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林的尽头,忽出现了人,生怕又是其他代表队的人,薄情和夜凌光都警惕了起来。

“你们可算是出来了。”这时,那人转过了身来,看到了薄情和夜凌光时,那人很是意外。

“帝莘,你怎么会在这里?”

夜凌光和薄情也没料到,会在此处遇到帝莘。

帝莘不是应该还在风蟒帝陵?

“我和洗妇儿一起进来的……”

帝莘正准备解释,夜凌光和薄情注意到,帝莘身旁不远处还躺着个人,正是五灵代表队的队长章全。

“章全中了桃花瘴,我在破阵时恰好遇到了他。他神识不清,我担心他伤到自己,就将他打晕了,强行带了出来。”

帝莘靠着付堂主送的阵法手册,一路摸索,还真让他找到了出路。

“桃花瘴对你没有影响?”

“什么桃花瘴?”

帝莘一路上,没有感到半点不适应。

夜凌光还有些不信,仔细查看了下帝莘的身体,现他的体内,真的没有半点桃花瘴的残留物。

“怪了,居然真的没影响,难道你就是我说的那几类人中的一种?”

夜凌光也没想到,不受桃花瘴影响的人,他一下子就遇到了两个。

夜凌光又替章全也诊断了下,章全依旧昏迷不醒,好在他被帝莘现的及时,虽然中了桃花瘴,但是服用了解药后,体内的毒很快就清除了。

章全清醒后,一脸的惭愧。

他进来,原本是想寻找舞悦等人的下落,哪知人没找到,自己差点送了命。

五灵代表队的队员们,大部分也都死在了这片诡异的桃花林里。

“你和凌月一起进入太虚墓境,那她在哪里?”

薄情无瑕顾及其他人的安危。

帝莘和叶凌月一向是形影不离,叶凌月不在,薄情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和人之初门一起消失了,我进入这扇门,就是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帝莘将事情的整个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混蛋,你怎能让她一个人进入那扇门!那扇门后面,比天之道门还要危险!”

薄情气得满面通红,一拳挥向了帝莘。

哪知帝莘没有躲闪,结结实实挨了薄情一拳。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顿时肿起了一大块,嘴角也流出了血来。

薄情、夜凌光还有章全等人都是一惊,薄情也怔愣着,他没想到,帝莘居然会不躲不闪,吃了他这一拳。

“我是混账,我不该留她一个人,任何情况下都不该。”

帝莘进入桃花迷阵时,就不止一次后悔。

他当时为何要急匆匆推洗妇儿进入第三扇门。

除了想让洗妇儿夺取第三扇门后的至宝外,还有个他自己都觉得自私的原因。

他不想让奚九夜见到洗妇儿。

作为男人,他已经感觉到奚九夜对洗妇儿有一种不同的情愫。

哪怕奚九夜自己都未必察觉到,可帝莘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不愿意让奚九夜再见到洗妇儿,一眼都不愿因。

也是因为他的鲁莽,才让洗妇儿生死未卜。

“你们俩也别起争执了,当务之急,是找到线索,把凌月救出来。我们已经离开桃花迷阵,再往前走走看,也许能有所现。”

章全和夜凌光将两人拉开了。

帝莘和薄情都是拉长着脸,两人一语不,继续往前走。

离开了那片满是瘴气的桃花林后,一片翠绿色的草坪出现在眼前。

一阵阵不绝于耳的鸟叫声,地面上长满了米白色的不知名的野花,好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

只是四人这会儿都是满腹心事,谁也没有好心情欣赏景色。

穿过了草坪后,前方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树林里,遍植着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古木。

“慢着,这是五姐的衣物。”

帝莘脚下一蹬,拔地而起,在某处枝桠上取下了一块衣服的碎片。

他认出了,那是舞悦之物。

“这里也有,还有一些血迹。血还是热的,应该是刚留下没多久,我们快追上去看看。”

夜凌光在一条林道上现了一条血痕。

几人的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生怕舞悦遭遇了不测,他们一掠而起,朝着茂密的树林深处赶去。

树林的深处,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我已经按照你所说,交出了妖丹,把她放了。”

赤烨一身白色的毛,已经染成了血红色,它弓着背,腹下一个血窟窿正在不停地流淌。

他的对面,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正是陈沐,而被他抓在手里的,是舞悦。

陈沐的眼底还闪动着一片异乎寻常的红光。

舞悦的衣衫半露,衣裙被撕扯开,露出了修长的腿,她红肿着眼,嘶哑着声音。

“赤烨,你不用管我……我……我不值得你为我那么做。”

想起了早前生的一幕,舞悦羞愤难当。

她进入了第二扇门后没多久,就和赤烨失散了。

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入了桃花迷阵,更不知道,自己抬手接下来的那几片花瓣,正是烈性的桃花瘴。

舞悦吸入了桃花瘴后,整个人浑浑噩噩。

她只觉得,身体一阵热,口干舌燥了起来。

她于是就如一只无头苍蝇那样,四下乱窜,不知走了多久,她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舞悦努力睁开了眼,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

她依稀间,看到了红毛狒狒。

“你终于恢复人形了?还是这个样子看着顺眼点。”

舞悦呢喃着,浑噩之间,她仿佛听着男人喊着她的名字,两人一起滚落在地。

男人显得有几分急躁,撕扯着她的衣物。

她只觉得浑身软绵无力,只能任由他对自己为所欲为。

就在男人解开她身上最后的束缚时,她脑子一个激灵,觉得有些不对劲。

舞悦和赤烨,曾经一度亲热过,两人只差最后一层关系没有突破。

对于赤烨的气息甚至一些亲热的举动,舞悦都是很熟悉的。

可这个紧紧抱着自己的男人的一些动作,和早前的赤烨不同,赤烨虽然傲娇无礼,但对舞悦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而这男人,举止粗鲁,他不是赤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