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

虽是看不清那男鬼的神态,可从他的声音里,叶凌月听出异样来。

这家伙不怀好意!

叶凌月看出来了,看小凌月却上当了,她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想要答案,先去找点吃的给我,我饿了。”

那男鬼不紧不慢道。

“鬼魂也要吃东西?”

小凌月眨巴着眼。

“在冥界的鬼魂,都是实魂,每日会有定食,否则魂体会越来越弱。”

男鬼难得有这份耐心。

劳役所每日正午会分一些兽肉。

但那些下等的兽肉,只能维持一定的魂力,对于男鬼而言,塞牙缝都不够。

所以他才会“主动”前去千鬼池受刑,目的就是为了采集千鬼池里的魂力,强化魂体。

也只有他这般修为的鬼魂,才懂得如此的采补之法。

刚说完,小凌月就在身上一阵摸索,摸出了一个小荷包来,从里面摸出了一大把的瓜子、红豆糕……

“喏,这些是娘亲给我准备的小零嘴,都给你吃。”

小凌月可不是个小气的孩子。

望着那一堆,乱七八糟,参合在一起,连颜色都看不清的零嘴,男鬼面具下的嘴角,狠狠地搐了搐。

“你不吃嘛?”

小凌月歪着小脑袋,一副和小伙伴分果果的既视感。

男鬼深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才伸出了手来,那几根修长苍白的手指,硬着头皮,在小荷包里捡了一颗糖果。

那糖果的样子有些古怪,有一根细直的管状尾巴,用了张五颜六色,看着不大好吃的皮包着。

反正男鬼生前死后,都没看到长得这么奇怪的糖。

“你也喜欢棒棒糖啊,还喜欢可乐口味的,我也最喜欢吃这种。”

小凌月一看,顿时乐了,拍着小手,一副遇到知音的神态。

她那双本就生得漂亮无比的眸,因为欢喜,弯成了月牙形。

那一笑,仿佛整个星空都盛载在她的眼中,让人看得不由心神一恍。

这糖果,是娘亲几个月前带着她去现代时买回来的。

由于不能经常去现代,所以数量有限,小荷包里的这一颗已经是最后一颗了,小凌月一直舍不得吃。

棒棒糖?可乐?

那是什么鬼?

还有,着小不点笑成这样子算什么意思?

年纪小小,就从哪里学来的这手狐媚可人的模样。

作为一个冷傲的近乎孤僻的鬼魂,男鬼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不认识这种糖果的。

男鬼就如抓了烫手山芋似的,胡乱将那颗糖果塞进了衣袖。

忍,且忍着,待到完成了目的,他再一定要让这碍眼的小不点有多远滚多远。

“糖果也给你了,你可以告诉我怎么看出我的伪装?”

因为一颗糖果,小凌月陡然觉得这个男鬼没那么讨厌了。

男鬼干干笑了两声。

“这点糖果还不够,你要真想知道答案,还需要陪我去一个地方。”

男鬼瞥了眼小凌月寄在腰间上的一块令牌。

小凌月这下子可是现了他的不怀好意了。

她忙捂住了自己的那块令牌。

“你你你,别打我的令牌的主意。你想逃跑,门都没有。”

男鬼一阵头疼,这小鬼,说她蠢吧,有时候贼机灵的。

他生前死后,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女人和小孩,偏这小不点集合了两者之大成。

“放心,我不是想逃跑。冥界之内莫非王土,我一介鬼魂,除非成为鬼神,否则是无法逃离冥界的。我只是想进冥宫,看一眼生死纲。我身上有锁魂链,无法使用魂力,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说着,深怕小凌月不相信,男鬼背过了身来,褪下了一部分衣物。

他的身后的琵琶骨上,锁有一根手臂粗细的符链,那链条使用蛟龙筋炼制而成,坚韧无比,非神器不可斩断。

寻常鬼魂被这样的锁魂链困着,不死也要残,也就这男鬼,看着稀疏平常,行动自如了。

小凌月也不知道什么是生死纲,但听样子,似乎是一本书。

“你为什么要看那本书?”

小凌月瞅瞅男鬼,可惜看到的只是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具。

“我想知道我父母的下落。”

男鬼说话间,言语淡然。

小凌月和叶凌月都吃了一惊。

难道说,这男鬼是个孤儿?

人都已经死了,他还要找寻父母的下落,看不出,此鬼倒是个重感情的。

即便如此,叶凌月也认定了此人绝非善类,只可惜她没法子劝阻小凌月。

“如果只是看一眼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等我消息。”

小凌月拍着胸脯保证。

一人一鬼就那样下了约定,余下的几日,小凌月还时不时来看望男鬼。

每次都还很友好地带一些小糕点小零嘴分给“小伙伴”吃,男鬼每次都极其勉强地收了下来。

眨眼过去了半个月,某一天,小凌月很是高兴地来找男鬼,说是午时过后,可以带他进冥宫。

今天冥日和夜北溟外出视察去了,云笙正在给啵啵做产前检查,是最佳的进宫时间。

只是小凌月没法子把人带进冥宫,男鬼需要自己混入冥宫。

也不知男鬼用了什么手段,午时一过,小凌月就在冥宫的一处秘密通道看到了他。

“生死纲就在冥神的御书房内,不过那边戒备森严。一般人很难靠近,不过我已经想到了法子,你待会听到我的叫声,就立刻潜进去。说好了,你只能看生死纲。义父火可是很吓人的。”

小凌月说着,就一溜烟跑到了御书房外。

只听得她哎呀大叫了一声。

御书房外的那些冥卫听到了动静,蜂拥而上。

男鬼趁着这个机会,溜进了御书房。

冥神的御书房内,各类书籍摆放整齐,只是四下找寻了一遍后,并没有看到生死纲。

男鬼凝目,看到了看御书房的几面墙壁,在东面的墙壁上,现了一个暗门。

他正准备用手推,就见御书房的窗户“吱啊”一声被打开了,小凌月从外面跳了进来。

她这一跳,又慌又急,一步留神,居然把脚给崴了,顿时小脸拧巴在了一起,憋得红红的。

~稍迟还有一章月票加更,啃一口每个投票的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