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日这一次取神印,足足用了近半天的时间。

待到帝莘和冥日再次传来时,帝莘的面色惨淡,就如害了一场大病。

烙在了魂魄上的神印,取出来时,就如剜心一般,帝莘经历过的苦难,可想而知。

冥日的手中,却多了一抹萤火似的光辉。

他走到了石棺前,手一扬,那一抹神尊钻入了叶凌月的眉心。

神印融入了叶凌月的肉身的一瞬,叶凌月的肉身上多了一层荧光,已经渐渐失去了红润的面色,又迅恢复了光泽,看上去和她平时没什么两样。

而且在融入了叶凌月的额头后,那一抹神印的光芒黯淡了许多。

“神印离体一次,会流失大量的神力。这一枚神印,已经两度离体,所以神力大打折扣,会降低它的品级。但是它是原始神印,总归是有好处的,但至于什么好处,恐怕要以后凌月成神封测之时,才能知晓。不过,有了神印庇护,凌月的肉身不会腐烂,我们还是尽快去太虚墓境看看。”

云笙本想让帝莘留下,可帝莘却执意要随他们返回太虚墓境。

一天找不到洗妇儿,他的心就一天没法子放下来。

“没有任何踪迹,连一丝魂魄消失前的痕迹都没有。”

冥日等人抵达了太虚墓境后,一番仔细的查看,可冥日的神情却越来越凝重。

如此一来,根本没法子寻找叶凌月的魂魄。

“冥日,真的没有其他法子了?”

冥日摇了摇头,云笙的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

她浑身冰冷,悲伤没顶而来,一旁的啵啵搂住了云笙,两人都红了眼眶。

“有法子,但要帮忙。”

紫堂宿忽然开口说道。

“紫堂师傅,你这话是何意?”

云笙红着眼,轻声问道。

她自知道当初是紫堂宿帮凌月凝聚魂魄后,对紫堂宿有所改观,但言语间,依旧很避讳。

“我不是你师父。”

紫堂宿目无表情,说了一句。

他的师父,只有月徒弟一个人。

她是月徒弟的娘,她管他喊什么师父。

“……”

云笙和啵啵的眼泪,硬生生被紫堂宿给逼了回去,两人都有种啼笑皆非之感。

“他是说,他可以想法子找到凌月的魂魄的下落,但是需要有人帮他。”

尽管很不情愿,可帝莘还是义务帮紫堂宿翻译了一回。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面瘫男说话颠三倒四的。

“你真有法子?”

冥日还有几分不信,连他都没有法子,他可不信紫堂宿有那个能耐。

说起来,紫堂宿是云笙带过来的,可他让冥日的感觉却很怪异。

他不是人,也不是神,冥日没法子看穿他。

“冥日,也许可以让他试试。”

云笙见状,忍不住说道。

在场,唯一对紫堂宿的来历有些知情的,只有云笙,但是由于某些原因,云笙不方便说出紫堂宿的来历。

紫堂宿没有搭腔,他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冥日。

只见他唇间蠕动,念念有词着。

伴随着古老的咒语,他的周身,浮现起了一缕缕浮光,那些浮光,就如剪影般,聚集在一起。

光影交错,五颜六色,就像是雨后的彩虹,又像是朝霞,让众人的眼都为之迷乱。

那些光影,聚集在一起,汇聚成了一条河川。

只是在河川之内,流动着着的并非是流水,而是一粒粒的沙粒。

那些沙粒,都闪动着动人的光泽,它们如流水般,不断地流动着,只是流动的方向,并非像是一般的河流那样,东流入海,相反是自西向东的流,也就是逆流。

“那是时光之川?”

当那一条缓缓流动的逆流之河出现时,冥日的那冰山脸上,出现了震惊之色。

所谓的时光之川,有未来之川和过去之川,顺流为未来,逆流为过去。

传闻只要跨入了时光之川,就能让时光逆流,斗转乾坤。

可这些,冥日只是早前在古老的典籍上看到过,在现实中,他从未真正见过时光之川,那可是失传了很久的古神通。

这样的能耐,只怕如今在位的四大神帝都未必会。

想不到,既然竟有幸见到,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的。

这么说来,这个叫走紫堂宿的,也是神?

只是为何在神界,从未听说过关于他的传闻。

“一人。”

紫堂宿在召出时光之川后,额头也是汗水不止,看得出,即便是他,运用了这么逆天的神通,也吃力的很,不知能坚持多久。

时光之川能让时光逆流,但是它无法改变已经生的事实。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回到过去,紫堂宿和冥日也不可能改变任何已经生的结果。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叶凌月的魂魄到底去了哪里。

冥日顿时心领神会。

他望了眼云笙和帝莘,两人都微微颔。

时光之川能进入的人数有限,最适合进入搜集魂魄的无疑就是冥日,只要置身时光之川,就能会到过去。

只要能回到凌月被刺杀的那一刻,抢在凌月的魂魄失踪前,救下她的魂魄。

冥日和紫堂宿一起进入了时光之川。

脚下时光之砂不停地流淌而过。

浮光化为了风,冥日再睁开眼时,恰好就看到了太虚墓境的那一幕。

“帝莘,云神医!”

叶凌月推开石棺的棺盖,还未看清里面的情况,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她抬起了头来,看到了帝莘和云笙。

时间恰好停顿在了,叶凌月被刺杀的那一刻。

可就在那时,从石棺里,一道黑影掠出,刺向了她的后背。

凌月面上的神情骤变,匕刺入了她的后背,鲜血绽开,就像是一朵凄美的蔷薇。

“凌月!”

冥日目光一凛,看到了叶凌月的体内,有一缕魂魄飞了出来。

几乎是同时,冥日和紫堂宿都看到,叶凌月腰上的一个袋子,落到了地上,从袋子里滚出了一面小镜子。

小镜子里折出了一道光。

光芒将叶凌月的魂魄,吸入了镜子里。

在那面镜子里!

冥日毫不迟疑,一脚跨出了时光之川,宽大的衣袍,卷了过去,顺势就要将那面镜子抢下来。

可就在冥日和紫堂宿出现的一瞬.

紫堂宿和帝纣互看了眼,两人的神情都为之一变。

两人不约而同道。

“是你?!”

~赶出来了,看完记得投个月票这个月没几天啦有免费票票的别藏着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