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了?

帝莘看了看四周,没有现任何异常。

“终于可以回去了,只是去时人多,回来时却只有我们几个了。”

身后,挽云师姐语带惆怅

古九洲的事,经过了一番波折后,总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太虚墓境之谜已解,赵天狼的仇也报了,可付出的代价也很大,秦小川死了,月沐白也死了,洪明月下落不明,孤月海前来历练的队伍,一下子少了几人。

身为领队人,挽云师姐觉得很是愧疚。

众人回忆起秦小川,都是一阵沉默。

一直以来,秦小川都是队伍里的开心果,有他在,众人总是会不知不觉地笑出来。

他死在了太虚墓境,这件事,至今大伙儿都很难接受。

叶凌月心中甚至还有一丝希翼,阿光带走了秦小川的尸体后,也许有法子可以救活小川,但她也知道,这个几率很渺茫。

“师姐,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好在五姐治好了伤,又有了好归宿,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说得也对,其实这次的收获也真是不小。”

挽云师姐提起了些精神,看了眼身前的叶凌月和帝莘,还有不远处形影不离的黄俊和叶流云。

说起来,这次的古九洲之行,还真是成就了几对有情人。

舞悦即将嫁给赤烨,凌月和帝莘也是水到渠成,就连不显山露水的黄俊居然也私下和瑶池仙榭的叶流云好上了。

说起黄俊和叶流云,两人也算是患难与共,两人在古九洲时,就已经决心结为双修伴侣。

这一次云笙和帝莘之所以先不回夏都,而是先返回孤月海,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想帮黄俊和叶流云牵线。

在古关口,众人又等候了几天。

可惜的是,除了叶凌月一行人外,孤月海数年前一起进入古九洲历练的门派弟子中,再无人返回。

这就意味着,孤月海的其他弟子,都已经死在了古九洲。

回到孤月海时,已经是三日之后。

得知帝莘等人返回,尤其是其中有一人还得到了神印,整个孤月海都沸腾了,无数的师兄弟妹们全都前来围观。

最后还是无涯掌教出了面,才将那些弟子们遣散了。

无涯掌教召集了几名历练回来的弟子,免不得要一阵夸赞,只是在召见叶凌月时,无涯掌教望着叶凌月额头上那一抹若隐若现的神印时,叹了一声,也不知是感慨亦或者是惋惜。

寒暄了几句后,叶凌月辞别了无涯掌教,她打算回独孤天一趟。

自那一日,在太虚墓境里和师父紫一别后,叶凌月就再也没见过师父紫。

待到叶凌月离开后,无涯掌教单独留下了帝莘。

“为师本还以为,你会是最早成神的一个,没想到……你最终还是将机会留给了那丫头。”

无涯掌教唏嘘着。

帝莘微微一怔。

“师父早就知道,我身上有神印?”

连帝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魂魄里会有神印烙印,想不到无涯掌教竟然早就看出来了。

所以,这才是他收他为徒的真正原因?

“如果不是因为那枚神印,你能吸走老夫的修为?”

无涯掌教一提起这事,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当初刚见到还是男婴的帝莘时,就觉得此子不凡。

待到灵力灌顶后,他才现,帝莘的魂魄有异。

本以为可以捞到个成神的徒弟,以后也算是给孤月海多了个靠山,可谁想到,这小子倒好,把神印随随便便就送人了。

不过既然对象是叶凌月,无涯掌教也就忍了。

反正叶凌月也是孤月海出去的。

“所以师父……你也早就知道,我是妖的事?”

帝莘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

既然连他的魂魄里有神印,无涯掌教都能看得出来,那他真身为妖,无涯掌教只怕也早就看出来了。

无涯掌教没有吱声,算是默认了。

帝莘深吸了一口气,俯身跪下,冲着无涯掌教行了一礼。

“多谢师父。”

这一句多谢,却是真心诚意。

在明知他是妖的情况下,无涯掌教依旧收他为徒,传授他武学技艺,视如己出,这份恩情,帝莘永世难忘。

“你谢错人了。”

无涯掌教抬抬手,示意帝莘无需多礼。

“师父?”

帝莘惑然。

无涯掌教却不愿再多说,有些事他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

无涯掌教目光深沉,看向了无涯峰远处的某个方向。

帝莘顺着无涯掌教的目光,不由一怔,那方向……却是独孤天。

难道说……帝莘心底一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

时隔数年,叶凌月再到独孤天时,独孤天里早已今非昔比。

她来之前,曾问过无涯掌教,师父紫可曾回来过。

无涯掌教的答案让她有些失望,无涯掌教说,紫堂宿离开独孤天后,就不曾回来过。

尽管知道师父紫不在,叶凌月还是进入了独孤天。

独孤天里,一片空荡荡的,不见师父紫,不见式神鼎,也不见三界鹰。

他真的没有回来。

叶凌月心底有些空落落的。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棵生长在独孤天里,枝叶繁茂的梧桐……菩提树。

叶凌月也是回忆起前世种种后才知道,独孤天底下的这一棵乃是菩提。

紫叶金身,和当年的那一棵小菩提树多么的相似。

只是那时的紫叶菩提不过是一棵小树苗,而眼前这一棵早已是成长为了参天神木。

脚踩在了地上,地面上铺了一层软软的菩提叶上,一阵沙沙的响声,分外好听。

“我知道你就是紫紫……我不知你为什么不想承认。我这次来是想与你告别的,紫紫,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嘛?”

叶凌月将额轻轻触在了那一棵紫叶菩提上,恰如年幼时那般,她轻声呢喃着,将自己所有的心事,开心的不开心的,全都倾诉给了紫紫听。

这是她最后一次回独孤天了,再过不久,她就要去神界了,以后怕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一片心形的菩提叶,从枝头滑落,轻轻碰触到了叶凌月的脸颊,恰如情人的吻,卑微而又不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