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评价妖祖帝莘,都说他天资卓绝,乃是三界罕见的绝世强者。

但只有真正了解帝莘的人才知道,帝莘之强,并非在于妖力。

他的强,在于他百折不挠,即便是在绝境,他也能趋利避害。

也是因为这个特性,他才能从南幽族一个毫无依靠的孩童成长为一代妖祖。

帝莘在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桃花蛊阵后,就已经意识到,想要脱离并不容易。

既是如此,那就静观其变,看看能不能找到破解的法子。

只是在此之前,他必须保住性命。

方才的跌倒,让他意识到,自己如今的这副身子很弱小,在妖族这种恃强凌弱的地方,犹如一只蝼蚁。

保住性命,才是最紧要的。

“我的眼睛,还我的眼睛,小子我杀了你。”

那名妖兵又恨又疼,不顾血流不止的眼睛,张开了手臂,就想抓住帝莘。

在他看来,帝莘那副身躯,犹如鸡崽子似的不堪一击。

他徒手就能将他撕成了两半。

这时,一阵嘹亮的号角的声音,从远方传了过来。

听到了那阵号角声后,另一名妖兵慌忙说道。

“是凯旋的号角,族军快回来了。要是族长看到我们擅离职守,必定会重罚。”

族军,就是南幽古族的常规军。

那时候的南幽古族,还不像是五百年后的南幽古族。

妖界还未统一,南幽古族虽然是整个妖界的第一强族。

但因为妖界条件恶劣,每到了冬天,冰雪封原,人界入口和妖界入口也会封闭,整个南幽族都会饿死冻死大量的子民。

以帝莘的父亲帝纣和阎立为的族军,每年秋季就会动秋伐,征讨包括人界和妖界其他部族。

他们歼灭他族,抢来足够的事物和财宝,让整个南幽古族能过上一个富足的冬天。

也是靠着这种扫荡式的秋伐,南幽古族有足够的冬粮可以过冬,日益强盛。

而帝纣和阎立,无疑就是南幽古族的两大功臣,就连身为族长的夕仲都要给他们一些电子。

那名妖兵比他的同伴机灵,族军的脑就是帝纣,帝莘终归是帝纣的儿子。

欺负帝莘没什么,但是若是杀了帝莘,就算是帝纣本人不说什么,族长一定会重罚。

那名妖兵被这么一提醒,也知道个中的厉害关系。

更何况,今日的帝莘和往常不同。

方才他用石头刺伤自己的眼时,那眼神,让他不禁心中打了个哆嗦。

当时那名妖兵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

不愧是帝纣的儿子,这还没有修炼妖术,若是真的修炼了,岂不是活脱脱另外一个帝纣。

那名妖兵恶狠狠地瞪了眼帝莘,这才被同伴搀扶着,极其不愿意地离开了。

石头上血迹,渐渐干涸,帝莘将手中的石头一丢。

他的脑海中,依稀有了一些记忆。

这些记忆是崭新的,早前帝莘并不知情。

想来是夕颜启动桃花蛊神阵时,融入了三分之一的帝莘的魂魄碎片后,重新获得的。

但奇怪的是,这些记忆中,关于帝莘的那位父亲帝纣的,却没有多少的。

就连帝纣的容貌,帝莘都想不起来了。

可想而知,曾经的帝莘是多么的不待见自己的这位父亲。

听着越来越近的号角声,帝莘想了想,朝着号角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很好奇,帝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帝莘走到了南幽古族的部落门口时,哪里已经簇拥着许多人。

近乎是三分之二的族民听到了号角声后,就跑了出来。

他们争相奔走着,高呼着族军中的功臣们的名字。

其中呼声最高的,无疑就是帝纣和阎立,族军的正副统帅的名字。

人实在是太多了,帝莘如今的个头,还未靠近,就被人潮挤开了。

三万族军,装备精良,他们穿行而过。

他们的身后,是一车车掠夺来的财物还有粮食、皮毛、以及一些他族炼制的兵器。

再后面,是一名名身着脚铐手铐的奴隶、妖兽。

这些全都是战利品,可以帮助整个南幽古族度过寒冷的冬天。

族军过去之后,人群渐渐散去。

没有人留意到在人群中,站着个小男孩。

从头到尾,帝莘都没看到他的父亲帝纣。

就在帝莘准备离开之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动静。

他回一看,看到草簇里,钻出了一头小小的蟒狮。

那是头个头很小的蟒狮,通体火红色,看上去和赤烨妖帝的毛色有点相似,像是一团小小的火簇。

这小家伙,瘸着腿,看上去是因为弱小而掉队了。

在妖族中,这样的先天不足的小家伙,往往只能沦为他人的果腹食物。

一想到赤烨,帝莘就不喜欢这头小家伙,正准备丢开。

他眼下连自己都自顾不暇,更不用说去照顾一个小家伙了。

就在帝莘转身的一瞬,他留意到了小家伙的眼珠子。

漆黑如夜,他不由想起了洗妇儿来。

才分开多久,他就想她了。

居然还把这丑东西,看成了自家媳妇儿。

鬼使神差的,帝莘抬起了手,摸了摸那小家伙的头。

手才刚触碰到那小狮子的脑袋,帝莘的头顶上,就笼上了一团黑影。

“很喜欢它?”

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又有力。

帝莘抬起了头来,正对上了一双灰褐色的眼睛。

那是一名三旬开外的男子。

战争在他身下了不少的烙印,但无疑,这也是一个极富有男人味的男人。

鹰钩鼻,深邃的眼,薄唇如刀,身材魁梧,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的压迫感。

帝纣,南幽古族的第一勇士,帝莘的父亲。

这是帝莘第一次见到帝纣。

父子俩,一高一低,相互对视着。

这是父子俩阔别数月后,第一次重逢,但彼此的眼底都没有半点温度。

面对帝纣带来的压迫感,才刚出生不久的小狮子出了胆怯的叫声,它舔了舔帝莘的手。

帝莘看了眼小狮子,点了点头。

可就在帝莘点头的一瞬,帝纣的嘴角拉开了一抹冰冷的笑弧。

手起,一道剑光划过,帝莘瞳孔一缩。

一股血腥味弥漫开。

~帝某男仰天大笑三声,终于等到了,验明男主正身的时候,老子容易么,天天被某面瘫紫压着。爱本帝的投点月票支持下,不爱本帝也投点月票,砸死我,你们的男配们才能上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