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令飞出来后,出了轻微的声响。

那一块白璧无瑕的凤令,中间生出了一条裂纹,断成了两半,坠了下去。

凤令怎会无端端碎裂……难道说……帝莘心魂一震。

洗妇儿有事。

凤令和凰令,分别承了帝莘和叶凌月的血,乃是两人的定情信物,一脉相通,曾几何时,是帝莘和叶凌月远离对方时,不可或缺的联系方式。

虽因为禁制的缘故,进入妖界后,凤凰令一直无法用来联系。

可凤令一直完好无损,如今凤令无端端断裂,意味着叶凌月很可能有事。

比起让洗妇儿嫌弃,他更在意的是她的安危。

“放开我,我不去冥界。”

帝莘冷声喝道。

“岂有此理,你以为冥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冥蛟气得不轻,这一个个的,真以为它这个冥使是好欺负的。

四方冥蛟二话不说,抓起了帝莘就要钻入传送阵内。

哪知就是这时,帝莘闷哼了一声。

原本看上去虚无缥缈的魂魄,不断清晰起来。

他的手,握在了四方冥蛟的蛟爪。

蛟龙爪上,一阵疼痛。

不过是蝼蚁大小的一缕魂魄,竟能让冥使四方冥蛟的肉身感到疼痛难耐。

“小子,你敢!”

冥蛟怒咆着,声如惊雷。

但见它蛟尾摆动,一股股死亡气息,在它身旁盘踞。

无数的冤魂,化成了厉鬼,手举骨镰,呈包抄之势,从四面八方,朝着帝莘涌去。

“亡灵咆哮!”

帝莘见了潮水般涌来的亡灵们,体内犹如火山喷般,那一颗末日骄阳,熊熊燃起。

那些亡灵,还未近身,就被灼烧一空。

骄阳之烈,形成了一道火龙,瞬间吞没了四方冥蛟。

四方冥蛟嗷嗷叫着,慌忙松开了蛟爪,可已经迟了。

只见它的爪子上,已经被骄阳灼得一片漆黑,那火势还在迅向上攀爬,四方冥蛟的皮毛骨肉,在眨眼之间,就被燃烧一空,成了一副骷髅蛟龙架子。

四方冥蛟那双已经烧成了两个黑魆魆骷髅的眼珠子,飚出了两滴豆大的眼泪来。

好疼啊,特么的,什么不好说烧,把它的一身好皮肉给烧了。

四方冥蛟那叫一个委屈愤怒恨啊。

它原本是头亡灵骨蛟,一出生就只有骨架子。

因为相貌的缘故,一直不被其他蛟族龙族待见。

好不容易,它打听到,冥界之主冥神可以帮助生肌化皮,就甘愿到了冥界成为亡魂冥使,战战兢兢干了几百年,积累了足够的功勋,才得了一身的蛟龙皮肉,哪知道……

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横的,一个亡魂,体内居然有那么强的力量。

那个滚烫烫的火球,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嗷嗷,你这混账小子!你居然敢烧掉本使的肉身!待我回禀冥界,要你好看!”

四方冥蛟也不恋战,钻入了那传送阵中。

洗妇儿,你一定不要出事!

帝莘心中默念着。

那末日骄阳,一飞冲天,放出了万丈光芒来。

光芒所到之处,地之本门内,那长势大好的桃花林,瞬间枯萎湮灭。

那一棵参天桃花木也迅枯萎。

那棵桃花树正是整个桃花蛊神木的阵眼,它一枯萎,周遭的环境扭曲了起来,只听得嘭的一声,整个桃花蛊神阵一下子被炸开了。

“我们这是怎么了?”

原本困在了桃花蛊神阵中的众人,薄情、夜凌光、章全等人俱是一脸的茫然。

方才在蛊神阵中,他们经历了颇多的幻境。

那些幻境,有他们心底的渴望,也有他们不愿意直面的最黑暗的过去。

众人只觉得心神摇曳,险些难以自持。

“帝莘,你不能走!”

桃花蛊神阵一破,夕颜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她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想要释放出一道古符,拦下帝莘。

可她很快就惊悚地现,自己体内,一缕妖力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妖力呢?”

夕颜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看清了自己的手时,夕颜尖叫了一声。

“我的手!”

她的手,那双看上去柔弱无骨,白皙的不见一丝毛孔的手,皮肤皱巴巴的,青紫色的筋犹如蚯蚓般,爬满了她的手臂,这哪里是一个妙龄女子的手,分明是一双老妇的手。

夕颜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手可及处,一样是皱巴巴的老皮,她看着自己垂至腰际的长,也全都斑白了。

三月桃花,一夜凋零,竟是变得比残花败柳还不如。

难道这就是桃花蛊神木的代价?

“南幽铃儿!南幽铃儿,你快出来!”

夕颜绝望地嘶吼着。

可是南幽铃儿的声音,迟迟没有传来。

太虚神尊的死,已经让南幽灵儿遭受重创。

更不用说,这一次的桃花蛊神阵被强行突破,南幽铃儿和夕颜都是遭遇了重创。

夕颜瞬间老去,妖力全无,韶华不在。

南幽铃儿的元神,则是随着桃花蛊神阵的崩溃,彻底溃散了。

也许这对于她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

她终于可以去追随太虚神尊了。

身后,夕颜的声音还在不断地回荡。

帝莘飞身一纵,手中握着那块凤令,朝着远方的入口去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余几人面对这一幕,都是面面相觑。

薄情略一皱眉,回想起帝莘手中握着的那块令牌,似乎叶凌月也有一块。

难道说……薄情不敢再往下想,随着帝莘一起,一掠而出。

“一个两个的,都怎么回事,二话不说就走了。我们也跟上?”

章全纳闷着,就招呼舞悦赤烨和夜凌光也跟上。

待到夜凌光和舞悦等人一起离开了地之本门后,哪里还有帝莘和薄情的影子。

“那两家伙,到哪里去了?”

章全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进了天之道门?”

夜凌光看了眼天之道门。

“可那里面有罡风,我们几个的实力,没法子通过。”

舞悦为难着。

“谁说通不过。”

就在众人犯难之际,一个声音,犹如及时雨般,落到了众人的耳里。

夜凌光听到了那声音,骤喜道。

“娘!你怎么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