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娘,落到了云笙的耳里,就如石破惊天,又如平地惊雷。

犹如做了一场持久不醒的梦,恍恍惚惚中,直到叶凌月投入了云笙的怀里。

就如多年以前,那个乖巧的小女孩,刚学会走步,她小心翼翼,蹒跚了几步,一头撞进了云笙的怀里。

时光飞快而过,怀里的叶凌月早已不是那个小小的孩童。

可她身上的气息,对自己的依恋,并没有因为几百年的时光流逝而减少。

月儿还是那个月儿。

她还认自己这个娘!

云笙心底所有的忐忑,在一刹那,烟消云散。

母女俩的泪水再也控制不出,夺眶而出,打湿了彼此的衣襟。

见惯了生死的医佛云笙,这一刻走下了神坛,哭得犹如一个孩子。

她的月儿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娘,你莫哭。”

叶凌月哽咽着,拭着云笙面上的泪水。

“月儿,你也别哭。”

云笙也擦着叶凌月颊上的泪痕,母女俩见了彼此的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两人哭哭笑笑,母女之情反倒愈深厚。

“月儿,你已经恢复了全部的记忆,那……”

云笙平静些了后,再看看叶凌月。

凌月以前的容貌和气质像云笙,有着天狐族的妩媚娇憨。

可这一次破除了生死符,浴火重生后,却有些不同了。

倒不是说容貌上有了变化,而是气质上变得更加清冷犀利,倒是有些像是其父夜北溟了。

见她眉宇之间,多了一股说不出的意味。和在青洲大6时遇到的叶凌月不同,眼前的叶凌月多了一种外露的锋芒,即便是在人群中,也能一眼辨认出来。

这样的叶凌月,坚韧不屈,千难万难也拦不住她。

“我都记起来了,包括阿日阿光还有爹爹。”

叶凌月颔,提起了家人时,她的神情柔软了不少,眼眸还带着温暖之光。

可她却只字不提奚九夜和兰楚楚的事,云笙并不知,凌月有没有想起他们,以及他们曾经对她所做的一切。

“说起凌光那坏小子,我这就去找他,这小子,瞒着我们私下来找你,险些闯出大祸来。”

云笙虽有千言万语要和女儿说,可她看了眼一旁的帝莘和紫堂宿,心领神会,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

“凌月,能恢复实在是太好了。待到你一切安定之后,再来看看你义母和你的两个义弟,我还有事在身,得先回冥界。”

冥日也和叶凌月寒暄了几句,也召开了四方冥蛟,离开了。

偌大的太虚墓境里,一下子只剩了凌月、帝莘和紫堂宿三人。

从叶凌月苏醒,到母女相认,帝莘和紫堂宿一直在旁没有话。

叶凌月的目光在帝莘、紫堂宿的面上都逗留了片刻。

帝莘和紫堂宿早前所做的事,云笙方才已经告诉她了。

眼前这两个男人,对她的好,她也全都知道了。

她无以为报,一时之间,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叶凌月权衡了一番后,还是看向了紫堂宿。

“这一次,多谢师父了。”

叶凌月冲着紫堂宿,行了一礼。

紫堂宿眸光暗了暗。

他和帝莘,都倾尽所有,去救她。

叶凌月不谢帝莘,却独谢了他?

个中的亲疏远近,已经是一目了然了。

紫堂宿心中苦涩,一口郁闷之气憋在了心底,他丢下了一句。

“不需要。”

他转身就要离开。

叶凌月见了紫堂宿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也有些急了。

她只当师父是个性情清冷的人,可方才她感谢时,师父紫的眼神明显变了。

她说错了什么?

紫堂宿赌气走出了十几步后,忽听到背后。

“紫紫……”

只是两个字,却让紫堂宿猛地一顿,他的瞳剧烈收缩着,呼吸也跟着紊乱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紫堂宿才转过了身来。

叶凌月就站在他身旁不远处。

她的脸上,堆着最柔软的笑,眼底,闪动着和儿时一般明亮的光。

她看着他,笑着。

“你是紫紫吧。”

紫堂宿,就是那一颗菩提树。

在叶凌月找回童年的记忆,现自己就是小凌月时,她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的师父紫,就是那一棵陪伴着度过童年,听她啰里八嗦,说了一大堆话的紫叶菩提吧?

他们的气质,如此相似。

难怪,她当初在刚遇到紫堂宿时,那么快就无条件的信任他,他是她的师父,可在她心目中,他就好比一棵可以依靠的参天大树。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陪伴着她。

紫堂宿的唇动了动,喉咙里,像是卡着一把刀刃,疼得厉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半晌,他的神情冷却了下来。

“你认错了。”

说罢,他不再去看叶凌月,假意没看到叶凌月眼底的惊诧和不信。

他转身离开,不带点滴的留恋。

“师父……”

师父否认了。

叶凌月茫然,难道她真的认错了?

可是,他们明明那么相似。

叶凌月觉得有些难过,她觉得,师父似乎有些变了。

“洗妇儿,你把我给忘了。”

身后一双手臂环了上来,帝莘搂过了叶凌月的肩,对上了她的眼。

帝莘将她眸里的难过和不解全都看了进去。

该死的紫堂宿,死鸭子嘴硬,居然敢惹洗妇儿不开心。

帝莘的手掌覆在了叶凌月的眉心,轻轻揉着。

叶凌月回过了神,瞅了瞅帝莘,见这厮的俊脸上,一副被丢弃的路人狗的可怜样。

她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我怎么就忘了你了,难道我也要谢谢你不成?”

谢谢这种词眼,在叶凌月看来,可是对外不对内的。

帝莘对她好,帝莘为了她不计一切,和师父紫所做的一切,那是不同的。

帝莘的好,她享受的理所当然。

自家男人不对自己好,那该对谁好去?

“你个小没良心的,看来真是把你给宠坏了,忘恩负义了。”

帝莘没好气道,忍不住,刮了刮叶凌月的鼻尖。

“那可不怪我。谁让你宠了我五百年,都宠得我习惯了。”

叶凌月吐了吐舌,眼底一片璀璨,帝莘却是听得一愣,看来,这一次洗妇儿浴火重生的背后,还生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