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小凌月一溜烟跑出去的模样,附身在小凌月体内的叶凌月只觉得有些好笑。

这小家伙,还真是她小时候?

居然贸贸然就溜出去了,看来还是爹娘保护的太好了,不知人心险恶、天高地厚了。

爹娘嘛……叶凌月感慨着,知道云笙和夜北溟竟是自己前世的爹娘时,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可很快,她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有这样的爹娘,前世的她可比这一世的她幸福多了。

叶凌月回想着白天,父慈女孝的场景,还有云笙脸上自心底的笑容,暗暗有些羡慕。

回过神来时,小凌月已经跑出了寝宫。

冥界的建筑,粗犷且庞大,没有过多的修饰,看上去都差不多。

对于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孩童而言,夜色下的冥宫,无疑是个大迷宫,这里的各个入口树影绰约,很难辨别。

可小凌月却机灵的很,她今日进入冥宫时,看似在冥宫里溜达,可事实上,却用云笙调配的一种特殊药粉幽磷粉,在这个要害位置都涂了只有她才认识的标记。

到了夜间,幽磷粉就会出一片片的萤火般的光辉,很是清楚。

小家伙不仅机灵,耳目也很聪敏,稍一有风吹草动,周围有冥卫经过,她都会立刻躲开。

如此一来,她一路行来,居然没被人抓住。

这倒是让叶凌月有些意外,打心眼里,有些暗暗佩服这小家伙了。

“义父好像说了,离开冥宫有个传送阵,可以抵达冥界的劳役所,那里关押着冥界拘来的鬼魂。”

小凌月瞅瞅四周,黑漆漆的夜空衬得她的一对眼珠子,越活灵活现。

她寻觅了一番,果真找到了个传送阵,小凌月熟门熟路地进了传送阵。

再张开眼时,周遭的情形已经变了。

她置身在一片宽阔的广场上。

冥界其实很广阔,但一般意义而言,冥界的核心区域就在冥宫方圆百里之内。

冥宫附近,设有劳役所和轮回盘。

原本还有一块镇魔石碑,但近几十年前,当时还不是神尊的云笙为救夫,前来寻找夜北溟的娘亲的魂魄。

当时镇魔石碑受损,冥日索性就另修了劳役所。

所谓的劳役所,其实就是一大片开阔的劳役地。

在劳役所里,没日没夜,每个身犯罪孽的鬼魂都会被在这里接受处罚。

按照刑法,他们的劳役时间有长有短,短则一年,多则一百年。

待到他们洗刷了前世的罪孽,才可以投入轮回盘,重历六道。

小凌月和一般神界小女孩不同,一来她有个来自现代的娘亲,神女们要学的琴棋书画,云笙一概不主张。

二来她自小体弱,认字早,养病时已经博览群书。

这书看得多了,好奇心也就更加重了。

她在书籍中,看到了不少关于人死之后的事,对冥界很是好奇,这次难得有机会来,自然要好好观摩一番。

她前往劳役所时,恰好一位牛驼冥使赶着一队刚拘役过来的鬼魂,进入了劳役所。

那一队里,说来也是古怪,魂魄有老有少,从八十岁的到两三岁的孩童魂魄,居然都一并给拘了过来。

小凌月和叶凌月都很奇怪,都说到冥界劳役所的鬼魂,大多十恶不赦,那些一清二白的鬼混,可都是直接入轮回盘的。

为何这一队鬼魂里,会有无辜的孩童。

“我说牛驼,你这一队拘过来的鬼魂,也太参差不齐了吧,这才多大的孩子。”

一名巡逻的牛头蛇面冥使唾了一口。

“嗨,你哪里知道,这一队的鬼魂,带队的是人界的一名宗主,他作恶多端,用了活人血肉来修炼,身上背了三百多条人命,冥神判他劳役五百年,这还不够,他的妻妾子嗣孙子,也都一并要连坐劳役。”

冥神上任后,刑罚极其严苛,引得神妖人三界为之震动。

但不得不说,自打冥神实施了连坐制度后,威名远播,冥界各方势力安定了许多,就连人界,都有一些宵小得了消息,不敢再为非作歹。

叶凌月一听,这才心中了然。

小凌月已经趁着两位冥使不留神的时候,混入了那一队鬼魂中。

她身上穿着的,本就是就寝时的寝衣,衣服也披头散着,和小囚犯没什么两样。

那两位冥使倒也没有留神,那牛驼冥使驱赶着那队魂魄进了劳役所。

无论是叶凌月还是小凌月,可都是第一次来劳役所。

才一进入,就听到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响。

刚走几步,就见四周游离着大量面容灰绿,青面獠牙的鬼魂。

这些鬼魂,身上背着红色的百余斤重的“岩石”,仔细一看,那些岩石并非是普通的岩石,而是烧红了的烙铁。

每走一步,那烙铁就会烙在了魂魄上,那些魂魄嘴里哀嚎惨叫着,魂体日益萎靡。

又走了几步,就见数十名魂魄,跪成了一排。

只见数名冥卫,手中挥举着一柄柄鬼头大刀,刀光闪过,虽无血溅当场,但那些魂魄的头颅,被砍成了两断。

那些被砍掉了头颅的魂魄,惨叫了一声,有一些吓得直接昏死了过去。

再有车裂马踏之刑,拔石车磨之刑,那些魂魄,按照罪行,被安放到了不同的区域,经历刑法。

魂魄到了冥界之后,化为了实魂,拥有魂体,实施刑法时,所受的疼痛折磨,和常人无异。

但最过可怕的,还是精神上的折磨。

众生百态,一些魂魄无法经历重刑,等不到劳役结束,就已经在劳役所里被重刑折磨的魂飞魄散。

只有极少数的魂魄,才能熬过劳役,冲入轮回盘。

叶凌月看到这些赤裸裸的刑罚,也不由心底憷。

难为了小凌月,居然还能一路东张西望,好奇地看完了,俨然跟个观光客似的。

叶凌月正纳闷着,现小凌月正瞅着劳役所正中的一口大池子。

说是个池子,它不过是个巨大的铁锅。

足足可以容纳百余人一起下锅。

锅里,沸腾着漆黑色的液体,看上去像是沥青。

锅下,是大量堆积起来的符木,符木燃烧着,释放出的火焰,竟是紫火。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