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太虚神尊也是古怪,什么不好藏,居然在这么隐蔽的石室里隐藏着一口石棺,难不成,是用来做自家的棺木的?

叶凌月纳闷着,走到了那口石棺前。

石棺大小,足以容纳一整个人平躺,

棺盖上,写着三个篆体。

叶凌月获得了三足鸟人女王的“灵言”后,对于妖界的大部分文字和语言都是认得的,可这棺盖上的字,她却一个都不认得,可以断定,这绝不是人界或是妖界的字。

“难不成,这是神界的文字?”

叶凌月纳闷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那口石棺。

她的手落在了棺盖上,试着用精神力查看石棺里到底是什么,可惜毫无收获,显然,这口石棺已经被人用特殊的法子,设下了禁制,防止精神力的窥探。

叶凌月用试着用手推了推石棺的棺盖。

让她意外的是,看着很是笨重的石棺的棺盖居然轻而易举被移动了。

石棺被打开了一个口子,只是依旧看不清石棺里到底是何物。

于是她用力一推,石棺内竟是空无一物。

“居然是空的?”

叶凌月咋舌着,看来这口石棺还真的是太虚神尊为自己准备的。

既是如此,不如将太虚神尊的骸骨移入石棺内,也算是报答了他留下兽极八阵的恩情。

叶凌月正欲转身去找回那骸骨。

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洗妇儿!”

帝莘和薄情冲入了石室中。

看到了叶凌月平安无事,帝莘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些。

听到了帝莘的声音时,叶凌月还有几分错愕,她正欲回答。

就是这时,帝莘的心狠狠一搐,凤眸里布满了惊恐之色。

他惊呼出声,人已经扑向了叶凌月。

“帝纣!不!”

叶凌月神情一变,骤然转身。

石棺的棺盖忽的一翻,一名身着铠甲的妖族男子腾空而起。

那个男人,有着妖族才有的齐硕身形,他的眼底,闪动着嗜血的红光,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帝莘。

帝莘眼底那种惊恐,让那个男人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手中,一把匕猛地刺入了叶凌月的背后,没入了她的胸腹。

那一刺,来得太快,叶凌月甚至来不及戒备。

鲜血泉涌般流出,一股森寒刺骨的力量,淹没了叶凌月的意识。

冰冷的匕刺入叶凌月的背后时,她只觉得眼前一点点地暗去,唯一能看清的是帝莘和薄情疯了般扑了过来。

“月儿!阿姐!”

一声悲悸的惊呼声,云笙和夜凌光等人,也恰好在这时,看到了叶凌月被击杀的一幕。

她腰上挂着的那个生命乾坤袋落到了地上,鲜血染红了命乾坤袋。

云笙身形一晃,全身的气力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般。

“多年不见,帝莘,我们父子总算是又见面了。任何人,都不要靠过来,否则,我就让这女人死无全尸。”

帝纣一把扼住了叶凌月的咽喉,制止帝莘等人靠近。

“父子?”

云笙和薄情等人回过了神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帝莘。

“把她还给我,帝纣!”

帝莘沙哑着声音,他的眸已经化为了一片血色,就如一颗熠熠生辉的红宝石。

他看着泪泪的鲜血,从叶凌月的体内流出。

洗妇儿一动不动,就如死了般,被帝纣控在了手里。

心头犹如被人狠狠捅了一刀,帝莘的脸上,裸露在外的四肢上,因为痛苦和愤怒,浮现了一条条的妖纹。

“帝莘,这就是你问候父亲的方式?我还以为,你至少会好奇我为什么没有死。”

见帝莘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狰狞的脸,帝纣啧啧不已。

五百年前,他被帝莘体内的初具规模的末日骄阳击杀。

帝纣原本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毕竟那时候,帝纣的皮肤、骨肉甚至是脏腑,都已经被灼烧,和焦炭没什么两样。

若非是因为如此,帝莘当初也不会认定了帝纣已经死了。

可就在帝莘离开太虚墓境后不久,帝纣又苏醒了过来。

他的伤势极重,甚至无法包扎疗伤,更不用说离开太虚墓境。

甚至于,连早前的那个传送阵也跟着消失了。

也是帝纣命不该绝,就在他以为自己非死不可时,他却意外现了墓地里的一个密室。

那个密室力,供奉着一口石棺。

那口石棺里,不知何故,蕴含着一股极其神秘的力量。

那股力量,甚至能够修复因为末日骄阳造成的重伤。

帝纣只得爬进了那口石棺,靠着那石棺里的力量,修复着自己的身躯。

约莫是经过了一百多年,帝纣的伤势终于恢复了。

可是太虚墓境也跟着封闭了,帝纣也不知如何离开这里,他只能是在漫长的时间里,等待着太虚墓境的再次现世。

想不到,这一等就过去了几百年,直到这一次,因为夕颜的阴谋,太虚墓境重新开启,帝纣才重临妖界。

“我亲爱的儿子,当年我没杀阎九,今日她就是替代品。”

他还以为,阎立一家人已经是帝莘唯一的软肋了。

想不到几百年后,帝纣还能看到帝莘更加愤怒的一面。

帝莘居然动了真情,喜欢上了一个人族的贱种?

这个女人,比阎九更能刺激他?

帝纣犹如野兽般,鼻子凑近,闻了闻叶凌月身上的气味。

“不要碰她!”

帝莘犹如困兽般,咽喉里出了一阵阵隐呜的声响。

“来不及了,这女人已经死了。这口石棺用来装她倒是刚刚好。”

帝纣相当满意地看看那口石棺,将叶凌月的尸体,丢进了石棺。

“我杀了你!”

帝莘手中,九龙吟一剑刺出,怒气卷带着剑气,竟是出了龙吟般的声响。

“动了情之后,你以为,你还能杀得了我!我可不是当年的帝纣了。”

帝莘体内的末日骄阳,越是绝情,越是威力大增。

只可惜,他动了情念,心底生了羁绊,比起当年来,不见得增强了多少。

帝纣说着,眼瞳一缩。

只见他的眼神迸射出了两道寒光,那寒光席卷而出。

“修罗之瞳,受死吧,你们这些蝼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