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悦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猛然推开了男人,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男人狼狈的跌坐在地。

“叶凌月!你敢打我!”

男人猩红着眼,恶狠狠地盯着舞悦。

舞悦愣住了,那男人也回过了神来。

两人都一脸错愕地望着对方。

那个险些和舞悦生了关系的,不是赤烨,而是陈沐。

陈沐也一脸的震惊,他明明记得,自己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叶凌月,怎么成了五灵代表队的女队员?

原来两人都吸入了一定的桃花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陈沐将舞悦看成了叶凌月,而舞悦则是将陈沐误以为是赤烨。

“原来不是叶凌月,害得我空欢喜了一场。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叶凌月的师姐,说起来,我以后也该喊你一声师姐。”陈沐摸了摸脸颊,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女人的一巴掌可真不轻,打得他的牙床都一阵阵的麻。

“陈沐,谁是你师姐,你别想用我威胁凌月。有帝莘在,六弟妹压根不会多看你一眼。”

舞悦捕捉到了陈沐眼底的那抹算计。

陈沐其人,让舞悦觉得很不舒服。

他在九洲大本营时,就一副与人和善的模样,可他那眼神,总让舞悦觉得心术不正,就如一头蛰伏在旁的毒蛇,指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咬人一口。

“帝莘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长了张欺骗女人的小白脸,他其能比得上我。看在你是凌月的师姐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我数到十,只要你能逃得过我的追踪,我就放了你。否则……”

陈沐摩挲着下巴,摆出了一副大方的姿态来。

舞悦眼珠子转了转。倒是没有拒绝。

虽然她和陈沐没交过手,可陈沐击杀过赤帝陵的一名妖王,在九洲地榜上的名次,甚至比六弟还要高,舞悦和他硬碰硬,自然是捞不到好处的。

陈沐才刚说完,舞悦身形一逝,就如一枚疾驰的飞矢,急掠而出。

她身形娇小,施展的又是孤月海的武学腾云诀,衣袂飘飘,姿态说不出的优美。

别说是数到十,就是数到五,这一纵,都足以废除数百尺。

陈沐倒也守信,见舞悦飞驰而去,他依旧是不急不慢数着数。

一直数到了十,舞悦早已不见了踪影。

陈沐嘴角,拉起了一个冷漠的笑弧。

舞悦一起掠成了一里多路,这才心思稍定,哪知就在这时,她只觉得身下有异。

正欲低头去看,就见身下,一只巨手如黑云笼罩。

那黑手,似是人手,又似兽爪。

黑手欺了过来,舞悦就如一只断翅的鸟儿,从天空被拽了下来。

“桀桀,我早就说过,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无论是你还是叶凌月,都是如此。”

只见陈沐凌空而来,收起了黑色的巨手。

“你究竟修炼的是什么邪门的武学?这绝不是混元宗的武学,也不是九洲盟的武学。”

“混元宗?九洲盟?笑话,那些垃圾武学,岂能入得了我陈某人的眼。这是鬼畜一族的大帝,鬼餮大地的武学。”

陈沐一脸的傲慢。

他早已不是那个混元宗的弃徒了,他陈沐,是鬼餮大帝的继承人。

“原来你吸收了一部分森罗鬼果王的力量。”

就在陈沐洋洋自得之时,一个突兀的声音,让陈沐和舞悦俱是一惊。

陈沐的惊,是惊愕。

而舞悦,则是惊喜。

一头小白虎蹿了出来。

看到了被陈沐挟持的舞悦时,赤烨的虎目里,闪动着暴戾之色。

“你又是什么东西,怎么会知道森罗鬼果王?”

陈沐戒备着,他扼住了舞悦的咽喉,后者一脸的紧张,冲着赤烨摇了摇头。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赤烨。想不到,一向自诩是名门正道的九州门里,居然藏着偷食森罗鬼果王的人族败类。”

赤烨啐了一口。

通天部落时,通天妖王因森罗鬼果王被人族猎妖者围剿击杀,最终死于舞悦之手。

当时九洲盟对外宣称,森罗鬼果王已毁,赤烨最初也是相信的。

可是他之后化为虎形,被舞悦收养,住在九洲大本营时,却意外现叶凌月身旁的那个小正太小吱哟的身上,有森罗鬼果王的气息。

赤烨那会儿就怀疑,森罗鬼果王是被小吱哟给吞食了。

可小吱哟身上的鬼果王的气息又不甚浓烈,怎么也不像是成熟的森罗鬼果王,赤烨就一直心存疑惑。

直到赤烨和舞悦进入了第二扇门,两人失散后,赤烨焦急不已,一路都在寻找舞悦的下落。

哪知找到舞悦时,就遇到了陈沐挟持舞悦的那一幕。

陈沐使用那黑色巨手时,赤烨一眼就认出了,那黑手正是鬼餮大帝的修罗鬼手。

“既是被你看穿了,我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陈沐耸了耸肩。

不错,他的确吸收了大部分的森罗鬼果王里的鬼果之力。

当初,叶流云刚找到森罗鬼果王,岳梅让陈沐保管森罗鬼果王。

那一晚,陈沐在就寝时,忽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正是来自森罗鬼果王。

鬼使神差的,他吸收了一部分的森罗鬼果王之力。

哪知吸收之后,他的修为大增。

陈沐也知森罗鬼果王乃是鬼畜一族的至宝,九洲盟将其视为邪恶之果。

他不敢将森罗鬼果王完全占为己有,就留下了森罗鬼果王。

这才有了后面,通天部落的一系列事件。

而叶凌月和小吱哟在得到森罗鬼果王时,还以为它尚未成熟,没有现鬼果王已经被吸收了一部分的鬼畜之力。

若非是今日赤烨撞到,只怕世人会一直被陈沐蒙在鼓里。

“我不管你吸收了什么,是不是鬼餮大帝的继承人,把舞悦放了。”

赤烨见舞悦衣不蔽体,一脸羞愤难耐的模样,怒红着眼。

“放了她,那就要看看你的能耐了。早就听闻,妖界两大妖帝,赤烨妖帝神勇无比,今日我倒是要看看,赤烨妖帝你要怎么个神勇法。”

陈沐说罢,手骤地落到了舞悦的衣襟上,只见他手略一用力,就听得撕拉一声,舞悦的上衣,被撕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