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叶凰玉在伤情稳定后,就恰好遇上了来夏都采办的兄长。

她带着孩子,离开了夏都,返回了秋枫镇。

一路上,云笙都在暗中尾随。一直到了秋枫镇,云笙才止住了脚步。

叶家的车马进了镇,没多久,夜北溟从镇里走了出来。

“一切都办妥了?”

云笙迎了上去。

“我已经将开灵丹和那口鼎都想法子送入了叶家。只是小野猫,为何你要将那口鼎也……”

从叶凰树到夏都再到开灵丹被秘密送入叶家祠堂,这一切,都是云笙和夜北溟分头安排好的。

夜北溟为了安心,还特意赶到了秋枫镇详细了解了叶家,顺便以一名酒客的身份提起了夏都洪府洪放迎娶新媳入门的事。

叶家的人得知消息后,商量了一宿,在老爷子叶孤的默许下,叶凰树才昼夜兼程,赶到了夏都。

至于夜北溟口中说的那口鼎,就是早前,夜凌月陨落时,只身跳入的那一口鼎。

按理说,这口鼎是害死女儿夜凌月的凶器,当初夜北溟看到这口鼎时,鼎已经有些残旧了,里面的丹药也全都没了。

夜北溟盛怒之下,差点没砸烂它。

可云笙看了看之后,却执意要带回那口鼎,还找人修复了这口鼎。

“我总觉得,这口鼎不简单。更何况,它和我们家月儿也有些渊源。况且我在鼎上还留了一抹神力,待到月儿满了十三岁后,只要靠近那口鼎,就会触鼎内的神力。月儿才会服用下开灵丹。”

云笙笑了笑,于是夜北溟也不再多问,夫妇俩这才结伴离开。

只听得“卡擦”一声,深陷在记忆里的叶凌月被一阵声响惊醒了。

当所有的记忆,如潮水般的回拢后,那一面罔生镜,应声而裂,完成了它的使命。

直到这一刻,叶凌月前世今生,所有的记忆碎片,真正拼凑完整。

周遭的一切景象,都消失了。

叶凌月现,自己再度置身在那一个古怪的太极图之上。

太极图上,那象征着死的那半边黑色勾玉,已经破碎了,直留下了象征“生”的那半边勾玉。

“所以……我到底是叶凌月,还是夜凌月?”

叶凌月自言自语着,此时此刻,她的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的脑中,有一瞬充满了仇恨。

一些早前她不明所以的事,全都一清二楚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远在北境的神妃兰楚楚会命令混元老祖来杀她。

也知道了,为什么奚九夜会来人界。

还有洪明月,又为什么会突然顶着一张和她相似的脸,出现在奚九夜的身旁。

这些人都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来达成他们的私欲。

而她夜凌月,早前就沦为了他们的踏脚石。

“那些欺了我的,负了我的,我绝不放过。神又如何,再活一世,你们谁也逃不了。”

奚九夜、兰楚楚,她恨,恨奚九夜的无情,恨兰楚楚的卑鄙,可就在仇恨彻底操控叶凌月的意识时,她又想起了很多。

帝莘……爹娘……还有冥界的义父和义母,还有男扮女装,以另一种方式保护自己的好弟弟光子,还有阿日……五百年了,他们自始至终都想着她念着她。

五百年前,她有眼无珠,爱上了奚九夜。

她任性地离家出走,几乎斩断了自己的一切羁绊,可他们全都还深爱着她。

还有帝莘……想起了帝莘时,叶凌月眼底的仇恨之光渐渐敛去。

原来,她和帝莘竟在五百多年前就认识了。

那个男人,竟然为了一句她从未放在心上的话,守了她近五百年。

她……有愧与他。

这一份份的深爱,她无以为报。

她必须活下去,离开这里。

只是,她该怎么离开。

叶凌月整理了思绪,看了眼脚下的那一个庞大的太极图。

“这就是生死符?”

叶凌月已经恢复了记忆,她同时也想起了一些早年在八荒神境时,爹娘告诉她的一些关于生死符的事。

这生死符,很是神秘,它到底是什么,别说是叶凌月,就连神界的火炎帝君也说不上来,只知道是一种很古老的诅咒或者说是妖符。

可具体,要怎么解,却早已经失传了。

传说唯一能缓解生死符的,就是代代相传。

它一出生就在夜凌月体内的,也是因为这生死符的缘故,所以她体质很弱,没法子练武,甚至连精神力,云笙夫妇都不敢让她修炼。

这次,叶凌月的魂魄离体,被禁锢在这里,必定也是生死符搞的鬼。

叶凌月进来时,是莫名其妙的,至于怎么出来,如今罔生镜碎裂,她更摸不到头绪了。

“一定有法子可以出去。”

叶凌月沉思着。

她索性盘腿坐了下来,冥思苦想了起来。

而就在叶凌月困在了生死符里时,云笙、帝莘还奚九夜也带着装载着叶凌月的尸体的石棺,在四方冥蛟的帮助下,到了冥界,见到了冥日夫妇。

“主人,这是怎么一回事?月儿她怎么……”

啵啵看到了石棺里,闭着眼一动不动的叶凌月,急了。

她离开前,一切都还好好的,本以为这一次,主人和凌月一定可以母女团圆。

“我还是去迟了一步,五百年前和五百年后,我都迟了一步。”

云笙摇了摇头,一脸的怅然。

“还不迟,我们还有时间,只要在七天之内,找到她的魂魄,让其魂魄归体,洗妇儿就能活。”

帝莘坚定地说道。

“哎!怎么是你,你不就是那个鬼神帝莘嘛。”

啵啵正满脸的惆怅,可一看到帝莘,傻眼了。

这张脸,化成灰,她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她还记得,那会儿自己还去围观过他洗澡……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啵啵的眼挡在了。

冥日看了眼帝莘,将自己正在犯花痴的妻子搂在了怀里。

“原来如此,她就是你舍身成人的真正原因?”

“我找到了她,可终究没能保护好她,这一次,又要麻烦冥神了,希望冥神能帮我们找到凌月魂魄的下落。”

帝莘拱手,朝着冥日行了一礼。

~文里的一些bug,你们提出来后,芙子会在网站改掉,谢谢提醒。另外,要求师父紫露大腿的,嗯,万能芙满足你们,继续求新生出来的免费月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