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五雷追魂符就要落入石棺,夕颜面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就是这时,她忽然看清了石棺里,叶凌月的容貌

夕颜那双浑浊不堪的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那女人,竟和北境的那名神后……北境的那名女军神长得如出一辙。

这世上绝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这个叫做叶凌月的,到底是什么人?

“不管是谁,谁都不能跟我争帝莘,死去吧!”

夕颜赤目欲裂,那张符箓上的篆文熠熠生辉。

不管是北境女军神,还是帝莘的双修伴侣,只要和帝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夕颜都不会留下她的性命。

那五雷追魂符,乃是上古妖符,内里蕴含着雷罡电海,一旦引爆,威力无穷,别说是人的肉身,就是神魂都要四分五裂。

“夕颜,你找死。”

帝莘厉喝一声,身如流光般一掠而起,化拳为掌,一掌击中夕颜的肩膀。

“万般寂灭。”

却见一座玲珑宝塔倏然出现,那宝塔上宝光大作,塔门骤然打开,将那张五雷追魂符吞入了塔中。

帝莘见了那塔,立时认出了那是神器寂灭塔,早前巫重和末日骄阳就是被此塔封印的。

他劈掌落下,一掌将夕颜击向了那座寂灭塔。

寂灭塔中,神光闪动,仿佛有无尽的吸力,夕颜惊呼了一声,身子难以控制地被寂灭塔吸入了其中。

“不!帝莘,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夕颜的惨叫声,从寂灭塔中传出。

只听得一阵雷电轰鸣的声响,寂灭塔剧烈颤了颤,夕颜的呼救声由高变弱,她的肉身,在五雷追魂咒的五雷轰顶之下,迅崩溃。

到了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一代妖后夕颜,竟是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真是个疯女人,活该。”

舞悦等人见了夕颜惨死,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来。

这一次的妖十三陵之行,拜夕颜所赐,几大代表队的损失都很惨重。

这女人,为了一己私欲,做了这么多坏事,早就该死了。

“好在月儿的肉身没有受损。”

云笙吁了一口气,看向了紫堂宿。

紫堂宿衣袖一扬,那一口寂灭塔落到了掌上。

那口宝塔,也不愧是玲珑宝塔。

它可大可小,一落到了紫堂宿的手中,只有袖珍大小,很是迷你。

看紫堂宿的架势,他似是要用寂灭塔楼凝聚叶凌月的魂魄。

众人都目露惊色,看不出,紫堂宿的这口塔,不仅让妖邪之徒魂飞魄散,还能凝聚魂魄?

却见紫堂宿掐了个指诀,寂灭塔飞入了半空中。

六角琉璃飞檐上,六个铃铛轻轻摇晃了起来,只听得叮叮咚咚,就如溪水拍打在了卵石上,从耳边流过。

伴随着六个铃铛同时响起,寂灭塔悬在了半空,整个塔身出了萤火般的光泽,煞是美丽。

等待了一刻钟后,紫堂宿眉头蹙了蹙。

他没有现叶凌月的任何一个魂魄。

叶凌月的三魂七魄居然全都消失了。

人死之后,三魂七魄会离开身体,可一般而言,只要在七天七夜之内,三魂七魄都会在原宿主的身体,或者是身前常呆的地方逗留。

可叶凌月死去不过几刻钟,她的魂魄照理就在附近,可一个都找不到。

紫堂宿的心,揪了起来。

“可有找到她的魂魄?”

帝莘和云笙等人,也注意到了紫堂宿的异常。

紫堂宿摇了摇头,寂灭塔暗了下来,飞入了他的衣袖中。

“怎么可能会找不到?难道说月儿已经魂飞魄散了?”

云笙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叶凌月的魂魄和寻常人的魂魄不同,毕竟是遭受过一次重创的。

紫堂宿沉默。

寂灭塔都无法凝聚叶凌月的魂魄,那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就是云笙所说的魂飞魄散。

其二就是叶凌月的魂魄在其他地方。

紫堂宿更愿意相信后一个可能。

只是,太虚墓境只有这么大,叶凌月的魂魄又能藏到什么地方?

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细细搜寻。

时间越久,魂魄归体的副作用也就越大。

看着石棺里,面目栩栩如生,却再也没法子睁开眼的叶凌月,云笙和夜凌光神情黯然。

石棺猛地被托举了起来。

“你干什么!”

紫堂宿手下一按,制止帝莘搬起石棺。

“我带着她,去冥界。”

帝莘记得,冥界是掌管神魂的地方。

冥神一定知道叶凌月的神魂在什么地方。

“对!冥日一定知道。帝莘,你不用心急,我有捷径前往冥界。”

云笙想了起来,可不是嘛,冥日一定会知道叶凌月魂魄的下落。

她于是举起了手中的权杖,这一次,出现在她脚下的是一个漆黑色的六角星芒。

伴随着一阵蛟龙长吟,那六角星芒召唤真里,一头散着死亡气息的四方冥蛟破阵而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到了那头冥蛟时,在场的舞悦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尊敬的医佛大人,不知传唤小蛟有什么事?”

那四方冥蛟气势惊人,几乎遮盖了大半个天空,它看上去很是可怕,可在云笙的面前,却乖巧的犹如一头小爬虫。

“四方冥蛟,我需要你帮忙,带着这具石棺与我的几个朋友,一起前往冥界。”

四方冥蛟穿越冥界和人、妖两界,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前往冥界。

云笙和啵啵以前和四方冥蛟有过一些交情,四方冥蛟敬她医术高明,又是八荒神后,对她倒是恭敬的很。

“医佛大人的朋友,自是可以的,只是小蛟最多只能带四人……”

四方冥蛟居高临下,扫视着云笙身后的几人。

看到了石棺旁的帝莘时,四方冥蛟很明显地打了个激灵。

“医佛大人!您怎么和这个恶棍在一起,当初就是这家伙剥皮削肉,害得小蛟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四方冥蛟的嗓音里,透着又惊又恐的意味。

“帝莘害得你?难道你们之前见过?”

云笙吃了一惊,不由回头看了看帝莘。

难道说,早前帝莘还到过冥界?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她从来没听说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