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光闪过,那头小狮子倒在了血泊里。

“你不需要有感情。”

帝纣收剑,眼眸如刀锋一般无情。

帝莘的脚底腾起了一股寒意。

饶是他是成人的心态,但是看到帝纣的举动时,也不由心底腾起了一股寒意。

脑中,断断续续有一些记忆随之复苏。

那是关于妖祖帝莘童年时的记忆。

他的记忆中,的的确确也有类似的情景。

那一次,同样是秋伐归来,只不过和这次稍微有些不同。

帝莘捡了一头小狮子。

他很喜欢那头小狮子,瞒着帝纣养了足足三个月,他甚至不惜让出极其可怜的一部分食物给小狮子。

可就在三个月的某天,帝莘外出寻找食物时回来,却现小狮子倒在了血泊里。

帝纣砸死了小狮子。

他也使用今天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冰冷了吐出了这句话。

这是怎样的一个父亲,竟在自己孩子面前做出如此的举动。

帝莘的童年,就是在类似的情况中度过的。

他只要有遇到喜欢的东西,哪怕是只表现出有丝毫的好感,帝纣都会将其摧毁。

时间一久,帝莘变得越来越内敛,不轻易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也不轻易动感情。

若非是遇到了阎九一家人,只怕帝莘已经彻底变得冷血无情了。

帝纣看着帝莘,像是要等待着他哭出来。

这是一个任何三岁的孩童,在此时此刻都应该有的反应。

血泊里的小狮子,那双漆黑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出了哀嚎声。

帝莘走到了血泊旁,举起了一块石头,砸了下去。

小狮子再无了声息。

帝纣眼神微变,帝莘迎视上他的目光。

两人对视之时,气势竟是不相上下。

这孩子,变了。

“帝纣,你跑哪去了,族长正找你。”

阎立走了过来,看到了父子俩。

他拍了拍帝纣的肩膀,看到和瘦猴似的小帝莘,阎立愕住了。

这是帝纣的那个孩子?

印象中,这个孩子一直很不起眼。

可是今日看上去却有些不同了。

“你是帝莘吧,族中正在进行庆功大会,你也来一起参加吧。”

帝纣淡漠地看了眼帝莘,丢下了一句话。

“他不用去。”

阎立摸了摸脑袋,还是没有忤逆帝纣的意思,和帝纣一起离开了。

走到了半路时,确定了小家伙没有跟上来。

阎立才说道。

“帝纣,你对那孩子未免太苛刻了,他是你唯一的孩子,就算是他的娘亲对不起你,你也不能把大人的过错迁怒在他的身上。你这样,只会让你们父子俩的感情日渐疏远。”

“感情这种东西,他不需要。”

帝纣冷冰冰地丢出一句话来。

阎立摇头兴叹,再看了看

他和帝纣自小就是好友,以前的帝纣不是这样子的。

自从那一年,他离开部落,前去历练,数年后归来,带回了还在襁褓里的小帝莘,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只字不提孩子的娘亲到底是谁,对那孩子冷漠的近乎绝情。

阎九私下认定了,那孩子娘亲一定是异族,而且看帝莘的容貌,其娘亲很可能是人族。

有一阵子,小帝莘被丢弃在羊圈里,差点没饿死。

亏了阎立的妻子闵清王妃偶然经过羊圈,听到了异动,将孩子抱了出来,喂了几个月,只怕那孩子这会儿早就死了。

阎立推测,帝纣一定是在外历练时遇到了什么。

很可能是帝莘的娘亲抛弃了帝纣和刚出生的孩子,才会让帝纣失了常态。

闽清王妃那时候就想领养帝纣,毕竟阎立膝下还只有一个阎九,可却被帝纣拒绝了。

那之后,阎立就没在看到帝莘,不过阎立一直知道,妻子闵清王妃和儿子小阎九一直暗中和帝莘有往来。

今日再遇到帝莘,阎立才正眼留意那孩子。

现那孩子骨骼绝佳,一双眸子寒芒迸射,绝不是池中物。

也许,是时候,传授帝莘一些妖术了。

只不过,这件事,必须瞒着帝纣。

阎立心中暗忖着,决定回去和妻子商量一下。

帝莘站在了远处,直到那头小狮子的尸体彻底变凉。

他的心也一点点地变凉,他蹲下神,徒手刨了个坑,想将那头小狮子掩埋了。

那双漆黑的眸子,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帝莘,你在干啥?”

身后,一个稚嫩的童音。

小阎九跑了过来。

不到四岁的小阎九,已经是个长得很粉嫩的小男孩了,他衣着考究,脸上永远都有温暖的笑容。

看到那个还未成形的坟堆时,小阎九也愣了愣。

他看了眼帝莘的手,满是污土,还有一些细小的伤口。

他皱了皱眉,撩起了袖子。

“我帮你。”

说着,小阎九就学着帝莘,一手一手的刨土,直到他干净的衣服上,买是污泥。

帝莘冰冷的心微微暖。

两人埋好了小狮子后,小阎九歪着脑袋,看了看帝莘脸上的手脚胳膊上被人欺负后留下来的伤痕。

小阎九拳头紧了紧,气呼呼的问道。

“帝莘,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教训……不对,我让我爹帮你教训他们。”

“教训一次,也只是一次。阎九,你和我一起学武可好。”

帝莘忽然说道。

阎九想了想,明明帝莘比他小了几个月,可他觉得帝莘说的很有道理。

“你和我一起回家,我去求我爹教我们。”

“好。”

帝莘点了点头。

小阎九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帝莘第一次答应他的邀请。

以前,每次提起跟他回家,帝莘可都是断然拒绝的。

我们这就去,阎九学着自家老爹的样子,搭着帝莘的肩膀,两个小小的身影,在灰暗的天空下,大步向前。

自从那一日,阎立答应了传授帝莘和阎九学武之后,帝莘就和阎九形影不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帝莘最初会很焦虑,一直担心自家洗妇儿。

可他同时很清楚,自己如今身在桃花蛊神阵中,可他一直没有找到破阵之法。

他强迫着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适应着自己记忆里缺失的这段童年的生活,希望从中能找到破解的法子。

~凌晨只能更一章了,别等了。大芙晚上出差应酬迟了,脑子浆糊状,明天白天赶车,晚上到家,余下的六千字会补上,月中了,大家有孵化出新的免费月票的求投~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