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叶凌月被帝莘推入了第三扇门。

门在她眼前关闭了。

她有些担心帝莘,方才天之道门传来动静,也不知是什么人出来了。

若是传来的事奚九夜,帝莘遇上了奚九夜,怕是要出事。

叶凌月并没有立刻往前走,试着推了推门。

可那门纹丝不动,叶凌月又试着喊了几声帝莘,声音被门阻隔开,耳边只有回音。

“但愿帝莘没事。”

叶凌月只能选择相信帝莘,她转过身,走了几步,现门后,是一片黑暗。

前方有一个朦胧的光点。

叶凌月只得朝着那个光点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光点的前面。

就在叶凌月试着用手去触碰那个光点的时候,奇异的一幕生了,叶凌月只觉得身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猛地一拽,人影跌入了那光点中。

叶凌月并不长大,就在她跌入光点的一瞬,人之初门消失了。

紧接着,一阵失重的感觉,叶凌月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等到她回过神来,现自己的身子在急下降。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她似乎是从高空坠落。

叶凌月大吃了一惊,她神识一动,好在雌剑九龙吟来得及时,她脚踩着九龙吟,这才稳住了步伐。

周遭,白云笼罩。

叶凌月现自己置身在一片广袤的平原上。

她从未在古九洲乃至青洲大6上看到过这么开阔的平原,她目光所及之处,甚至看不到地平线。

此时,也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天空没有星辰,也没有的旭日。

只有大量的云朵,在风的吹拂下,不断变幻。

天与地之间,叶凌月觉得自己显得尤其的渺小。

哒哒哒——

叶凌月的耳边听到了什么声响。

那是马蹄的声响,先是稀稀拉拉的几声,再是密集成片。

就如一场绵绵细雨,化为了暴雨。

原本空旷无人的平原上,正东方向,出现了一个两个……无数的黑点。

那些黑点,压境而来。

近了更近了,叶凌月看清了那些黑点的正面目。

那是一些骑着凶兽,身形如巨人,面上长者獠牙的异族战士。

他们的体型,有人族的两三倍,手臂又叶凌月的腰身粗细,结实有力的肌肉,犹如花岗岩般,他们的身上,翻涌着一股介乎于神力和妖力的彪悍之力。

就连他们胯下的凶兽,也出了叶凌月认知的一般妖兽。

那些凶兽,有着厚重如岩石的皮甲,犹如巨象般,每行走一步,就会引一场小规模的地震。

而此时,出现在叶凌月的眼前的这些凶兽和异族们,数量达数一万之多。

他们就如飞蝗般,泛滥成灾,行走时,整个大地都被撼动了。

在他们的面前,叶凌月就如蚍蜉一般,毫不起眼。

在这些异族出现时,叶凌月还一阵眼皮子直跳,生怕这些异族威。

可他们从她的下方横冲直撞疾驰而过,没有一人抬头去留意凌空而立的小不点叶凌月。

叶凌月这才现,这些异族是看不到她的。

叶凌月回想了起来,此时此景,和当初她进入天地镯时,看到师父紫的记忆时的情形很相似,难道说她又误打误撞,进入了什么人的记忆?

太虚墓境的第三扇门后,隐藏的是一缕记忆?

这记忆到底是谁的?

是玉手毒尊,还是说太虚神尊的?

正当叶凌月踟蹰之时,她又听到了一阵异动。

只是和早前的异动不同,这一次,传来声响的是平原的正西方。

得得得,一阵不急不慢的马蹄声响。

叶凌月看去,就见正西方,一骑瘦弱的老马正一瘸一拐地行了过来。

那马年纪已经很大了,枣红色的马身上,花斑点点,毛已经脱落,连尾巴都秃了,瘦得只剩了皮包骨。

这样的马,别说是上战场,就是寻常人家拉磨拉货都嫌,更不用说,在这异族的战场上了。

可偏就是这样的老马,突兀的出现在正西方。

它的身上,还驮着一战将。

那战将中等身量,和寻常的人族战士没差。

他身上的,也只是见青铜铠甲,手中提着一杆生锈的长矛。

而那长矛上,未曾染血,相反却很滑稽的挂着一簇草。

那草就挂在了老马前头两三尺的地方,晃悠悠地,勾搭着那匹老马赶路。

此情此景,落在叶凌月的眼里,不知该说是滑稽,亦或者是其他。

就在叶凌月诧异着,这一人一马到底是怎么回事时,该不会是想抗衡眼前的这些异族时,只听得吁的一声。

那老马停了下来。

那名战将抬了头来,目光径直落到了叶凌月的脸上。

“他能看到她?”

叶凌月下意识地直视着那名战将。

对方身着铠甲,看不清容貌,也就只能看到一双眼。

那双眼……当叶凌月一对上那双眼时,她脑中一片空白。

早前碰触光点时的那种感觉又来了。

她就像是一条游在了水下的鱼,被鱼钩狠狠一拽。

等到叶凌月回过神时,她现自己已经从天空到了地下。

胯下的异样,让叶凌月不禁低头一看。

这一看,叶凌月险些没从马上跌落下来。

不错,叶凌月此时就坐在了那匹病恹恹,看上去下一刻,就会饿死的老马身上。

她的身上,穿着笨重的铠甲,距离她数千尺的地方,正是那一群数量惊人的异族军队。

叶凌月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居然附体在这名战将的身上了。

而且看样子,这战将正准备对付眼前的那些异族军队。

单枪匹马对付一整只庞大的军队,这战将脑子不是被骡给踢了吧?

不对,是她的脑子该不会是被骡给踢了吧,她眼下不就是这名战将。

“你已经成功开启天魔井战役,将对抗一万天魔军团。本次战役,无限循环,可弃权,只有获胜,方可以获得相应奖励。”

叶凌月的脑中,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一个声音。

听到了声音的一刹那,叶凌月还以为又是纹师心辰搞的鬼。

可她很快就现,那声音和纹师心辰的声音的并不相同,更何况,纹师心辰这会儿还在赤帝陵。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