后,无意中触犯了上古遗留下来的那个盟约。

盟约破碎的一瞬,那个隐藏在妖界,让三界都要为之动容的秘密险些浮出水面。

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主人动用了寂灭塔,强行封印。

主人一身的修为,几乎损耗一空。

他匆匆离开太虚墓境,也是因为自知自己的耗损太多。

回到了独孤天后,就再也支撑不住,化成了本体,陷入了深度休眠中,也就是眼前这一棵参天紫叶菩提。

叶凌月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并不知道,主人已经昏迷不醒。

她也不知道,眼前这一棵,就是当年那一棵紫叶菩提。

主人陷入深眠前,还再三要求它们,绝不可以将这件事告诉叶凌月,他希望她能放心地前往神界。

面对式神炼妖鼎的质问,三界鹰没有回答。

关于值得不值得这个问题,三界鹰相信,恐怕连主人自己都没有答案。

主人对待叶凌月,到底是报恩还是爱?

若是报恩,紫堂宿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已经偿还了当年小凌月替他挡劫,救他一命的恩情。

若是爱,为何明明有机会抢在帝莘面前,赢得美人心,主人却一次次地放弃了。

三界鹰不禁想起,主人陷入深眠的最后一刻。

它忍不住问了主人一个问题。

“为何要把她让给帝莘,难道你不爱叶凌月?”

从帝莘加入孤月海的那一刻,主人明知他会是自己最强有力的情敌的情况下,依旧暗示了无涯掌教收帝莘为徒。

他看着帝莘日益成长,与叶凌月愈亲近,直到他们成为彼此生命中最密不可分割的那一部分。

哪怕是不懂得爱为何物的三界鹰,都知道,男女之间,根本容不下第三人,可是主人却一次次成全了帝莘和叶凌月,连它都看不过去了。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爱,我给不起。”

就在三界鹰还在回味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时,主人陷入了深眠。

主人没有说,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三界鹰不知道的是,在陷入深眠的那一刻,紫堂宿的意识渐渐飘远。

在他的脑海中,有一抹记忆,渐渐清晰了起来。

依稀之间,他仿佛回到了五百年前的陨神崖下。

夜凌月纵身一跃,跳入了鼎内,跌落陨神崖。

紫堂宿赶来后,现叶凌月的三魂七魄都崩分离兮,徘徊在陨神崖一带。

他必须,在七天七夜里,收集夜凌月的那些魂魄。

紫堂宿在陨神崖下,开始凝聚夜凌月的魂魄。

经过了他的努力,在三天左右的时间里,他凝聚收集了夜凌月三魂六魄。

可是,独独夜凌月的魂魄中,最重要的命魂却一直找不到。

时间点点滴滴流逝,紫堂宿以为,夜凌月的魂魄无法齐全时。

他忽然现了一股能量波动。

循着那股力量波动找过去,他看到的却是……

陨神崖下,一群噬天狈的尸体堆积如山。

数目之多,足有上百头之多。

噬天狗是一种凶兽,专门啃噬魂魄。

陨神崖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噬天狈?

紫堂宿只是稍作思考,就想到了。

这些噬天狈,正是逼死夜凌月的那些人派来的。

那人也许是奚九夜,也许是神妃兰楚楚,亦可能是风谷神帝。

他们放出那么多噬天狈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夜凌月的魂魄不灭。

那幕后黑手也是狡猾,他(她)也知道,人的三魂七婆中,最重要的就是命魂。

一旦缺失了命魂,就算是找到了其他三魂六魄也是无用。

在天狈的尸山后,紫堂宿果然现了夜凌月的命魂。

只是除了叶凌月的命魂之外,他还现了一个男人。

确切的说,那是一个男人的命魂。

这几天几夜,那一缕命魂一直在守护着叶凌月的命魂,且是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

因为耗力,那一缕命魄已经很渺茫了,看上去,随时都要消散。

那是紫堂宿入世以来,见过的唯一一个可以与他本人媲美的男人。

看到了紫堂宿时,那一缕命魂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他闪开身,将身后的夜凌月的的命魂,交给了紫堂宿。

当紫堂宿重新凝聚好叶凌月的魂魄时,那一缕命魂才消失了。

时隔多年,因为神罚的缘故,紫堂宿忘记了很多事。

可唯独陨神崖下的那一幕,他记得很清楚。

那一缕命魂,就是帝莘的命魂。

~谢谢大家的打赏月票各种鼓励,月票加更送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