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用紫火来生火?

叶凌月顿时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叶凌月并不知道,这口看似和油锅没什么两样的锅,在冥界有个叫法,名为千鬼池,是冥界劳役所里,最苛刻残酷的刑罚,至于怎么苛刻残酷,那就只有亲历过千鬼池的重犯鬼魂才知道了。

叶凌月和小凌月的运气不错,她们深夜潜入,恰好就看到了千鬼池行刑的时候。

在千鬼池旁,已经排着一只队伍。

这时,牛驼人带领的那只队伍也停了下来。

队那名在人间行凶多时的人族宗主也被押了出来,送上了千鬼池。

按照冥界的刑法,犯了一百年劳役以上的鬼魂,每个月都要在千鬼池里行三次刑。

“居然有新人,这老家伙犯的是什么罪?”

掌管千鬼池的是一名半鲛人,它不怀好意地瞅了瞅那名背着三百多条人命的人族宗主。

“掳掠,总归不是个好货色。”

牛驼人说着,狠狠推了那宗主一把,后者被吓得两腿软,怎么也不肯靠近千鬼池。

“还不滚下去,难道还要请你下去不成。一刻钟,熬不过不准上来。”

那半鲛人恶狠狠道,一脚对准了那名宗主的后背,把他踹进了锅里。

那大锅里,原本翻腾着的气泡,在那名作恶多端的人族宗主跌入后,气泡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只见那些气泡,不断幻变着,那哪里是什么气泡,分明是一些长者利齿的恶鬼。

那些恶鬼,已经好些时日没有进食了,这会儿都饥饿难耐。

它们嗅到了新的魂体的气味,如饥似渴,对准了那名宗主,啃噬着他的四肢脸庞,每一寸魂体都不肯放过。

一些鬼混,深知钻了那名宗主的眼窝,将他的眼珠子直接挖了出来。

还有一些,钻入了他的脏腑之内,生生啃噬着。

人族宗主惨叫连连,毫无招架之力。

他想要浮出水面,可那口锅里的液体,很是古怪。

它像是有千斤重,魂体在了里面,根本无法浮出来。

千余名恶鬼,就如千余条食人鱼,它们前赴后继,那名宗主根本无力反抗。

不过是几个眨眼的功夫,那名人族宗主就再也没有了声息,可怜那魂魄,竟是在千鬼池里灰飞烟灭了。

“啧啧,居然只有一息的时间,这次的新人实在是太弱了。”

那名半鲛人面露不屑之色。

他又扫了眼队伍里的其他鬼魂,那些鬼魂吓得连声求饶。

“除了那家伙,其余人都只有几十年劳役,还需安排差事。”

牛驼人嘿嘿笑着。

这些冥使大多冷血无情,对这些残酷的刑法,完全不看在眼中,

“听冥宫那边的兄弟们说,宫里来了贵客,是神界的医佛夫妇。改明个,我得告个假,找医佛给我的婆娘看看身子,我俩都成婚一百年了,连个蛋都生不出来。”

那半鲛人一脸的憧憬。

“那你可是找对人了,听说医佛人美心眼好,无论是人还是鬼,到了她手里,都是药到病除。”

牛驼人随口应道。

就在他们俩闲聊的功夫里,又有一些鬼魂下饺子似的,先后被送入了千鬼池里。

那些魂魄大部分都是劳役所的老鬼,千鬼池的千鬼噬体虽然苦不堪言,但到不至于无法忍受。

大部分人,都被啃了一身的皮肉,好歹没魂飞魄散,被半鲛人捞了上来。

小凌月和叶凌月都看到惊心动魄,就是这时,一直在说话的牛驼人和半鲛人忽然噤了声。

早前傲慢无礼的半鲛人,有些胆战心惊地看了看队伍。

原来队伍的最末尾,站着一名鬼魂。

与其他鬼魂到了千魂池就吓得肝胆欲裂不同,这名鬼戴着副面具,隐身在黑暗之中。

他长身玉立,虽是看不清容貌,但看其举止,想来是很淡定的。

能在千鬼池前这般淡定的,不过是两种人。

这一种人,就像是早前的宗主新丁,不知道千鬼池的厉害。

还有一种人,无疑就老油条,对千鬼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从牛驼和半鲛人的表情看,这名鬼面男子,无疑就是后者了。

“这家伙怎么来了,他这个月的千鬼池的刑罚不早就行过刑了嘛。”

牛驼人和半鲛人嘀咕着。

“哎,是他自愿来的,拦也拦不住啊。”

半鲛人也是一脸的苦逼样。

这男鬼,是半月前,四方冥蛟带回冥界的。

刚到冥界时,此鬼就引来了巨大的骚动,就连冥神都惊动了。

具体的缘由,是因为这男鬼,在被引渡到冥界之前,因为怎么引渡的问题,把冥使中的大哥大四方冥蛟给狠狠揍了一顿,据说还把四方冥蛟老大给毁容了。

听说此人原本在妖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世魔王,身上背了血债,没有数千也有上万,那劳子的人族宗主的罪孽,在他面前一比,那就是小儿科了。

冥使们都以为,冥神这一次必定会雷霆大怒,狠狠重罚这恶鬼。

哪知道冥神思量了一番后,只是判了此鬼一百年劳役,关押在劳役所。

冥神的轻判,让一干冥使很不服气,他们就暗中串通了劳役所的冥卫,让他们好好地招呼这不识相的家伙。

当天,十几名冥卫就带着百名鬼魂,一起前去教训这男鬼。

哪知道,那些冥卫全都被打得缺胳膊短腿,那些鬼魂更惨,直接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到了。

冥卫们打不过,又生了一计,就是让这家伙下千鬼池。

哪知道……

牛驼人和半鲛人正想着。

那男鬼已经走到了池边,只见他和其他鬼不同,戴着面具,穿着的服饰也不是一般的囚衣,而是一袭墨玉色的长袍。

他随手脱下了长袍,露出了一身肌理分明的魂体来,上面还有几道疤痕,徒增了几分男人味。

那是具极其健硕的男体,即便是成了鬼魂,依旧是冲涌着阳刚之气。

叶凌月见了那身体,微微一怔,隐约觉得很是眼熟。

男鬼涉水而行,进入了千鬼池。

只可惜他脸上的鬼面,并没有摘下。

叶凌月也没法认出,此人到底是何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