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等人见到了阎立,已经是数日之后。

南幽都没落后,阎立妖王就带着阎族部落脱离了南幽都,将部落迁移到了距离北狱司和南幽都接壤的一片水土丰美的草原上,距离阎九所在的位置,不过数十里。

“帝莘,真的是你?”

阎立望着眼前的帝莘,一时之间,感触颇多。

闵清王妃更是拉过了帝莘,嘴里不停地唠叨着,不外乎是埋怨帝莘回到妖界后,这么久都不来看他们夫妻俩。

除了与自家洗妇儿和阎九在内的少数几人亲近些外,帝莘前世今生都没经历过几次这般的场面,不免有几分尴尬。

好在小九念很机灵,看出了自家干爹不自在,从自家奶奶手中把帝莘救了出来。

帝莘这才稍松了一口气。

“婆娘,我有话要和帝莘说,你先招呼几位贵客去客帐休息。”

阎立妖王冲着闽清王妃使了个眼色,王妃会意,亲昵地拉着叶凌月和小九念离开了。

王帐里,只剩下了帝莘和阎立妖帝两人。

帝莘沉默了良久,才取出了一个骨灰罐,交给了阎立。

“这是帝纣的骨灰,能够安葬他的,也只有您了。”

帝莘离开太虚墓境时,叶凌月瞒着帝莘,火化了帝纣的尸体,成了墓境后,才交给了他。

帝纣险些杀了叶凌月,叶凌月又知道了他小时候对帝莘所做过的种种苛行,她也憎恨帝纣,巴不得眼不见为净,让他曝尸荒野。

可一想起,帝纣是帝莘在世上唯一真正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叶凌月的心又软了。

她不想帝莘以后后悔。

对于帝纣此人,他恨过,麻木过,却始终无法像一个正常的儿子那样,行孝道,将其安葬。

“妖十三陵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没想到帝纣他居然会……哎,帝莘,无论他做了什么事,他终归是你父亲。我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苦衷,他原本很重义气,一定是生了什么,才会让他成了这副样子。”

阎立妖王也是近日才听说,好友帝纣竟没有死,一直蛰伏在妖十三陵里。

“阎叔,你不用再替他解释了。人死如灯灭,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是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要知道,我娘她到底是什么人?”

帝莘不会告诉阎立,就是他口中的这个重义气的好兄弟,一度为了折磨自己的儿子,想要杀死自己的好友一家。

怨恨,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帝莘宁可将怨恨的种子永远埋藏在自己一人的心中。

他唯一心存疑惑的就是自己的心事。

洗妇儿和云笙相认的事,对于帝莘并非是完全没有触动的。

尽管生死纲上早已断言,他六亲无靠,可帝莘依旧心生了一丝希翼,他的娘亲,会不会也像是云笙那样,因为不得已的苦衷,才放弃了他。

“我不知道你娘是谁,以前我们都怀疑过她曾经是人族。可现在看来,她应该不是人族,而是神族。否则帝纣就不会这么多年,费尽心思,蛰伏在太虚墓境里。太虚墓境里有神印,他必定是因为想要夺取神印,成神。”

遗憾的是,阎立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阎九那小子连孩子都有了,你和凌月姑娘也该抓紧些了?”

阎立可是将帝莘当成了半个儿子的。

他虽说看着是个大老粗,但粗中带细,也看出了帝莘和凌月两人的确是两情相约。

帝莘此番回来,和以前是不同了的。

虽说外表没啥变化,但那神情之间,明显多了几分人气。

你看,这才刚提到凌月两字,帝莘的眼眸就柔软了几分。

“得到她父亲的肯后,我们俩就成亲。说起这个,这次我们前来,正是为了救阎九……”

帝莘不想让阎立夫妇担心,只字不提叶凌月要前往神界的事。

得知叶凌月有可以救阎九的法子,阎立夫妇欣喜若狂,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同意了叶凌月使用生死符镇压变形符的提议。

次日,叶凌月带着小九念、帝莘等人一起前往阎九的封印地。

当看到那一座长满了青苔的石碑时,叶凌月看了眼帝莘和小九念。

小九念紧张的绞紧了衣角,眼巴巴地望着那块石碑。

叶凌月走到了石碑前,像上次治疗赤烨那样,迅将一枚生死符碎片,融入了碑体。

四四方方的石碑,出了碎裂的声响。

当阎九高大而又略有些消瘦的身形,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阎九依稀和当年没什么区别,脸上依旧挂着阳光的笑,只是俊朗的眉宇间,多了几分沧桑。

帝莘走上前去,朝着阎九的肩膀就是一拳。

“阎九,我的好兄弟。”

没有道歉,也没有泪水,有的只是一句迟来的问候。

“帝莘,好兄弟。”

阎九朗声笑着,也冲着帝莘的给了一拳。

两人同时大笑了起来,给了对方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这一天,他们足足等了五百多年。

千言万语,所有的感激,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两个肉麻的男人,你们够了,有了兄弟,忘了儿子。”

叶凌月撇嘴,冲着阎九努努嘴,指了指一旁的小九念。

也不知阎九这男人是不是迟钝,他最该安抚的应该是小九念好伐。

从出生都没好好抱过自己的儿子,阎九当兄弟,那叫一个优秀,可若是当父亲,却是大大的不合格。

阎九这才留意到了小九念哀怨的眼神。

“儿子!”

阎九快步上前,就想要抱小九念。

“站在,谁是你儿子!”

小九念望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有七八成相似的男人,忽然炸毛了。

他挥了挥小拳头。

“除非娘亲接受你,否则我是绝不会承认你这个负心汉是我爹的。”

小九念终归只是个几岁大的孩子,他对于阎九的感情也很复杂。

一方面,他很渴望阎九的回归,可另一方面,他又恼恨阎九当初为了兄弟抛妻弃子。

最可恶的事,他恢复人形后第一反应,就是和干爹抱抱。

他那么爱干爹,以后的日子,就跟干爹过去吧!

小九念说罢,头一扭,干脆用后脑勺对着阎九,顾自生气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