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声音才落,就见一口鼎忽然从紫堂宿的身上“嗖”的一声,钻了出来。

那鼎半大不小,比起叶凌月的乾鼎要大不少。

只听得轰的一声,那鼎气势惊人,落到了地上,震裂了几块砖石。

众人细细一看,现那是口鼎,正是早前叶凌月在独孤天时,帮助紫堂宿看守过火候的式神炼药鼎。

式神炼妖鼎乃是鼎灵,它一直爱慕着紫堂宿,但又怕紫堂宿现了它后,将它当成妖怪收拾了,所以这么多年来,这厮一直装傻充愣,除了叶凌月和乾鼎鼎灵,从来没人知道它的存在。

今日它见自家紫紫被人欺负了,还骂不还口,它一冲动,就火爆脾气上身,冲了出来,替紫堂宿辩解。

嘴笨?

紫堂宿微微皱眉,这个怪物小鼎难道是在说他?

他只是不喜欢辩解,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说话,和嘴笨有半毛子关系?

紫堂宿决定了,回去就用黑火把这口看着就很笨的小怪物鼎给炼聪明点。

式神炼药鼎逞一时之快,暴露了身份,它觉得身后,有一道冷飕飕的目光落在了它身上。

嘤嘤,完蛋了,紫紫一定是把它当怪物了,它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不?

不管了,无论是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它也要替紫紫出头。

式神炼妖鼎索性就豁出去了。

它腆着鼎肚,三条短短的鼎足一跺,指着云笙。

“尤其是你这女人,你最没资格说紫紫的不好。你以为,当初如果不是紫紫暗中帮忙,你那个笨蛋女儿能重生?只怕连魂魄都找不全了。”

式神炼妖鼎气鼓鼓着。

紫堂宿选择化为人形后,只带走了三界鹰和一口鼎。

那口鼎,就是如今的式神炼妖鼎。

为了紫紫,它不惜离开土生土长的地方,一直跟随在他左右,只不过,它那会儿还只有朦胧的灵识。

可就算是灵识再怎么模糊,式神炼妖鼎也清楚地记着,紫紫赶到时,夜凌月已经陨落。

他站在了陨神崖前,纵身跃下,一人到了陨神崖下。

七天七夜没有停歇闭眼,将那些游离在陨神崖旁的夜凌月的魂魄碎片一点点收集。

它本以为,他会带着夜凌月的魂魄碎片离开。

可哪里知道,他最终,却将魂魄暗中托付给了云笙夫妇。

只因为,紫紫在暗中看到了云笙失去爱女后,伤心欲绝的模样。

世人都误会了紫紫了,他是一个心底很柔软的人。

若是爱上了,就会连爱人身旁的人也生生护着,只因为他知道,在饱受情伤之后,夜凌月心心念念着的,就是回到父母亲人的身旁。

也正是因为见过紫堂宿不为人知的一面,式神炼妖鼎最终才会对紫堂宿死心塌地。

“你说当初月儿的魂魄是他收集的?”

云笙哑然。

她自然是记得的,奚九夜逼死了月儿后,北境封锁了消息,导致她们夫妻俩在足足十天后才获得了女儿的死讯。

两人匆匆赶到北境,一路厮杀,千难万难,才赶到了陨神崖下。

陨神崖下,早已没有了女儿的尸体和那口她自焚身亡的鼎,不用说,也是被奚九夜那狼子野心的家伙给取走了。

云笙那时,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只是在陨神崖下,寻找着女儿的残余魂魄。

让她惊喜的是,她竟真的收集了女儿的魂魄,也是靠着那魂魄,她和夜狐狸最终才在青洲大6,遇到了叶凰玉母女俩。

云笙一直以为这是机缘巧合,哪知道,竟然是因为紫堂宿的缘故?

若是真的如此,说起来,紫堂宿岂非是早就认识月儿?

可云笙的记忆里,可没有紫堂宿这号人物的存在。

“她不笨。”紫堂宿冷不丁蹦出了一句话。

“谁允你说我洗妇儿的坏话了。”紧接着帝莘也极其不悦地扫了式神炼妖鼎一眼,声音那叫一个寒冷彻骨啊。

式神炼药鼎打了个哆嗦,这人都死了,还这么多人护着。

它可不敢再说下去了,灰溜溜挪到了紫堂宿的脚边。

紫堂宿也懒得正眼看它,只是依旧和帝莘对峙着。

“大伙都别吵了,老大要是知道你们为了她失和,一定会很难过的。紫堂尊上,你上次能救老大,这次也还能救对吧?”

小吱哟和小乌丫也眼眶红红,及时出声制止了这群大人们的吵架。

小吱哟可怜兮兮地望着紫堂宿。

云笙和夜凌光也是精神一振,满怀期盼地看向了紫堂宿。

叶凌月这一次的死,比起上一次来,境况要好上许多。

至少她的肉身还在,有云笙和夜凌光双保障在,只要魂魄归体,必定能活过来。

眼下,就看紫堂宿救不救了。

搜集魂魄,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即便是在冥界,也只有冥神冥日一个人可以做到。

可叶凌月死在了太虚墓境,再找冥日过来,时间上是不行的。

“我且一试。”

紫堂宿颔。

他那日预见了叶凌月的死时,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并没有告诉众人,搜集魂魄并非容易之事,即便是他,也需要耗费几大的气力。

“谁也不许救那个贱人,她早该死了,她死了,帝莘就永远是我的了。”

就在众人一片缄默时,只听到一个疯癫的声音。

一名相貌丑陋的老妇,又哭又笑着,冲了进来。

“那声音,她是夕颜妖后!”

舞悦等人大惊,万万没想到,昔日千娇百媚的夕颜妖后会成为这副丑陋不堪的模样。

夕颜现自己变得丑陋不堪后,形如崩溃,神智早已失常。

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帝莘和叶凌月在一起。

她成了这副样子,全都是叶凌月不知羞耻,勾引了帝莘。

她方才一直蛰伏在暗处,听到了叶凌月已经死了的消息时,她欣喜若狂,可哪里知道,这群人居然要复活叶凌月。

她的手中,多了一张古符,那古符乃是夕颜藏在了身上,用来保命的南幽古族仅剩的一张五雷追魂符。

夕颜再也按耐不住,跳了出来,趁着众人惊愕之时,就将手上的那张妖符丢向了石棺。

~继续求个免费月票,月票多的话,周末大芙努力一把,加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