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块壁石冰寒刺骨,若非是叶凌月吸收了数种异火,体质比一般人的火热很多,只怕手一沾上,就会被冻僵。

她不得不祭出了灰火,灰火包裹住了叶凌月的整个右掌心。

叶凌月抬起了食指,敲了敲那块壁石。

只听得墙壁后面,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叶凌月眸色微凝,手化为拳,运起了一身的元力,骤然出拳……

就在叶凌月出拳的那一瞬,身陷桃花蛊神阵的帝莘,还徘徊在五百年前的记忆中。

两个半大不小的小男孩,从狗洞里钻了出来。

“呸,呸。”

爬在后头的小阎九抹了抹脸上的灰尘,欣喜地张望着四周。

前方,矗立着一片连绵的墓地,正是妖族的妖十三陵。

“帝莘,我说得没错吧,这地方有个暗道,可以进入妖十三陵。那些迂腐的老家伙不让你进入妖十三陵,我就偏带你进来。”

小阎九一脸的不满,搭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帝莘的肩膀。

“我童年时,竟来过妖十三陵?”

约莫六七岁的帝莘,站在了这片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身陷桃花蛊神阵的帝莘,在阵法里,已经眨眼过了数年。

这几年间,他跟随阎立学妖术和武学,实力提高了不少。

桃花蛊神阵里的时间流逝极快,帝莘很快就现,在这里遇到的人和事,都是他幼年遇到过,经历过的。

这桃花蛊神阵,本身就是他幼年记忆的一部分,只是他不知道,夕颜让他深陷童年记忆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是想改变当年背叛的事,还是希望与他重新开始。

在这几年里,帝莘遇到了童年时的夕颜,以及童年时的战痕、夕仲等人。

他们和以前一样,依旧成了他的朋友,夕颜也很喜欢粘着帝莘,但帝莘从未给过她任何机会。

帝莘从始至终,都没放弃过找寻离开桃花蛊神阵的法子。

他也时刻提防着帝纣,生怕他会对阎九一家人有什么不好的举动。

好在,帝纣这些年依旧常年征战在外,对于阎九一家人对帝莘的照顾,他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今日,是妖界几大古族的族长及其家眷、各族贵族们一年一度祭拜妖十三陵的日子。

按照规矩,只有纯种的妖族贵族才能进入妖十三陵。

身为南幽古族的古老分支之一的阎族的少族长,小阎九自然是有资格的。

但当小阎九带着帝莘一起进入妖十三陵时,帝莘被人拦在了外头,还被羞辱成了“妖人混血的杂种。”

小阎九一听,当场就火了,他也不愿意再进入妖十三陵,而是拉着帝莘神神秘秘地绕到了妖十三陵的一个极其僻静的角落。

他指着一个狗洞,告诉帝莘,那是他有一次在妖十三陵内现的密道,只要钻进去,就能进入妖十三陵。

他还以为,帝莘会因为无法进入妖十三陵而感到自卑。

帝莘原本是不愿意爬狗洞的,可一想到妖十三陵内埋藏有太虚秘境。

或许他可以在太虚墓境里,现什么有利的脱离桃花蛊神阵的线索,他就和兴致勃勃的小阎九,一起钻了进去。

在钻入狗洞时,帝莘才现,这个狗洞居然就在南幽帝陵神殿后的一处花园里。

“嘘!族长带着一群人往前殿走了,我们去后殿看看。”

小阎九正准备拉上帝莘。

可这一拉,身后一空,帝莘居然没了影。

“哎!帝莘这家伙,搞什么鬼,要是被人现了就惨了。”

小阎九急了,这次祭拜,包括夕仲、帝纣和阎九在内的人,都在场。

擅长南幽帝陵,玷污了帝陵的圣洁,那可是重罪。

小阎九紧张了起来,他想了想,猫着腰,朝着后殿的方向潜去。

就在帝莘和小阎九爬出狗洞时,帝莘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来……快来……孩子,我已经等待你很久了。”

那声音,虚无缥缈,似乎很远,但又很近。

帝莘听到了,再看看小阎九,他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没听到那个神秘的声音。

听到了那声音时,帝莘迟疑了下,生怕其中有诈,他还是悄然离开了小阎九,循着那声音的指引,朝着南幽帝陵的深处走去。

五百多年前的南幽帝陵,比起五百年后帝莘、叶凌月等人遇到的,要新一些。

由于祭拜的缘故,大部分的侍卫都随着族长夕仲等人,一起在前殿祈福。

帝莘走了大半个神殿,就在后殿很不起眼的一个位置,他看到了一个光点。

那声音,就是从那光点里飘出来了的。

若是这会儿叶凌月也在场,她必定会认出,这光点正是她进入人之初门后遇到的那个光点,正式它带着她进入了兽极八阵的考验。

对于未知的事物,帝莘往往是警惕的。

但那声音,就如有着无穷的魔力。

也许那光点后,隐藏着离开桃花蛊神阵的线索。

哪怕只有一成的可能性,他也不愿意放过。

帝莘没有再犹豫,一脚跨入了那个光点之中。

周身,景物幻变,帝莘已经进入了一个石室中。

在石室里,他看到了一张石榻。

在石榻上,竟坐着一具干尸。

可让帝莘更加惊讶的事还在后头,就在他以为那是一具干尸时,干尸忽然动了动。

“孩子,我总算是等到你了。”

这具干尸,竟然没有死?

帝莘这才现,那干尸的胸膛,有微弱的起伏。

干尸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了一口气。

他极其艰难地阖动着眼皮子。

“你是何人?”

帝莘打量着石室的布置,觉得这里的布置,看上去和早前走过的太虚墓境里的那些石室摆设如此大胆相似,帝莘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个模糊的猜测。

那干尸很是艰难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来。

那哪里还是一只手臂,分明就是风干的皮包骨。

“我是太虚神尊,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一个能和我进行神力感应的人,你听到了我的声音,你将是我的神印继承人。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快,伸出手来,让我将我的神印和修为,传给你。”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