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几个人影冲了进来。

正是云笙、小吱哟和小乌丫。

见了来人时,在场几人都是一惊,目光不由自主,落到了为的那名女子的身上。

这人是夜凌光的娘亲?

夜凌光长得好,那是众人公认的,他扮作女人时,举手投足间,都很是撩人,可他恢复男儿身后,就没有半点柔媚的气息,否则也不会让秦小川心甘情愿的沉沦。

早前众人还暗中感慨过,怎样的爹娘,才能生出夜凌光这样的妖孽来。

如今一看,都是恍然大悟,只因为眼前这名女子,委实很美。

她看上去,不过是双十年华,眸如春水,蔷薇色的唇,体态风流妩媚,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妩媚气质,可偏她身上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生圣洁感,让人多看一眼,都觉得会亵渎了她的错觉。

女子说话见了夜凌光,嘴角先是漾起了两个深深的梨涡,眼中有慈爱之光闪动。

可旋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步向前,拎起了夜凌光的耳朵,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

“娘!娘!儿子知错了,你下手轻点。”

夜凌光呲牙咧嘴着,嘴上讨饶了起来。

“知错个屁,你小子出息了啊,一声不吭就丢下了浮屠天,跑到了人界,一去就是大半年。要不是阿日现的早,我到这会儿还被蒙在鼓里。你是不是打算等到被神界的人现了,玩忽职守、擅闯人界,两罪并罚,被捅到了四大神帝那里,难以收场才知道怕?”

云笙眯起了眼,从妩媚可人的大美人一下子化身成了暴怒的母老虎,骂得夜凌光狗血淋头。

夜凌光在心底骂道,好你个夜凌日,居然敢坑小爷。

看小爷改日不到神域战场去,给你的那些虾兵蟹将下个几十斤的泻药,拉你们个肠穿肚烂,否则以本小爷的聪明机智,怎么会被娘亲现。

夜凌光那是怕极了自己这位大美人娘亲的。

外人都说八荒神尊夫妇,男刚女柔,乃是天作之合。

可只有夜家的几个子女才知道,在外面看上去铁血无情的父亲,在娘亲云笙面前,那可比小白兔还小白兔。

夜凌光小时候就亲眼偷看过一次,父亲惹得娘亲生气了,父亲不得不跪在了床尾,扮成了兔子状,才引得娘亲笑了出来,原谅了父亲。

自那以后,父亲夜北溟一家之主的形象,在夜凌光心目中,那可是彻底崩溃了,娘亲云笙高大上的形象则是深入骨髓,怎么都没法子动摇了。

“娘,我这可都是为了阿姐。你可知道,奚九夜那小子也到人界了,他还遇到了阿姐……”

夜凌光可不敢挣扎,由着个子比他还矮了大半个头的云笙拎着,那场景,怎么看怎么滑稽。

“你说奚九夜遇到了你阿姐?什么时候的事,混账小子,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没告诉我。”

云笙气得一个爆栗敲在了夜凌光的脑袋上。

奚九夜若是知道凌月没死,后果必定不堪设想,他们夫妇俩多年来的努力,也就全都白费了。

“娘,你下手轻点,敲死了我,你就少了一个可爱善解人意的乖儿子了。我可是保护了阿姐,差点被奚九夜给杀了,若非是……”

夜凌光说到这里,想起了秦小川时,不免有几分黯然。

云笙看在眼里,正诧异着自家这个没心没肺的儿子,居然也会难过?

看来这一趟的人界之行,并没有白费。

云笙正欲开口询问,生了什么事,云笙的眼皮子一阵疾跳。

“这种感觉?不好,你阿姐身上的封印……”

云笙一把松开了夜凌光的衣领子,目光如炬,落到了天之道门上。

“你们全都退后。我先破了这天罡驱邪阵。”

云笙说罢,夜凌光立刻明白,云笙是要亲自动手,破除那天罡风。

原来这天罡风也不是天然就有的,而是当初太虚神尊为了闭关,确保自己的安全,在天之道门后,绘制了一个阵法。

众人早前听夜凌光和云笙的话,也是听得稀里糊涂。

只是夜凌光的阿姐又是谁,她又怎么会在天之都门后。

正在众人狐疑之时,一向大大咧咧的章全冷不丁迸出了一句话。

“舞悦,你有没有觉得,夜凌光的娘亲和帝莘那口子有点像相似?”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像。”

舞悦方才就一直思索着,子啊什么地方见过云笙。

想来想去,就是想不起来,再一看,夜凌光的娘亲不就是和六弟妹很相似嘛。

倒不是说相貌完全一致,但两个人身上散出的,那股介乎于圣洁和妩媚之间的气质,当真是一模一样啊。

难不成方才他们口中的“阿姐”就是叶凌月?

云笙手中多了一根权杖。

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身下出现了一个六角星芒。

那六角星芒盘旋着,瞬间就击穿了那一扇天之道门。

天之道门里,如狼似虎的天罡风呼啸而来,可是古怪的是,那看似脆弱的六角星芒,子啊遇到了天罡风时,飞旋转了起来。

天罡风一靠近六角星芒,就会被吸收。

在六角星芒的消耗下,天罡风的威力越来越弱。

而云笙眼底的担忧之色,也越来越强。

她能感觉到,在天之道门后,有什么事,正在生。

帝莘带着凤令,按照凤令的指示,现叶凌月竟然就在天之道门后。

天罡风猛如虎,帝莘和薄情也刚突破了天罡风,冲向了天之道门后的那一座密室,两人俱是不知道,天之道门外,云笙等人刚刚赶至。

而在天之道门内的叶凌月……

太虚墓境中,当叶凌月现了太虚神尊的尸体,现了他身下的秘密后,她找出了那一块特殊的墙石。

当叶凌月一拳轰开了那块墙石。

庞大的墙壁轰然倒塌,隐藏在暗处的一间小型是石室出现了眼前。

那石室只有原本的石室的十分之一大小,叶凌月原本以为这里会隐藏着太虚神尊重要的灵宝,哪知环顾四周之后,现空无一物,只有一口石棺,静静地摆放在了整个密室的中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